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由Sam Smith的歌Stay with me(歌曲連結點我)而生的,建議可以配在一起聽喔www

翻譯在本文最底下會有

Sam淡淡的哭腔超棒

然後雖然沒有寫出H的情節,但是相關的東西(?)不少,所以看倌請自己斟酌一下年齡不過我覺得不會有人理我。

 

 

 

 

 

 

 

 

 

以下為正文~~~

 

 

 

 

 

 

 

 

 

睜開眼,又是陌生的房間。鼻尖充斥著精液孰悉的腥羶味,為昨夜淫糜的性事留下無法逃避的證據。他想要下床拉開那厚重的窗簾,讓一點光透進灰暗的房間,但前幾次的經驗告訴他,愛情賓館的窗簾後往往是一堵無情的牆,看似真心誠意,細查卻只是一片虛情假意

他不抱任何期待地觸摸身旁的枕頭,果不其然,原先躺在那裡的人早趁他尚未甦醒前先行離去,不給他挽留的機會,只留下一枕冰涼。

他在床上坐起身,對著沒有包床單的床墊感到疑惑,接著猛然想起來,被他們的液體浸濕的被單在大半夜時已經被他以礙事為理由強行扯下。

昨夜香豔的場景闖進他的腦海,他向後,身心俱疲地天花板,雙手撐在床上穩住自己。銀白色的長髮混了一絲腥紅,在他背後披散著,如瀑布般傾瀉至床鋪上。

──昨晚好像也有這個體位。

褚冥漾在他身下射了第二次以後軟著腰坐到了他身上,在他的跨下來回磨蹭。時不時發出不滿足的呻吟無法靠自己的力量獲得更多的刺激。最後他終於插進去時,沒動個幾下褚冥漾就射在他的小腹上,自己只好重新把他壓在下面又上了一

冰炎回想著褚冥漾潮紅的臉頰與濕潤的雙眼,那一聲聲的呻吟與哀鳴、一次次重複的自己的名字,貪的擁抱與渴望的懇求,他想著褚冥漾臣服於他之下的樣子,卻沒有喜悅的感覺,就連曾經擁有的征服感也轉變成深深的挫敗感。

他仍然記得首次與褚冥漾結合的那天,愛戀之情注滿他的心,他想要疼惜他,寵愛他,花一輩子的時間陪在他身旁,儘管他們的壽命有著不同長度。

但是褚冥漾有著和他不一樣的想法。隔天早上,他被拒絕了,那聲「對不起的語氣甚至有些困擾。

褚冥漾總是把想法完完整整的成現在臉上,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感情,這次也不例外。自責、內疚,似乎為傷了他而難過,但是困擾……

困擾是因為他並不是褚冥漾追求的。

原來失戀是這麼一回事。

他習慣輕視任務後自己身上的所有傷痛,因為那些傷總會有褚冥漾替他擦藥。但是在愛情面前,他如凡人一般被傷得徹徹底底,唯一的解藥看得到,卻永遠入不了手。

抱著有總比沒有好的心態,他和褚冥漾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一夜情。入了夜,他們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天亮,褚冥漾會默默的先行離開

冰炎曾經想過,或許褚冥漾只是害怕面對他的情感,因此也曾不厭其煩地策畫晚餐約會、午夜場電影,那些不符合他的個性的事情他都嘗試過了,事情卻不曾按照他的計畫走過。

「留下來。」他想起昨晚他在兩人激情過後這麼說道。柔軟的床上,他緊扣著褚冥漾的手,大拇指蹭著細緻的手背,語氣中出現了淡淡的懇求。

褚冥漾只是溫柔卻不容拒絕地抽回被握住的手,無奈地笑了下,遲疑了很久,才在他的上落下幾乎不曾停留過的吻:「晚安,學長。」

而現在早晨到了,環顧四周,他仍然沒有留下任何溫度。

那個吻頂多只是吊橋效應下的產物和其他所有褚冥漾給他的吻一樣,不曾包含過任何情愫

冰炎心情煩躁地翻身下床,氣憤地撿起散落一地的衣物。

 

當天晚上,他闖入褚冥漾的房間,把那個人狠狠地壓在牆上,拉起來又再撞上去,儘管他知道之後一定會後悔自己如此粗暴地對待他,冰炎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悲憤,無法停下他的所作所為。

「我叫你留下來!」他情緒化地低吼。他想要自制點,但看到褚冥漾害怕卻依然倔強的神情後,失去理智憤怒地咬上他的脖子,想藉由肉體的疼痛讓褚冥漾體會到自己千分之一的痛苦,不,若有萬分之一或是十萬分之一就好了。

「嗚──」褚冥漾的手指只是揪住他的頭髮,沒有嘗試逃跑。最後他吞下了口中混著鐵鏽味的唾液,無力的跪在褚冥漾面前,緊緊抱著他,臉埋在他的腰間。

他可以感覺到緊箍著他的後腦的手指和他所懷抱的整個身體在瑟瑟發抖,褚冥漾嚇壞了,但他不怪他,他從未如此失控過。

他的小學弟心地太過善良,不懂得拒絕他人。他總擔心這樣的褚冥漾會被占便宜,但他萬萬沒想到,最無恥利用他的人是自己。他利用褚冥漾對他的同情心一次又一次把人帶上床,教他快感的滋味,使他耽溺在情慾之下,讓他無法再抵抗自己。

冰炎明白這之中的可笑,他們之間的關係算是什麼?不是戀人卻做了那麼多次,若說是砲友,他對褚冥漾的愛戀又豈是對砲友該有的感情?

他的手伸入褚冥漾的下擺,來回撫摸昨夜他才盡情舔舐過的背脊。褚冥漾全身的肌肉都僵化了,但是沒關係,再過一會兒,這副經歷過寵愛的身子會在他的愛撫之下融化。

「學長──」褚冥漾顫抖的聲音從他的頭頂上傳過來,冰炎收緊了他的雙臂,阻止褚冥漾繼續說話。

「……我知道。」

──我知道。

行不通的,這扭曲的關係,這悖德的行為。

他停頓一下以後,撩起褚冥漾的上衣,撒氣似的吻上他的小腹,在上頭又舔又咬,留下一個個疼愛的痕跡,引起一聲聲加粗的喘息。

但至少這樣的行為可以讓他暫時忘記褚冥漾並不屬於他的。

至少當褚冥漾仍然躺在他身邊時,他不會感到那麼心痛。

冰炎使力把褚冥漾扛在肩上,不理會驚叫連連的抗議與拍打,逕自把人帶入臥室。他一鬆手,褚冥漾就狠狠的被他摔在床上。

「……衣服脫掉。」冰炎一面解開自己的襯衫,一面低聲說道。他沒有看向褚冥漾,以免與那墨黑的雙眼四目相接,但是故作冷漠的聲音已經透露出他逐漸崩毀的內心。

他把褚冥漾壓在床上,扯下他還沒脫下的褲子,一雙白皙的長腿隨暴露在冰炎眼前,夾個死緊。他撫上細嫩的肌膚,用力地擰了一把,在上頭留下紅紅的印子。他的手滑到褚冥漾的膝蓋上,輕輕地撫摸。

「把腿張開。」他的聲音比他自己想像的還要冷酷。

「學長……我不要這樣……」他首次聽見褚冥漾哀求的聲音,以往他都是很溫柔的對待他,因為──

──因為他愛褚冥漾。

「跟我做很舒服吧?」他俯下身子,在褚冥漾的恥骨處落下一個吻,那雙止不住顫抖的雙腿在他的手掌下大力抖了一下,違背身體的主人的意願,回應他的一舉一動。他又向下移了一點,更加靠近褚冥漾的下體,他的唇貼在恥毛的最上緣,再次親吻他學弟的肌膚。

「我會讓你更舒服。」

冰炎猛地一扳,粗暴地將褚冥漾的雙腿拉至最開。

 

夜半,他感覺到身旁的人躡手躡腳地下了床,盡其所能不要吵醒他。冰炎維持著閉合的雙眼和緩和的呼吸,動也不動,任由褚冥漾離開。

──褚,為什麼堅持離開呢?

他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

冰炎聽見門悄悄闔上的聲音,他睜開眼,一雙腥紅色的虹膜在黑暗中閃爍,卻早已失去了生氣。

他轉過頭望向門縫透入的亮光,對著空氣動了動唇,寂寥的房間裡卻沒有另一個人負責聽他說話。

「──留下來。」

留下來,陪著我。

 

                                                                        2015/3/21 7:49pm -END

 

 

 

 

 


本篇是冰炎→褚冥漾,但是因為主要寫的是冰炎的視角所以比較沒有帶到褚冥漾的想法

就是不喜歡學長可是看學長可憐所以還是跟他睡了反正我也反抗不了他這樣的概念

還有就是因為很舒服所以他自己也不怎麼想抵抗ry

我是否讓褚冥漾太沒節操了(炸

好啦謝謝大家看完我覺得有點OOC的stay with me,最近天氣變化有夠大,不要像我一樣感冒喔

祝大家身體健康,謝謝閱讀


 

一直找可是都找不到我覺得最貼切的翻譯,我以我就自己翻了,難得我那麼勤勞拜託去聽

以下是stay with me的翻譯by 本人

 

Guess its true, Im not good at a one-night stand.

我想是真的,我不擅長一夜情

But I still need love cause Im just a man.

但我仍然需要愛情,因為我只是普通人

These nights never seem to go to plan.

這些夜晚似乎不曾按照計畫走

I dont want you to leave will you hold my hand.

我不希望你離開,能否請你握緊我的手?

 

Oh, wont you stay with me?

你能否留下來陪著我?

Cause youre all I need.

因為我只需要你

This aint love its clear to see.

很明顯的,這並不是愛

But darling, stay with me.

但親愛的,請留下來陪著我

 

Why am I so emotional?

為什麼我如此的情緒化?

No, its not a good look, gain some self-control.

不,這並不體面,自我控制點

And deep down I know this never works

在內心深處我知道這永遠行不通

But you can lay with me so it doesnt hurt

但你可以躺在我身邊使我不要那麼心痛

 

Oh, wont you stay with me?

你能否留下來陪著我?

Cause youre all I need.

因為我只需要你

This aint love its clear to see.

很明顯的,這並不是愛

But darling, stay with me.

但親愛的,請留下來陪著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