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隔天發,完、全、沒、做、到

隔了一個月倒是有,對不起ryy

雖然明天還有一科還沒考,但是我的身心都已經自動放假進入趴體的模式了,想要把甜池的主線再跑過一遍

今天的內文充滿了體液......

我們用心靈的年齡來評量自己成年了沒吧

 

 

 

 

 

 

 

 

 

 

以下為正文~~~

 

 

 

 

 

 

 

 

 

 

 

 

 。請用你偏好的體位描寫強制H

 沒蓋上蓋子的潤滑液灌落在客廳地上,無色的液體從裡面流了出來。

 「腳打開。」

哲雄將食指推進蓉司溼溽的後穴,來回抽插,還要分神扶住搖搖晃晃的蓉司。

「不、不要……」蓉司抵著哲雄的肩,身上的襯衫鈕扣被一個個咬開來,胸口上布滿了吻痕。嘴上強硬地拒絕,卻早就雙腳大開地坐在哲雄的腿上。

「為什麼不要?」擴張過後,哲雄扶著蓉司顫巍巍的腰,問道。

「不要在這裡……」蓉司屈起的膝蓋靠上沙發,掙扎著想跪起來。抱著他的哲雄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麼,竟然想拉著他就在沙發上做,這樣莫名其妙的事,他當然不想乖乖就範。

「可是我想要在這裡。」

哲雄越過蓉司的肩,看向客廳另一端的四十二吋液晶電視,關起來的黑色螢幕哩,清楚地映著蓉司姣好的背影。

 哲雄輕輕的吻上蓉司還喘著氣的嘴,強硬地進入了他溼熱的體內。

 

。請描寫雙方身分地位不對等的H

 店門上頭掛的鈴鐺清脆地響了起來,蓉司沒有停下正在餵魚飼料的手,抬頭望向門口的方向,視線被一個大尺寸的魚缸擋住了。「不好意思,客人,我們要關店了。」

腳步聲顯示客人朝他走了過來,繞過養著碧綠色水草和熱帶小魚的水缸,看著他:「我知道。」

「城、城沼?!」蓉司看著來者,驚訝地放下飼料罐,「為什麼會在這裡?」

哲雄環顧蓉司打工的水族店,確定整間店只剩下他們兩人以後,臉不紅氣不喘的回頭說道:「找你。」接著走向前,把蓉司壓在收銀檯上。

「城沼!你在做什麼?!」蓉司扶著收銀台,阻止哲雄在自己的脖子上咬出另一個吻痕,「這裡可是我打工的店!」

城沼抬頭,由下往上看著他,一隻手已經解開了他的褲頭,淡漠的語氣卻搭配了炙熱的視線:「那我是客人。」

 蓉司一手撐著櫃台,另一手套弄著自己,褲子退到膝蓋處,斗大的汗珠低落在桌面。

「……腳再夾緊一點,不然我要投訴了。」哲雄咬著他的耳垂,低喃著,堅硬的男根在他兩腿之間磨擦,假性交配的姿勢讓兩人更加興奮。

「對、對不起……」他喘著氣配合地道歉,另一方面則是拚了命想弄清楚哲雄到底在玩什麼角色扮演的把戲,但胸前時不時的撩撥漸漸地奪走他思考的能力。

「啊、啊!不要摸──!」一隻手覆上他的陰部用力搓揉,激升的快感使他高潮得腳軟了下去,站都站不住。哲雄撐住他的身體,下體在他雙腿間繼續磨擦了幾下後,射出了灼熱的黏液。

哲雄在他耳邊低聲喘息著,過了一會兒後,用著有些忸怩笨拙的聲音喚著蓉司:「可以不要對著我以外的客人笑嗎?」

 

。 請描寫你情我願的3P或多P情節

 做不到,我堅決拒絕。

 

。請描寫臥室/有床的場所以外的場合H 

背部被課桌的桌面摩擦得發紅,痛得要命卻不能發出任何聲音,以免被別人發現他和哲雄正在做的事情。

「哼……!」像是注意到他分心一般,哲雄用力地挺身,體內竄起的快感逼得他要用力咬住嘴唇才不會流露出羞恥的呻吟。

『啊啊,好想回家──』『喂,別翹了社團啊!前輩會發火的!』『哈哈,知道知道。』

教室外傳來學生嬉鬧的聲音,蓉司慌張地想推開壓在他身上的哲雄,會被……!

「窗簾拉起來了,他們看不到的。」哲雄重新把他壓制在課桌上,在他耳邊低聲吐著氤氳的熱氣,一邊說著的同時也沒有停止腰部的抽插,甚至還故意加重了進入的力道,老舊的桌子因此劇烈的搖晃著。

「哈啊──!」彷彿被窺視的緊張感令他更加敏感,更能深刻的感受到哲雄的每一次進入。蓉司急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的喘息聲已經在黑暗的空蕩教室裡迴盪。

『欸欸,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你想太多,去練球了。』『剛剛這間教室裡真的有奇怪的聲音!我們該不會遇上什麼都市傳說了吧?』

教室的門把轉動了起來,蓉司慌忙地要哲雄停下來,全身緊繃地看著門口的方向,但那扇門始終沒有被打開。

『看吧,鎖起來了,沒有人在裡面。』『唔……是嗎……』

說話的聲音漸漸變小聲,蓉司這才放鬆繃得死緊的身體。哲雄在他耳邊嘆了口氣,退出他的體內,然後插得比方才都還要深入,激起他全身的顫慄。

 「蓉司,剛剛夾得太舒服了。」

   

。請描寫榨汁(多見於男性向作品,意味性成癮而不知節制)屬性的角色的H

 雌性有特殊的發情期嗎?

哲雄看著床上癱軟的蓉司,困惑的想著。

「城沼,還要、更多……」蓉司大口大口喘著氣,不厭足的蹭著凌亂不堪的被褥,溼得一蹋糊塗的下身一覽無遺,黏膩的白濁液體到處都是。

蓉司如此色情的樣子,他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城沼、給我……」蓉司一邊這麼說著,一邊主動摸上他的性器,曲起雙腿央求著他的進入。

「我想要城沼進來……想要城沼射在我裡面……」

哲雄著了迷般撫摸著蓉司的大腿,很想要就這樣上了他,心底卻有些遲疑,這樣的蓉司有些不大對勁,甚至是有些可怕。

這個人,不是蓉司。

眼前的人翻身,將停滯住的他壓在床上,嫵媚的坐在他身上扭著腰,勃起的性器正不停流出白液,染溼了他的褲子。

 「──我要把城沼射出來的全部、都喝掉……」

 哲雄睜開眼,早上七點整的鬧鈴聲響徹房間。

 

。請從失禁/破瓜/REC三項擇一描寫

 蓉司急促得喘著氣,酥麻的手指揪著床單和枕頭,臀部翹得高高的,硬挺的性器在兩腿之間滴滴答答地滴著汁液,再也射不出任何東西。

「城沼……已經夠了……會壞的……啊、哈啊!」兩瓣臀肉已經被哲雄撞出了紅印,但哲雄卻沒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只是喃喃念著蓉司的名字,不停地做著活塞運動。

「我不要了、會……啊、啊──」想要發洩的念頭越來越強烈,但蓉司不再確定自己想要發洩的是什麼了。除了想要高潮的感覺以外,他可以感受到更多要小便的衝動。

「蓉司……」哲雄在他後頸落下輕柔的吻,一手扶著他的腰,另一手握上他有些發疼的下體和囊袋用力搓揉。

「不、不可以──!」

蓉司眼前一白,劇烈的歡愉感在血管中流竄,除了高潮的愉悅,他什麼都感受不到。

淡黃色的液體從他的馬眼射出,落在已經被精液染溼的床單上,空氣中滿滿的都是阿摩尼亞刺激的味道。

 

。請描寫自瀆的情節

蓉司跪臥在床上,雙手摩擦著自己的下體,身上只罩了一件薄被。他的臉壓在枕頭裡,喘氣的同時也在深深吸著枕頭上的香味。

這是哲雄的床。

「哈啊……」想到上次哲雄在這張床上對他做出的事,他的臉更紅了幾分,手上的動作也加快了速度。

他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僅存的理智已經被追求快感的本能驅逐到腦海的最角落。雖然因為不習慣自己來,動作有些笨拙,但是刺激的電流依然從他自瀆的部位擴散到四肢百骸。

「嗯……」蓉司皺著眉難受地摩蹭著被褥和枕頭,不自覺地發出細微的呻吟。「城沼、嗚……」

 好、寂、寞、啊。

 有人從他的背後壓上來,一雙溫暖的手覆上他的,熟悉到令他想哭的氣味籠罩了他,毫無情緒波動的話語在他耳邊響起。

「我在。」

 白色的液體在他們的手中飛濺出來。

 

 

 

 

 

 


除非是官方設定不然我不太能接受多P,所以我很堅決的跳過了( ゚∀゚)アハハ

這篇沒有特別的走向,我想要延續上一篇他們交往之後的模式,兩人之間少了一點安全感,多了一點不滿足,不過因為是小段子所以大概沒有寫出那個感覺,但也許是因為我就是沒有那個功力

把我視為過度詮釋吧大家看看就好,願意看我就很感激了

感謝閱讀大家我愛你們,謝謝你們不嫌棄窩

ㄜ對了我預計在CWT38的時候出出哲蓉本,之後會再放資訊,先在這裡偷偷講一下,應該不會有多少人看到這句話,所以這不算斷後路吧。

希、希望寫得完,寫不完就窗(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