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都在想什麼。

「什麼???這個人還有在寫冰漾????」

相信我,我比你們還要驚訝

然後是的這就是遲到的情人節賀文

 

 

 

 

 

 

 

以下為正文~~~

 

 

 

 

 

 

 

 

 

 

    龐大的鎮壓符咒在地上勾勒出繁複的花紋,閃著銀光的放射線條佈及操場每個角落,六角符咒的正中心躺著一隻長相兇惡的獅頭年獸,尚未完全甦醒的牠已經被結界重新束縛,過年期間不會有機會出來作祟,接下來一年也會繼續沉睡。

    冰炎手持烽云凋戈站在年獸的前方,感受著牠穩定的鼻息。他摸了摸巨大獅頭上的兩根紫紅色的犄角,它們幾乎和他的手臂的兩倍一樣粗。

    「明明是天主教學校,卻有這麼大隻的年獸棲息,」夏碎收起方才畫符咒的水晶,站在他旁邊,敬偉地看著年獸筋肉糾結的身軀,說道:「難怪這裡是急件。」

    不算上拖在後面的尾巴,年獸的身長就有三公尺,頭顱的高度也到了他們的腰部。這樣大小的年獸甦醒後發現自己的棲地變成了天主教學校的校區,鐵定會發怒大鬧一翻,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

    「牠從前應該是很偉大的守護神。」冰炎想起人類父母對小孩說的年獸的故事,不禁哼了一聲。人類擅自劃分土地,將原生居民趕上山後留下來的傳說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這附近有年貨大街,要去逛逛嗎?」等到封印後的年獸沒入地底後,夏碎張望著無人的四周,提了點子:「我想幫歲買點台灣的傳統零食,聽說過年的點心裡生仁糖是必備的。」

    冰炎臉上寫了無聊兩個字,但還是被夏碎不管三七二十一拖往附近的天津路,一路上還必須不停地聽弟控的傢伙數著十幾種要買的零嘴名。

 

    天津路年貨大街不虧是台中著名的年貨大街,即使活動時間已經開跑好幾天,街上依然擠得水洩不通,若不是冰炎和夏碎本身散發著人潮退散的氣息,恐怕他們都無法在預期的時間內進到較內圍的地區。

    他們稱得上是毫無阻礙的通過了人潮,隨著夏碎幾乎是每攤零嘴攤都逗留過,跟在後面的冰炎也立即眼尖的發現與年貨大街相當違和的商品。

    「今天是幾月幾號?」當夏碎用小鏟子鏟滿一整大袋綜合麻粩時,冰炎拿起攤位上打折的巧克力,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依然問道。

    「金哪哩二月俗五喇!」賣麻粩的胖大嬸扯著嗓門搶著回答,指了指攤位上的情人節巧克力,看著他們說:「兩個小哥都沒情人吼,明明長得帥欸,不然阿姨算你們兩盒一百五啦!一人一盒自己吃啊?」

    「不用了,我們都不愛吃巧克力。」夏碎遞給胖大嬸裝滿麻粩的塑膠袋,趁著她秤斤時微笑拒絕。

    「阿捏喔,愛嘎油喇!」大嬸接過錢後朝他們擠了擠眼,祝福他們明年可以和女朋友一起過到情人節。

    「買夠了嗎?」離開大嬸的攤後,冰炎垮著臉走在前頭,人潮在他面前自動分邊從他左右兩側走去。

    「差不多了,只剩最後一個好像叫快樂果的東西。」夏碎雙手提著大包小包,不確定的回答。

    冰炎的速度沒有變慢,但是毫不遲疑地轉了方向,領著他的搭檔前進,口氣很差地說道:「是開心果。」

    「對了,就是那個。」夏碎笑了一下,沒有問冰炎要去哪裡。

    他們來到人牆特別高的一個攤位旁,高高架起的旗子上只寫了開心果三個字。老顧客都知道這家的開心果便宜又好吃,不需要多做宣傳就會撈到大把大把的顧客,如果不早一點來搶甚至會買不到。

    冰炎不耐煩地看著攤位前擠破頭的客人,放夏碎一個人衝鋒陷陣,雖然也沒有多困難就是了。

    他眼前的人來來去去,離開的每個人手上都抱了一大包開心果。他還記得第一次吃這家開心果的情況,當時他照實說出覺得和別家沒什麼不一樣,要他吃的人卻氣得鼓起腮幫子,指著他的鼻子說他有眼不識泰山。

    冰炎猶豫了一下,正要叫夏碎幫他多買一包,一個正要離去的少年就撞了他滿懷,那人手上包裝開心果的塑膠袋在他們之間爆開,噴了他們一臉開心果。

    「哇啊啊啊啊對不起──!」熟悉的眼睛愧疚又驚恐地看著他,慌張鞠躬道歉的同時更多的開心果從他懷中的塑膠袋掉到地上,發出搞笑的喀喀聲。

    「啊啊都掉到地上了……」撞上他的人看了看地上的零嘴,惋惜地嘆氣,終於定下神看向他的臉,隨即又瞪大了眼睛,震驚的說道:「你是冰炎學長!」

    冰炎知道褚冥漾認出了自己,便冷著臉點了點頭,仍然徹底討厭那個陌生的稱呼,差點開口糾正對方,所幸手上多了兩包開心果的夏碎正好凱旋而歸,打斷了他。

    「啊,夏碎學長你好。」褚冥漾轉過頭熟稔的和夏碎打招呼。

    「不要告訴歲我買了這些回去,」夏碎打過招呼以後,晃了晃一堆的紅白塑膠袋,期待地露齒而笑:「我想給他驚喜。」

    褚冥漾乖巧的點頭,但冰炎看得出來他心中想的鐵定是「這麼多鬼才吃的完」之類的腦殘話。他手差點就要舉起來往褚冥漾的後腦打下去,但是硬生生的停下了。

    他已經沒有資格這麼做了。

    「你那包都撒了,這包給你吧!」夏碎把其中一袋開心果舉起來,打算給褚冥漾,「反正原本是要給冰炎的。」

    「咦?!」褚冥漾瞪大了雙眼,不好意思的看了下冰炎又很快的轉回夏碎的身上。

    冰炎沉默地看著褚冥漾驚訝的臉,點了點頭表示無所謂,當下就看到褚冥漾喜出望外的表情。

    「謝謝冰炎學長,謝謝夏碎學長!」

    褚冥漾在人群中擠得一張臉紅撲撲的,冰炎用力抿著嘴,壓抑著擁抱他的衝動,看著笑得很開心的他抱著一袋半的開心果道過謝後,心滿意足的往反方向離去。

    褚冥漾的背影看起來很雀躍。

 

    他和夏碎回到方才任務的地點,坐在操場的司令台上嗑那特別大包的開心果。

    「還是沒有想起來?」夏碎撬開硬梆梆的殼,一邊往嘴塞果仁一邊問道。

    「沒有。」冰炎原本看著空無一人的操場,聽見夏碎的問句後回頭瞪了他一眼,明知故問的語氣令他感到很火大。

    夏碎停下剝殼的動作,同樣望向遼闊的草地,沉默了一陣子後,總是掛著淺淺微笑的嘴低聲說了句:「這樣也好。」

    這樣也好。

    宛如指控的四個字插入冰炎的心中。他想轉過去揍夏碎一拳,但是心知肚明真正該挨揍的是他自己。

 

    褚冥漾不認識他了。

    去年的二月十四日,天氣很冷,褚冥漾約了他,但是他沒去赴約。

    冰炎知道褚冥漾打算在那天告白,他早就知道褚冥漾喜歡自己,這麼好懂的笨蛋,誰看不出來那一點點心思?

    但他一直以來都只是維持曖昧的態度,覺得偶爾逗逗小學弟,有樂趣就足夠了。他們的不少友人也曾經警告過他,如果有好感就別再玩下去,如果褚冥漾沒有希望,也不要再溫柔了,這樣只是更殘酷而已。

    冰炎當然沒有聽,他要怎麼做是他自己的事,反正褚冥漾會一直跟在他身後的,他不知道這樣會讓褚冥漾感到自卑,也沒有把他的感情放在心上。

    情人節那天,他出了任務,十五號凌晨才回到黑館。

    直到他傍晚踹開褚冥漾的房門以為他還在睡時,才被告知褚冥漾在半夜被奴樂麗發現昏倒在冰炎門前,全身滾燙,不知道燒了多久,早就送到醫療班去了。

    儘管月見可以治好各種傷痛,卻拿褚冥漾得到的流感沒有辦法,面對他高燒不退的情況,也只能盡量讓他的身體冷卻下來。

    冰炎守在褚冥漾身旁守了好久,等到燒終於退下去以後才放了點心。將近三十個小時他不斷地告訴自己,當褚冥漾醒來,自己要先因為他不愛惜身體而狠狠地巴他一下,再用力地抱住他,告訴他自己有多擔心他。

    但是當褚冥漾睜開雙眼後,看向他的眼神令他舉起的手凍結在空中。

    困惑、禮貌、詢問、疏離……所有面對一個陌生人該有的神情全出現在褚冥漾的眼中,而曾經被他視為理所當然的愛戀與依賴徹底消失不見了。

    那一瞬間,「燒壞腦子」這種曾被他視為玩笑話的東西再也不好笑了。

    褚冥漾還記得他,記得每個人,但是卻不清楚自己和每個人之間的關係以及學校裡大部分發生過的事。

    在許多人的堅持之下,褚冥漾的代導學長換成了夏碎,夏碎因為千冬歲的懇求,也從來沒告訴褚冥漾真相,從此冰炎和褚冥漾只是普通的學長與學弟。

    大家都認為這是冰炎自找的,就連他自己也這樣認為,但是當他每每看到褚冥漾、聽到褚冥漾的聲音或是得知任何牽扯到褚冥漾的事,他都會懷疑這樣的懲罰會不會太過火了?

    不到兩秒他就會覺得自己罪有應得。

    他用忽視踐踏了褚冥漾對他的感情。

 

    「你喜歡他嗎?」夏碎拍了拍大腿上的碎屑,心不在焉地問道。

    冰炎皺著眉,視線投向遠方,老實地說道:「不知道。」

    「歲說你很殘忍,也很自私。」夏碎微笑著用毫無批評的語氣說道,他只是描述了自己弟弟的評論。

    「如果那天重來你會赴約嗎?」

    冰炎感受到夏碎停留在他臉上的目光,但是他沒有回過頭看向他的搭檔,只是咬著牙說道:「那天的任務很難。」

    眼角餘光,夏碎點了點頭後站起來,深了懶腰。冰炎仍然坐著,被自己說出的話弄得咽喉緊縮。

    「歲是對的。」夏碎拍了拍他的肩,被他狠狠拍開後便微笑著將移動符丟在地上,提著一堆沉重的塑膠袋踏入陣法。

    冰炎盯著傳送陣的光芒消失的地方。

    旁邊,一地碎裂的開心果殼。

 

 

 

 

 

 


不太正統的情人節賀文,而且反正已經晚了所以隨便怎麼搞都沒關係吧

這篇想表達的是→冰炎從來沒有喜歡過褚冥漾,在乎,關心,但不是喜歡喜歡(好啦。

如果時間到回去,他也不會赴約,只會提早回去然後不要讓褚冥漾感冒而已

最前面的年獸是應景,因為今年情人節過完很快就要過年了所以想放年獸出來叫一叫還沒叫就睡著了

提到的學校是O明女中,沒錯,曉O女中(跟我一點都沒有關的學校不知道取什麼景

好想去年貨大街買熱量超高但是超好吃的開心果

謝謝閱讀,祝大家新年快樂,在新的一年身體健康事事如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T.
  • 看到更冰漾文的確很驚訝,不過也很開心,還是有在等吸血鬼那篇喔

    然後我們學校的司令台其實不在操場(笑
    不過能當作故事的一景非常有趣,挺有畫面感的
  • 哇對、對不起!!!!!!!!!也非常的謝謝你QQQ
    那篇我一直有在寫但是我以為都沒有人在看所以寫得很慢(炸(這種作者#

    然後我想說應該不會這麼巧被學校的學生看到所以就寫了,沒想到wwwwww
    謝謝指正www但是我....大概不會改,因為我很懶 ˊ艸ˋ
    謝謝A.T.桑的留言喔wwww

    漣晨昕 於 2015/03/03 16: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