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寫青黃,OOC注意

這陣子為了辦同學會的事情要聯絡過去的同學,深深覺得以前的自己超屁孩(無關

 

 

 

 

 

以下為正文~~~

 

 

 

 

 

 

    ──「我不會告訴你的。」

    海浪的邊際會在沙灘上留下一條明顯的泡沫線,但存在的時間如人魚的眼淚般短暫,隨即又會被下一道浪掩去。

    未著鞋襪的雙腳赤裸的踩踏在乾燥的沙上,軟沙在夕陽西下時尚留有一絲暖暖的餘溫,下陷的沙子悄悄的滑上他的腳背,每一次提腳都可以感受到大地對他戀戀不捨的挽留。轉換方向的海風時強時弱,撩撥著他的瀏海又捲起臉旁的髮絲。

    追根究柢說來,是他自己過度詮釋了。沙子不會對他留戀,海風不會眷戀他,誰都不會。

    海面與天空相吻的地平線上端仍存有一抹豔紅的彩霞,他停下腳步,看著天際線的紅霞,任由細緻的沙粒溜到他的腳趾間。餘暉將他的金髮染成溫暖的淡橘色,背對海面的後腦,卻是透心寒的涼。

    黃瀨涼太將手中提著的ASH高筒帆布鞋隨手丟在腳邊,盤腿坐在沙灘上。平常的他絕對不會這麼對待一雙義大利名牌男鞋,但是他的心情糟透了,才不管什麼名牌不名牌。

    浪將破碎的貝殼推上沙地,又捲走更多的沙。一來一往,到底誰輸誰贏?

    他的情況就簡單多了,提出來的one on one從來沒贏過,一次都沒有。但他還是不斷的挑戰、不斷的要求下一次的對戰。在每一場筋疲力竭的比賽後向自己憧憬的對象叫囂,總有一天自己會追上他。

    「憧憬」什麼的,「追上」什麼的,黃瀨看著顏色漸趨暗沉的海,淡漠的挑起一個笑容。

 

    原來自己他媽的早就輸了。

 

    他的戀愛問題一直以來都不困難。經紀公司為了不要讓他的形象受損,在剛入公司的時候就簽了禁止戀愛的條約,所以就算有可愛的女孩子表白,也只是用一貫的商業笑容拒絕。反正他也沒有對她們特別感興趣,一天中,他真正感到興奮的時候只有和青峰大輝one on one的那幾個小時。

    汗水淋漓的黏膩感,極速喘氣卻仍然吸不到足夠氧氣的胸悶感,肌肉緊繃到不行的疲憊感,想要打敗對方的渴求感──只有這樣才叫真正的活著。

    相較之下,現在坐在海邊逃避世界的自己,到底算是什麼呢?

    黃瀨撥弄著身邊的細沙,撈起一把沙子,然後再張開細長的手指,讓手中的沙從指間流逝。他撇了撇嘴角,他知道自己是什麼了。

    「──廢人。」

    「原來你也知道自己是個廢人啊,黃瀨。」

    一個充滿嫌棄感的聲音突然從他身後響起,嚇得他抖了好大一下。

    黃瀨沒有轉頭確認來人,就算在人聲鼎沸的地方他也可以聽得出來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他沉默了一下,才轉頭笑著看了一下他身後不遠處的青峰大輝。

    「小青峰你是貓嗎?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跑到我後面嚇我?」

    「我倒覺得你才是一隻貓。」青峰走到他左邊,不理會黃瀨的抗議就擅自坐下了,「而且還是那種很不坦率讓人頭痛的貓。」

    「蛤?這算什麼啊?」黃瀨股起臉又吐了吐舌頭,「我要是貓的話也是那種很貴的純種貓。」

    青峰哼了一下,瞥了眼身邊小模特紅紅的鼻頭和眼角,也不知道是不是哭過了。「純種貓都很笨。」

    「小青峰你來找我吵架的嗎?」黃瀨無奈的問,隨即才意識到真正的問題,「不對,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他瞇起雙眼,疑惑的打量看著海面的青峰。

    「你的耳環,為什麼拿掉了?」

    黃瀨的心跳漏了一拍,他轉頭回去望著大海,已經呈現深藍的天空讓他不自覺的打了寒顫,又或者,他只是打從心底感到寒冷。他抿著嘴,眼前看到的景象再美,他也早就無暇欣賞了。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你也沒我回答我的。」青峰扭頭盯著黃瀨蒼白的側臉,黃瀨的回答在他的耳中聽起來有點像小孩子在鬧彆扭。

    黃瀨沉默了一下,然後彎起了一個輕挑的笑容,轉頭迎上青峰緊迫盯人的視線,一雙勾人的桃花眼在暗下來的天色中閃爍。他起身拍打沾黏在身上的殘沙,然後拾起他價值不斐的鞋,居高臨下的看著青峰,轉身離開前丟下一句語帶嘲弄的話:「不干小青峰的事。」

    「黃瀨!」

    青峰咬牙起身,踢起不少飛沙後便已經來到黃瀨的跟前,阻擋了黃瀨的去路。他重複了幾次握拳的動作,企圖冷靜下來、不要讓自己顫抖的手指掐上那傢伙白皙的脖頸。

    「小青峰,可以請你讓開嗎?」黃瀨被堵下來後便不再嘗試前進,他挑了挑眉不滿的抬眼看著眼前的人,「就算天還沒完全黑,我也快看不見你了。」

    「你這傢伙真的很欠揍──」青峰大輝再也抑制不住想揍人的情緒,他就是看不慣黃瀨這種滿不在乎的語氣,他一把揪住黃瀨的前襟用力搖了幾下再憤慨的放手,鎖緊眉頭瞪著黃瀨,「今天我跟哲的對話,你聽到了,對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佇立不動的黃瀨聽見青峰的疑問後轉頭看向大海,順手拉了拉自己的衣領──青峰永遠不會了解PRADA襯衫的好──內陸附近的店家昭示著『營業中』的霓虹燈光打在他的右臉上,七彩的顏色反而讓他標緻的五官看起來有些詭譎。

 

    他說謊。他清清楚楚的明白青峰腦子裡想的事情。

 

    大清早的時候黃瀨接到了電話,還沒睡醒就糊裡糊塗的被叫到帝光附近的籃球場,和火神、黑子與異常早起的青峰打了幾場久違的街頭籃球。幾個小時下來大家都飢腸轆轆,火神那個大胃王便提議到附近的連鎖速食餐廳吃午餐。

    餓過頭的他們只顧著狼吞虎嚥,偶爾交換幾句近況。注重身材的黃瀨點了熱量最低的沙拉,吃完後便漫不經心的觀察起別桌的客人,隔壁桌坐了一對和他們年紀相仿的男女,卿卿我我的舉動讓他有些不自在。他原本想要裝做不介意,卻沒有注意到自己故做鎮定的樣子已經被黑子哲也看得一清二楚了。

    飯後,黑子說想吃點冰,已經吃了超過二十個起士漢堡的火神也立刻跟進,表示胃裡仍有放甜點的空間。

    火神進到便利商店裡買蘇打冰時,剩下的三個人便站在超商外等待,此時,黃瀨聽見熟悉的音樂從口袋傳出來。

    「抱歉,我接一下。」黃瀨認出這是專屬於經紀人的鈴聲,便把手機從口袋裡掏出來,和另外兩人打聲招呼後走到一點距離外才接起電話。電話內容不是很重要,不外乎是提醒他下次拍攝的時間地點和近日的活動及注意事項,很快就結束了。

    當他掛掉電話回過頭看向青峰和黑子時,才發現兩人正在激烈卻小聲的交談,青峰的臉看起來有些生硬,黑子總是面無表情的臉甚至出現了一點點怒容。

    黃瀨站的地方不遠不近,只能聽得到一點關鍵字,但無所謂,反正他對他們爭吵的內容也提不起什麼興趣,直到他聽見他的名字從黑子哲也的口中說出來。

    他立刻將手機貼回耳朵旁,佯裝正在撥打電話給某個人,聽筒那端卻沒發出任何聲音。黃瀨無法解釋自己的行為,但當下他做出的反應映照出他最直接的欲望──他想知道為什麼自己被正在爭論的兩人提及。

    「喂喂,攝影大哥嗎──?」黃瀨漫不經心的往回走了兩步,讓青峰和黑子的聲音清楚一點,同時認真朝著話筒說話,不使那兩人起疑心,「社長要我和您打聲招呼……啊、是這樣的嗎?」

    他臉上做出正在聚精會神聽著什麼的表情,但聽的卻是不遠處黑子和青峰的談話內容。

    「──青峰君,黃瀨君的心意你還不明白嗎?」

    「我跟那傢伙的事不需要你插手,哲。」

    黃瀨悄悄的轉身背對兩人,臉上浮出無可奈何的苦笑。他想隱瞞的心情原來早就被發現了,其實這也在預料之中,小黑子的觀察力一直都很敏銳。雪上加霜的是,就連小青峰也知道了啊。

    「這樣的話,那麼請告訴我,青峰君喜歡的人叫做什麼名字?」

    黑子哲也的語調如此冰冷,就連黃瀨也有點訝異。但是那訝異只維持小小一剎那,隨即被那句話中的疑問凍結。

    問句後緊接著的,是長長的沉默。

    「──我不會告訴你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