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了,快點來寫寫,不然我都覺得自己要棄坑了ry

非常抱歉,我會努力的

 

 

 

 

以下為正文~~~

 

 

 

 

    大富翁的格子走不到一百格,褚冥漾就懂千冬歲的意思了。萊恩玩遊戲玩得非常投入,到了後來甚至綁起了四散且蓋住臉龐的頭髮,進入米可蕥所謂的『戰鬥模式』。殺氣騰騰的他超級顯眼,要像平常一樣忽視他簡直比登天還難。

    而且大家互相的嗆聲實在太可怕了。褚冥漾欲哭無淚的按照點數移動自己的黑色小棋子,一面納悶這三個人到底是不是朋友,他們在激進一點就要把對方的嘴撕爛了。

    「啊,漾漾走到了命運格!」米可蕥指著他的棋子,然後拿起了紙盒裡面一小疊標示『命運』的紅色小卡在他面前攤開:「來吧漾漾,選一張,如果選到『直接前往終點』就贏了喔!」

    褚冥漾語塞的看手中的『回到原點重新來過』。

    「漾漾……你的命運超衰的……」千冬歲忍著笑拍拍他的肩,萊恩也在一旁點頭表示同情。

    雖然知道千冬歲沒有那個意思,但是在他聽來,這話相當刺耳。褚冥漾看著手上紅黑色調的紙牌,苦澀的笑了。

    「是啊,超衰的。」

    由紅色和黑色方格組成的大富翁紙盤在他眼中模糊。四周的一切突然都用慢動作進行著,骰子從鬆開的指間落下,在紙盤上彈跳。遊戲繼續。

    如果真的能回到原點重來就好了呢。

 

***

 

    冰炎站在書房的正中央,出神的望著桌上的公文,垂在身旁兩側的手緊握為拳,輕輕顫抖。

    阿斯利安的聲音仍然在房間中迴盪,晃過書桌上成堆的文書報告,繞過天花板掛著的水晶燈再回到他耳中。

    他動了動唇,無意識的釋出一聲囈語。

    「狼嗎……?」

    他閉上雙眼,阻隔所有光線,一隻白狼的身影從黑暗中浮現,輕盈的躍過他眼前。

 

***

 

    在碉堡裡的日子有點沉悶,雖然吃住的品質都很好,但在冰炎允許前,除了到對門找千冬歲以外,不可以踏出房門半步。換言之,他其實被軟禁在他的套房裡。雖然門外並沒有人看守他,但他一點也不想挑戰任何一個吸血鬼,尤其是冰炎。

    阿斯利安、夏碎、米可蕥常來找他,但往往待個十分鐘後又匆匆的走了。巨千冬歲的說法,阿斯利安和夏碎是等級頗高的出勤人員,米可蕥是醫療人員兼出勤人員,較少出現的萊恩則是控管武器室的重要幹部。

    「至於冰炎殿下,應該也不用我多說了,」千冬歲聳聳肩說道:「最高指揮官。」

    褚冥漾困惑的皺眉,若是最高指揮官,為什麼那麼多人「殿下」、「殿下」的叫他?「我以為他是王子。」

    「他是啊!」千冬歲用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回答他,直到看出他眼中的混亂才又笑著拍了他的肩膀:「就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確實是個王子,但是我們叫他殿下出於尊敬,並不是必須,阿利大哥和我哥也都直接叫他冰炎,不是嗎?」

    「嗯……」褚冥漾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那你呢?」他咬了一口千冬歲帶給他的紅茶餅乾,突然發現他醒著的時間至少有二分之一都被千冬歲佔去了,而這些時間都在他們的談話中不知不覺的度過。從來沒有一個人想這麼深入了解他過,他希望自己也能更加了解對方。「你的工作是什麼?」

    褚冥漾話一出口就後悔了。千冬歲的臉僵了一下,沒有回答。空氣彷彿凝滯住,沉重得讓他轉移視線,不敢再看向千冬歲。

    最後是千冬歲主動打破冰面。

    「我和你的情況有點類似,我在靜養。」千冬歲晃了晃他手中的杯子,淡淡的說。

    褚冥漾為了不要讓中斷的談話使他們再次陷入尷尬的場面,他主動提起了小時後住院的經驗。

    「我不怎麼喜歡靜養,」他吐了下舌頭,這種事情他的感想可豐富了,「有一次,我在醫院的病床上躺了三個月,躺到全身骨頭都要散了。」

    千冬歲的眉頭皺了一下,他好奇的向前傾身,重複褚冥漾講的話:「有一次?你很常進醫院?」

    「啊……是啊,」褚冥漾笑了下,表情有點複雜,「單親家庭的小孩常受欺負……不過更有可能是因為大家覺得有我在會帶衰他們而已。」

    千冬歲臉上不敢置信的表情令他心裡舒坦了些,但他早就知道不該去在意了,越在意只會越難受。

    「住院三個月那次是我自己的問題啦,」他無奈的嘆氣,「我要下天橋的時候踩空,就從樓梯最上面一路摔下來了。」

    他第一次看到千冬歲瞠目結舌的樣子,他還來不及再說什麼話,千冬歲便又大笑出聲。

    「漾漾……哈哈哈哈……你……」千冬歲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沒有鄙視或嘲笑他的感覺,只是把歡笑的氣氛帶到房裡,惹得褚冥漾也莫名其妙的勾起嘴角。

    「漾漾,你這樣是很幸運吧?」千冬歲邊拭淚邊說,講話的同時還伴隨著一、兩下的笑聲。

    「咦?有嗎?」褚冥漾發出質疑的聲音,一邊想著千冬歲是不是腦袋壞掉了,怎麼會發生那種事還說他幸運呢?

    千冬歲好笑的搖了搖頭,才解釋道:「一般來說,從天橋的樓梯頂端一路摔下來會死人的吧?你卻只有受傷。就我的觀點看來,這樣不是很幸運嗎?」

    褚冥漾驚訝於千冬歲對這件事的看法,沒有搭腔。

    他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千冬歲從褚冥漾的表情裡或多或少猜得到他在想些什麼,他拿起一塊餅乾,塞到褚冥漾嘴裡。

    「有的時候換一種想法,世界會美好一點喔。」

    褚冥漾微微笑了一下,開始咀嚼口中的餅乾。除了沉郁的紅茶香,還有一種特殊的滋味在他體內擴散開來,那是他在何處都不曾體會過的。他看著開始自爆小時後糗事的千冬歲,他知道那是什麼了。

    那是友情的滋味。

 

 

 

 


讓我演一下內心戲(幹

總覺得沒有以前那種感覺了,該畢業了嗎,還沒出過本呢(笑

反正寫同人從來就不是為了出本,有人看就很開心了喔

估計特傳再過幾個月就要出第三部了,希望到那個時候熱情能再次被激起來呢,好喜歡和大家一起意淫角色討論內容的日子啊

過年也快到了可以領壓歲錢了YA,記得要大掃除ㄛ

尤其是自己的房間,因為裡面一堆見不得人的東西,我懂。對自己負責、分攤媽媽的辛勞!!!!媽媽可是很辛苦的!!!!

祝大家不要被迫清倉,謝謝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