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圖書館寫文/發文的我好糟糕orz

 

 

 

 

 

 

 

 

以下為正文~~~

 

 

 

 

 

 

 

 

有人輕聲呼喚他的名字。視野中所見的深綠彷彿是流動的迷霧般,伸手可及。想要掌握,那抹暗淡的色彩卻又輕巧地從指間流去。

有人輕聲呼喚他的名字。

落葉腐朽發酵的惡臭衝擊著他的嗅覺,掩蓋了枝芽嫩葉的清香。濕冷的微風撫過幢幢樹影,窸窸窣窣如同樹木間的耳語,高聳林木張牙舞爪的枝幹朝天伸去,遮去了明亮的天空,保留下密林裡幽暗的微光。

腳下的落葉隨著他移動的腳步沙沙作響,哪裡有些不對勁。

「沙沙沙沙沙。」

太安靜了。

他加快腳步,在突出地面的巨大樹根間蹣跚前進,除了自己發出的聲音以外,他聽不到任何活物製造出來的聲音,彷彿這是座死林。

尖銳的枝枒無情地勾破他的衣袖、劃傷了他的臉頰。他繞過一棵又一棵樹幹,告訴自己下一棵樹後面就會看見離開森林的路,卻總是期望落空。但是再撐一下吧,下一棵一定就會有出路,下一棵……

最後他筋疲力竭地停下來,指尖顫抖地扶靠著身後的巨木。

他怎麼感受不到呢?那熾人的視線從最初便始終跟著他。

「沙……」

他第一次在這片林中轉過身,一隻黑狼無聲無息地站在離他不到三尺的地方,緊緊地盯著他。

那雙金黃色的狼仁充滿了冷靜與智慧,直立的耳朵輕微轉動,聆聽著那些他聽不見的聲音,蓬鬆的狼尾靜靜下垂,牠無意攻擊。

他看著牠,他知道這頭美麗的野獸要什麼。他舔了舔早已乾裂開來的雙唇,但所剩無幾的唾液完全沒有滋潤的效果。他的視線被他捕捉,他知道牠想要什麼。

「我……」他雙腿一軟,跪倒在狼的跟前。牠向前跨了幾步,低下頭看著束手就擒的他,黃澄澄的雙眼倒映出他驚恐的面容。

低喃聲再次出現,狼吻沒有張開,聲音卻從牠的胸膛發出來,四周的空氣因那低沉的聲音振動著,牠眨了下眼。

「褚冥漾。」

有人輕聲呼喚他的名字。

 

***

 

「嘔……」褚冥漾轉身將口中的穢物吐到水桶裡,臉色蒼白地躺回床上。

一個盛滿清水的玻璃杯湊到他的臉旁,他感激地張嘴,急迫地想要洗去舌尖酸澀的液體。就在他的雙唇貼上杯緣的那一剎那,杯子消失了。

他埋怨的轉頭看像坐在床邊的千冬歲,後者正用一副嚴肅的神情盯著他,眼中滿滿的擔心。

褚冥漾躲開他的凝視,抿著嘴別開臉,不發一語。過一會兒水杯主動貼上她的嘴角,他漱口的同時聽到千冬歲無奈地嘆氣:「漾漾,這種事你以為不用向誰解釋一下嗎?」

「大白天的,為什麼你還醒著?」褚冥漾把漱口的水吐進千冬歲遞給他的水桶裡,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我睡了啊,」千冬歲將玻璃杯擱在床邊的桌上,力量稍嫌大了點,差點在木桌上敲出一個凹痕。他知道褚冥漾有躲掉問句的意圖,也不想緊迫盯人,「你一定不知道你叫得多大聲。」

「對不起……」褚冥漾揉著太陽穴,疲憊地望著天花板。又是類似的夢,狼。他似乎還可以在昏暗的房間裡看見那雙金黃色的狼眼直勾勾的看著他。

他沒有對千冬歲提過他的夢境,也沒有提過那天阿斯利安和他看到的東西──總覺得這種事越少人知道月不會惹上麻煩,而既然阿斯利安也是這麼要求的,他應該也沒有知道什麼重要的訊息。

想起阿斯利安的叮嚀,褚冥漾衝動之下開口了:「千冬歲,你有那種別人告訴你不可以講出去的秘密嗎?」

就像你爸爸薪水很高,但你媽媽卻耳提面命不可以張揚以免壞事發生的情況。

這種時候該乖乖聽話,等著有人跟自己解釋的一天,還是不把警告放在心上,等到自己被綁架的時候才明白不該說出去的原因?

當然事情並不一樣,也沒有如此簡單。他多希望纏上他的這些影像不過是幻想,但直覺告訴他事實並非如此,為此困擾的他無法向他人求助,好似被放入了一個找不到出口的迷宮,無論怎麼走,只有無盡的死路。

可以將所夢見的告訴千冬歲嗎?可以從他那裡尋求需要的解答嗎?

他看著千冬歲鏡框後精闢的雙眼,心沉了下去。就算沒有問出口,他也知道答案是什麼。

「等你爭取到同意以後再告訴我你說的祕密吧。」千冬歲沉默了一段時間後,變相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褚冥漾沮喪的低下頭,千冬歲明顯的在警告自己不要亂說話嘛。

「你可以幫我找冰炎嗎?」他躊躇了一下,最後還是覺得非這麼做不可。每個人嘴上都冰炎、冰炎的叫,自己偏偏連一次都沒再見過他,如果他不出現的話,只好自己找上門了。

千冬歲先是搖頭,停頓了一下又改成點頭。

「我也不能離開這裡,但是我會請我哥帶話。」

每次只要話題帶到夏碎,千冬歲的臉上就會出現一種複雜的神情,就算想裝出冷靜沉穩的樣子,也總是無法掩飾眉宇間流露的焦躁。

他一直沒有問千冬歲的故事,不是因為不在乎或者不好奇,相反的,他非常想了解這個新交上的朋友,但是他那遇上危機時偶爾還有些可信度的第六感告訴他,千冬歲的事情千萬不要過問,除非他願意自己透露。要褚冥漾猜的話,千冬歲在這裡靜養的理由和夏碎絕對脫不了關係。

「你覺得冰炎會來嗎?」褚冥漾往被窩裡縮了縮,問了這麼一句,像個孩子問母親聖誕老人是否會造訪一般。他吐完之後好多了,不再像剛從惡夢裡驚醒時那樣暈頭轉向,睡意也漸漸襲來,他的作息已經日夜顛倒,變得像個吸血鬼了。

「不知道。」千冬歲聳了聳肩,老實回答,看著褚冥漾闔上眼。他從其他人那邊略有所聞:萬年的冰山王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對一個人類表現出關心與興趣……誰知道冰炎遇上這個沒神經的褚冥漾會鬧出什麼樣的趣事。

「辛苦了。」千冬歲無奈地勾起嘴角拿出手機,眼前這個人前一分鐘才從夢魘中掙扎驚醒、大吐特吐,下一秒又立刻回到夢鄉,沒神經這三個字再適合他不過了。

編輯好要傳給夏碎的簡訊只需要幾分鐘,他卻花了十倍以上的時間反覆檢查,遲遲沒有送出去,最後是想到褚冥漾迷惘的樣子他才閉上眼心一橫按下傳送鍵。

他不是害怕夏碎,只是太久沒和他說上話了。他和夏碎曾經很親,若是說起漸漸疏離的原因,他也有些無奈,就算現在又和夏碎重新有了交集,彼此的心結仍然沒有解開。

千冬歲拿起桌上的杯子和腳邊用來接嘔吐物的水桶,打算拿回房裡清洗一番後再回去睡覺。

他離開褚冥漾的臥室前回頭望了一眼黑暗盤據的房間和床鋪上渺小的身軀,嘆了口氣躡手躡腳地帶上門,試圖將爭先恐後湧進臥房的孤寂阻隔在外。

自己走投無路才被帶到這裡,身為人類的褚冥漾又是為了什麼呢?這樣單純的孩子分明是遭到上天開了玩笑,才會墮入他們身處的地獄裡。

 

 

 

 

 


CWT39安然無恙的結束了,意味著寒假也已經結束已經開學了

然後想要小小聲的說這一篇是不會棄坑的因為我已經把大綱都打完了,我覺得應該還蠻好看的(自己講

好的開學了趁開學還沒有作業多打一些,看有沒有辦法暑假場出出.........

大家也趁剛開學多玩一點啊,開始上課作業多了就沒得玩了ry

特傳第三部到底何時要出啊作者您有沒有繼續填坑的意思啊拜託不要讓漾漾交女朋友啊拜託!!!!!(幹

謝謝忍受我的廢話閱讀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漓亞
  • 真的很喜歡這篇文喔~~吸血鬼學長超帥☆☆期待大大更新喔!!!
  • 嗚啊謝謝漓亞!!!但是我不是大大請不要叫我大大我會很惶恐的(´⊙ω⊙`)
    希望冰炎在這裡面不要太崩(爆笑
    謝謝你的留言,我、我也期待自己快點更新(΄ಢ◞౪◟ಢ‵)◉◞౪◟◉)(拔草

    漣晨昕 於 2015/05/02 14: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