就算有人會嫌我煩,我還是要保持我在文前碎碎念balabala的習慣(幹

其他章我會找時間搬過來,好讓文章有完整性,短篇地也會,但不是現在,因為我要上床睡覺了

謝謝願意接受我搬家的你,非常謝謝ww

 

 

 

 

 

 

以下為正文~~~

 

 

 

 

 

 

 

 

    手錶上的時間顯示現在已經是深夜了,但他卻一點也不累。該說是入境隨俗嗎?越晚他的腦袋越清醒。

 

    他的套房裡沒有窗戶,如果沒有時間,甚至感覺不到醒著時是白天還是黑夜。

 

    這已經是他來到這間套房的第二天,除了阿斯利安有再來過幾次以外,沒有任何人來找他。

 

    褚冥漾翻著手上的漫畫,類型是普通漫畫店都看得到的少年漫畫,阿斯利安替他找來的。事實上,吸血鬼最初拿來的是一整套吸血鬼的神話叢書共二十六本,害得褚冥漾不得不眼神呆滯地問有沒有一般人類會看的消遣讀物。

 

    他蜷縮在沙發上,望著地上好幾堆小山似的書堆,原來吸血鬼把閱讀這種百科全書當消遣。不過反正他們都是老不死,看這種磚頭書打發時間似乎也滿合情合理的。身為壽命短暫的人類,他還是翻翻三十分鐘就可以看完的漫畫吧。

 

    手無意識地翻著書頁,發出沙沙沙的聲音。雙眼雖然盯著漫畫,但是他完全沒有讀進對話框裡的文字。長短粗細的線條沒有意義,黑白方圓的幾何圖案入不了他的眼。頁數都已經到了八十四頁,腦袋卻還在想著五十七頁的的內容。

 

    他極力思索主角說過的話,彷彿那是一生的至理名言。他知道只要他一停下思考,他又會想到──

 

    敲門聲突然響起,嚇得他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急急忙忙地衝去應門。不幸半路上還踢到疊起來有起碼有一公尺的精裝書堆,不僅腳趾頭痛得要命,書還整疊倒了下來,發出偌大的巨響。

 

    門外的人是夏碎。他一放下敲門的手就立刻聽見房間裡傳來不小的碰撞聲響和連連的痛呼。門開了以後,他有意無意地越過褚冥漾朝房間裡瞥了一眼,才了解是怎麼一回事,看著模樣狼狽的房間主人,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燦爛了。

 

    在這個儼然是地下碉堡的基地裡,所有人都妥妥當當地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鮮少出錯,鮮少意外。論效率是無法挑剔的,但這樣一來生活中也少了驚奇。這看起來十分冒失的孩子,或許會給這正被愁雲慘霧籠罩的地方帶來一點活力也說不定。

 

    「褚,我們還沒介紹過彼此,我是夏碎。」他笑咪咪地用冰炎的方式稱呼他,接著將站在他身旁的人往前推,果不其然看見褚冥漾的雙眼驚訝的瞪大了。「這是我弟弟,千冬歲。」

 

    「雪野千冬歲,很高興認識你,褚冥漾。」千冬歲推了下掛著的厚重黑框眼鏡,閒適自若地自我介紹。「可以叫你漾漾嗎?我聽阿利大哥是這樣稱呼你的。」

 

    「啊,沒問題。」褚冥漾愣了一下,從訝異中回復過來。他的視線在眼前的兄弟檔臉上來回,兩張臉相似度極高,若千冬歲沒有戴眼鏡,他可能根本認不出誰是誰。但論身高的話,哥哥果然還是比弟弟高上了那麼一丁點兒。

 

    夏碎的表情十分自然,但是千冬歲的神情有點僵硬,他這才注意到猛瞧這對兄弟的自己有點沒禮貌,於是便趕緊側身邀請兩人進門並率先回到客廳,走到沙發旁時一不注意,還是踢到了厚殼書。

 

    「冰炎說最好不要讓你一個人,怕你胡思亂想,千冬歲又正好住在對門,我就帶他來認識你了。」千冬歲大方地跟著褚冥漾進到房間裡,還很有興趣地研究起地上的吸血鬼神話,但是夏碎卻仍然站在門邊,臉上的表情明顯為了他又一次的出糗在憋笑,沒有跟著進房,他不等褚冥漾表示疑問,便自行解釋道:「我還有事,你們兩個慢慢聊。」輕鬆地說完,竟轉身就要把門帶上了。

 

    「夏碎哥!」褚冥漾情急之下喊住夏碎,當下的想法並不是要質問他為什麼要強迫推銷自己一個同伴,而是想問一個更會令他窘迫的問題。等到迎上夏碎笑盈盈的雙眼後,才後悔自已沒有三思而後行。他有種夏碎其實很清楚自己出聲的原因是什麼的感覺。

 

    「冰炎……會來嗎?」他還是硬著頭皮問了。

 

    夏碎臉上的笑意已經濃厚到有些欠揍的地步了,他搖了搖頭,說道:「冰炎現在很忙,需要我幫你帶話給他嗎?」

 

    「啊……幫我說聲『謝謝』就行了……」

 

    褚冥漾語氣中難掩失落,他目送夏碎離開,心中默默地向他、也向根本不在場的阿斯利安道歉──每每當他看到門外的人不是冰炎的時候,他總是會想立刻關上門。

 

    來到這個奇怪的地方以後,冰炎竟然連一次都沒來過。他不知道他是出於什麼心態才想要冰炎來看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立場要冰炎來看他。他不過是個被打入冷宮的嬪妃而已。

 

    不對不對,嬪妃什麼的,他跟冰炎的關係絕不是這樣。他……只不過是某天給冰炎吸了血的平凡人類。

 

    他面對著關起的門,緩緩靠在沙發的椅背上,雙腿癱軟幾乎站不直,這個想法讓他得到了答案,大概冰炎也是這麼想的。

 

    他算是冰炎的誰?誰都不是啊。

 

    「漾漾,我把這個用說故事的方式講給你聽怎麼樣?」

 

    褚冥漾嚇了一跳,他轉身看見千冬歲正坐在他身後的長沙發上,仰著頭看著他,手上還捧著一冊厚厚的史書。

 

    「咦?不用了,很麻煩吧?」他差點就忘了房間裡還有另外一個人。

 

    「不會,很有趣的。」千冬歲微微一笑,低下頭翻開第一頁。褚冥漾看見千冬歲友善的笑容,心中暗自有些驚訝,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太多,但方才原本有些僵硬的千冬歲在夏碎走了以後,看起來也沒有那麼緊繃了。

 

    「好吧,那拜託你了。」褚冥漾看對方一副不容拒絕的樣子,想了想自己也沒什麼事好做後,便點點頭,到沙發的另一邊坐下來,盤起腿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準備聽故事。

 

    「大約在──」

 

    未上鎖的房門被撞飛開來,一個身影伴隨少女興奮或生氣時會飆出的高分貝尖叫,氣勢洶洶地衝進房間。

 

    「千冬歲好詐!和漾漾玩都不找喵喵──!」

 

    褚冥漾猛地站起來向後退,直到撞上身後的桌子,他緊張地咬著下唇,他認得這個聲音。

 

    片刻前的平靜蕩然無存,他的心臟劇烈地鼓動,似乎已經來到他的喉結。畫面在他腦中炸開,一張張血噴大口的人臉扭曲著面部,朝他尖聲怪叫,如發狂的犬一般唾液四濺。他已經費盡心力想表現得正常一點了,為什麼這個女孩子要來勾起他討厭的回憶?他不需要有人提醒他自己是個多麼罪惡的存在。

 

    「漾漾,放輕鬆。」

 

    太陽穴疼痛地跳動,他咬著下唇的力道之大,幾乎要咬出血來。千冬歲提高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成功地壓過他腦中瘋狂的嘶吼。「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喵喵只是想和你處得來而已。」

 

    千冬歲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平舉著雙手,手心朝下,要他不要那麼緊張。原本在千冬歲大腿上的書冊滑落在地上,發出沉重的碰撞聲。

 

    那些畫面來得快去得也快,沒幾下子的功夫,一切都恢復了正常。褚冥漾愣了愣,意識到自己反應過度了。他沉默了一下,緩緩地彎下腰撿起掉落的書,順便趁低頭的時候調整自己過快的呼吸和臉部的表情。

 

    「對不起,我太誇張了,哈哈……」直起身後,他看著那個金髮的女孩子乾笑了幾下,對方眼中幾乎讓他人察覺不到的受傷神情令他有些愧疚。他正想二次道歉,她卻又已經變回一副有活力、有精神、毫不介意的樣子了,彷彿剛才他所看見的只是錯覺。

 

    他在單人沙發上重新坐下來,將長沙發讓給他的客人們。冷靜下來後,其實他對新來的客人也沒有感到特別地反感。不過說實在,以其他人的立場來說,他根本是個身分、來歷雙重不明的人類,人家願意來和他打交道,他感激都來不及了,輪得到反感嗎?這麼一想,他方才的舉動更是不恰當了。

 

    「那天晚上……」褚冥漾尷尬的主動向米可蕥搭話,想讓氣氛緩和下來。但他才剛講幾個字,米可蕥的微笑又變淡了。

 

    「那天晚上,謝謝你找到我。」褚冥漾注意到千冬歲對他使的眼神,但他還是忽視他的暗示,裝作沒看見,歪頭苦笑了一下,逕自繼續說道:「雖然連我都死了的話比較不會造成麻煩,但是還是──」

 

    「一點也不會麻煩,漾漾。」米可蕥毫不遲疑地插嘴,用肯定、清晰的嗓音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也不留給他再次開口的機會,而是直接轉移了話題。她的任務是搞清楚褚冥漾背後的謎團,但這並不代表她不能和他做朋友。至少對她來說,兩者沒有衝突。「我是米可蕥,大家都叫我喵喵,喵喵帶了大富翁來玩,漾漾加入的話就湊足四個玩家了喔!」

 

    話題轉得那麼突然那麼生硬,任何有大腦的人都可以了解她的用意,褚冥漾笑著和米可蕥正式打了聲招呼,他不傻,也就任由她了。

 

    米可蕥從不知道哪裡拿出了一個紅黑色調的大富翁紙盒,褚冥漾驚訝地看著興致勃勃的兩人,原來吸血鬼也會玩大富翁打發時間啊?希望他們棋盤的格數不要以「百」為單位起跳。米可蕥拿出四個代表玩家的棋子,眼熟的螢光粉、黃、藍、綠塑膠棋在附有設計感的紙盒旁顯得特別違和。

 

    ……不對,四個人?

 

    褚冥漾困惑地數了數在場的人頭,哪裡來的第四個人?他自己,千冬歲,米可蕥,共三個。這麼小的數字,就連三歲小孩也不會搞錯,反而是認真數過人數的他顯得很可悲,除非是有鬼了吧!

 

    褚冥漾腦袋瞬間白了一下,他寒毛直豎地向他看得見的兩人提出了他的疑問,然後驚恐地看著臉上表情老神在在的千冬歲往空中一抓、拖出一個外型像流浪漢的身影出來。

 

    「漾漾,這是萊恩,他的存在感有點低,請見諒。」米可蕥笑瞇瞇的介紹道。

 

    褚冥漾看著眼前襯衫皺得跟鹹魚一樣的萊恩,心中滿是吐槽。估計萊恩是和米可蕥一起進到他的房間的,這些時間裡他都沒發現他的存在,這已經不叫存在感「有點低」的程度啦喂,根本是隱形了好嗎。

 

    「習慣就好了,漾漾。他通常都是這樣的,但是也有存在感很高的時候,等一下你大概就會見識到了。」千冬歲在客廳桌上攤開大富翁的紙盤,語畢還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

 

    褚冥漾就這樣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狀況下加入遊戲了,但看到格數起碼以「千」為單位起跳後,他瞬間又不太想玩了。無奈已經答應了人家,他最後還是乖乖地丟了骰子。

 

    不,事實上他是在千冬歲的銳利雙眼下感到無法言喻的被脅迫感才沒有從遊戲中退出的。

 

    喂喂,初次見面就強迫他玩格數根本不合理的魔王級大富翁,還不准他退出,這些自來熟的吸血鬼到底是怎樣?他沒有見過更加厚臉皮──卻又更加熱情──的人了。

 

    褚冥漾又好氣又好笑地將移動他的藍色塑膠棋到第五個格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