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要毀滅了我居然日二更

其實只是因為人在國外寄住,今天沒出門太閒了而已 ←

 

 

 

 

 

 

 

 

 

以下為正文~~~ 突然想到我實驗室裡有一個學長叫正文

 

 

 

 

 

 

 

 

 

 

1.旅行夥伴

 

  他閉著雙眼翹起二郎腿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頭上戴著的beats無線耳機連結著他的i phone,耳罩裡撥放的輕搖滾外語歌音量恰恰好,大腿上的安全帶也已經舒適地繫好了,右手邊的窗外天氣好得不得了,只等著機長快點宣佈起飛。

  「唔,哇啊!」

  不協調音闖入了他平靜的世界。他睜開眼睛側過頭,看向隔壁遲遲不坐下的那個傢伙。

  「呃!好痛!」

  他不尋常的瞳色顯然又嚇到人了,因為那傢伙竟然將原本要放入頭頂上行李置物櫃的行李在半空中放開,想當然砸到了腦袋。

  那人手忙腳亂地接住了自己的背包,想重新放上置物櫃,卻怎麼也放不好,時不時還瞥他幾眼,投射求救的目光。

  「唉。」他半煩躁半無奈的解開安全帶,站起身出到走道上,替那個不過矮他一、兩公分卻不知道為什麼勾不到櫃子的黑髮少年放好north face的後背背包、關上置物櫃的門。

  「啊、謝謝你!」少年手足無措地向他道謝,他只是點了點頭,舉手之勞而已,再說,等到他把行李放好,說不定他們都到達目的地了。

  他低下頭準備要坐回自己的位子,卻又被少年出手攔住。他納悶地回頭,少年一臉窘迫卻明顯有話要說的表情令他不自覺地摘下耳機。

  「不好意思、我可以和你交換位子嗎?」

  他第一次清楚地聽見少年的嗓音,溫暖、清朗,如流水般令人感到舒適。

  「為什麼?」

  一般乘客都會想要在長途飛行時坐走道座,如此一來方便得多,但是這個少年卻放棄走道座尋求窗邊的位子?他饒富興味地挑起一邊眉毛,沒有明確地答覆少年的要求,他想要多聽聽一些他的聲音。  

  「因、因為坐窗邊……比較有安全感……」少年似乎是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問,羞紅了臉結結巴巴的開口,顯然是一時之間沒有想到藉口,只能老實地招出自己的原由,「我……比較喜歡角落。」

  他聽著那越來越小聲最後只如耳語般大聲的話語,抬了抬眉讓出身子,比了個手勢請少年先入座。

  「可以嗎?謝謝你!」

  那喜出望外的笑顏比他預期中來得燦爛,他望著喜孜孜鑽進座位的少年,似有若無地挑起一個笑容,將手機和耳機收起,在原本不屬於他的走道座上坐下來。

  「對了,我叫褚冥漾。」少年繫好安全帶以後,朝著他伸出一隻手,「我們在接下來往成田機場的十三小時是旅行夥伴了,請多指教!」

  旅行夥伴?他握了握褚冥漾的手,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冰炎,請多指教。」

  

  距離起飛已經三個小時過去了,還有十個小時到達目的地。冰炎確定自己對身旁的「旅行夥伴」有著對任何人都不曾有過的感覺。褚冥漾說話的聲音,微笑的樣子,苦惱的表情,以及認真閱讀安全須知的側臉都吸引著他,他想要了解這個人。冰炎不是一個健談的人,褚冥漾帶起的問題常常被他用一兩句結束掉,所幸褚冥漾會回歸到自己身上、分享自己發生過的經驗,卻不做作、不虛假。

  

  距離起飛已經五個小時過去了,還有八個小時到達目的地。褚冥漾昏昏欲睡地垂著腦袋,睡姿怎麼喬都不甚舒服,睡夢中皺著眉,在座位上搖來晃去。冰炎把椅背調得和褚冥漾的椅背一樣低,看準時機,將隔開兩人的座椅把手收起來,輕柔地攬過褚冥漾的肩膀,讓他可以靠在自己身上,再細心的為他蓋好毛毯。

 

  距離起飛已經七個小時過去了,還有六個小時到達目的地。飛機上大部分的乘客都已經進入夢鄉,只有零星幾位仍撐著眼皮觀賞電影。年輕的空服員中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小姐,其中不乏有幾位興趣比較獨特,在一、兩個小時前,她們之中興起的話題是:經濟艙28排右側的兩個乘客都是男人,他們靠在一起睡得好香甜。

 

  距離起飛已經九個小時過去了,只剩四個小時到達目的地。冰炎睜開雙眼,發現褚冥漾幾乎稱得上是靠在他懷裡睡,也發現自己一點也不討厭這樣的感覺。他設法不動到姿勢地從置物袋裡拿出一本磚頭厚的小說,打開頭頂的小燈,成功得使褚冥漾往他的懷裡蹭了幾下,只為了避開光源。

 

  距離起飛已經十一小時過去了,只剩兩個小時到達目的地。褚冥漾在醒來後一直向他道歉,但說實在他覺得自己是賺到的那一個。當褚冥漾起身要去上廁所的時候,他刻意不把腳併攏,害褚冥漾必須在兩腳之間卡了他的一隻大腿。而在褚冥漾回座時,機長還很配合地晃了一下機身,使得自己被褚冥漾「壁咚」了,自己的手還有了光明正大的藉口扶上褚冥漾的腰。

 

  距離起飛已經十二小時過去了,只剩一個小時到達目的地。冰炎希望這架飛機可以飛得再慢一點,褚冥漾在壁咚他以後就一直不肯跟他說話了。

 

  安全帶燈號熄滅後,他不發一語地解開安全帶,站起來替褚冥漾拿下背包,再伸手拿自己的行李。

  「謝謝。」褚冥漾接過背包,情緒低落地道謝。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情緒外顯的褚冥漾,伸出一隻手,說道:「很高興認識你。」

  他知道自己故做冷淡是很混蛋的行為,但如果他的直覺沒錯的話,褚冥漾在「以後」是不會這麼介意的。褚冥漾呆愣得望著他那隻等在半空中的手,停頓了五秒之久才握上去。

  那張抬頭看向自己的臉欲言又止,最後他只能聽到褚冥漾擠出一句:「我也是。」

  估計褚冥漾會等到乘客都散得差不多才會離開座位吧,他單肩背著電腦包,站在出艙門口,無視門邊止不住微笑不停偷瞄他的年輕空姐,恨透了自己的行為被看穿的感覺,但是當褚冥漾出現時,那些竊笑聲再大,他都不在乎了。

  褚冥漾正在用自己的外套袖子抹去臉頰上滑下的淚水。

  「你都這麼看重每一個旅行夥伴?」他上前擋住了褚冥漾的去路,半打趣的看著褚冥漾震驚的表情,他湊到褚冥漾跟前,問道:「還是我是特別的?」

  「什麼啊……我跟冰炎根本、不熟好嗎……」

  他看著褚冥漾啪搭啪搭掉下的淚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根本不熟又如何,還不是喜歡上了。

  「哭什麼,很醜。」他伸出手,為褚冥漾拭去眼淚,將褚冥漾拎在手上的背包背起,拉著褚冥漾朝走道走去。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人生就是一場旅行。或許他在十三個小時裡,找到了他一生中可以共度一切的旅行夥伴。

 

 

 

 


 

因為正在旅行就來寫個公路三十題ㄅ

原址在這

如果能在回家前寫完........不可能,如果每篇都要這麼長的話更是不可能

十三小時的飛程超痛苦的,坐到都感覺不到腳的存在了←

好啦,因為二更所以不知道可以講些什麼了ryyy

那麼謝謝大家的閱讀我們之後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