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12/25,重發日期2015/8/19

 

 

 

 

 

 

以下為正文~~~

 

 

 

 

 

 

Pocky Day

 

時鐘上的指針轉呀轉,尋找新的目標,下一個被指定的人,會是誰?

一二三四五六七,為時八小時的遊戲,要說出最隱密的真心話語,進行最奇異的大冒險。

時鐘上的指針轉呀轉,尋找新的目標,下一個被指定的人──

 

是你。

 

***

 

難得早起的禮拜六,晨間八點,雙腳輕快地踏在台中市的街道上。十一月的天空有些陰冷,深深吸一口氣,灌入肺部的寒冷空氣不如學院裡的總是舒適清新,甚至稱不上乾淨,但卻讓他備感懷念。

啊,好久沒回來了。

褚冥漾從外套口袋中掏出鑰匙悄悄地打開自家大門,想要給家人們一個措手不及。

「我回來了──」

他等著媽媽拿著鍋鏟風風火火地從廚房奔出擰著他的耳朵問他多久沒回家了,等著坐在沙發上的姐姐用涼涼的、卻又總是關心著他的口吻問候他。

等到的卻是黑暗的玄關與空無一人的房子。

「大家都不在啊……」他無奈地笑了笑,也只能怪自己沒先跟家裡講過要回來吧。

走進客廳打開電燈,屋子裡才染上了一點點溫度的顏色。眼角瞥見客廳桌面上躺了一張紙條,他拿起紙條,同時身體一沉倒在沙發上。

 

『漾漾:

你這個臭小子還知道要回家!

冥玥抽到威尼斯五天四夜兩人同行一人免費的超值豪華旅遊,所以你媽我就跟她去威尼斯了,有回來的話就好好看家,敢熬夜打電動的話要你好看!』

 

署名是媽媽。

老姐是變態!

褚冥漾傻眼地讀著紙條的內容。他姐的運勢果然跟他完全相反──像磁鐵的兩極,她專門吸引幸運的事情,而倒楣的事只會落在他頭上。

算了,反正習慣了。

他打了一個大呵欠,今天特意早起為的就是想和家人共度周末,誰料到家裡竟然沒有人在,根本是白費功夫了。

看著懸掛在電視機後方牆上的時鐘,「才八點半啊……」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若換作平常周末,此時的他可還在大睡特睡呢。

「好冷。」嘀咕了一聲順手拉下沙發椅背上的毛毯翻了身想睡個回籠覺,但卻異常地清醒,怎麼也睡不著。

褚冥漾無奈地坐起身想找點事情做,然而電視頻道一台接著一台迅速掠過眼簾,所謂值得駐足停留的內容卻像是消失了一般,唯有無以名狀的空洞佔滿了心緒。

「啊啊啊啊好無聊!」癱軟在沙發上任由遙控器掉落在地,他像隻蟲似地在沙發上不停蠕動,最終還是拿起了鑰匙決定出門散心。

雖然仍是一個人出門,但是總比獨自悶在家裡好吧?

 

***

 

在自家附近轉轉,躲開三隻想追他的野狗、閃過兩隻差點在他頭上留下排遺物的鴿子,褚冥漾覺得有些疲憊了。

「同學,要不要買一條吃了會死人的口香糖?」

超耳熟的句子。

「要不要來一顆吃了會死人的子彈?」褚冥漾掏出掌心雷,皮笑肉不笑地指著那個用紅色斗篷罩住臉的死矮子。看著小紅帽落荒而逃的模樣,一股哀傷突然湧上心頭。

………他果然被那群火星人同化了啊!!!!全都是學長的錯!!!要不是學長──

「同學,要不要來一根舔了會被咬舌頭的棒棒糖?」就在褚冥漾要腹誹冰炎的時候,一個聲音在他身後響起,聲音的主人換成了一個穿著亞麻色斗篷、同樣看不到臉的矮子。

為什麼穿著斗篷的都是矮子?

……不對這不是重點。

「要不要來一根?」小麻帽手中拿著很大隻的棒棒糖朝著他的臂膀戳,那個綠色怎麼看怎麼奇怪。

「……白川主,你不怕被黑山君發現你在這裡嗎?」他扶著額角頭痛地問,上次是白化症的球魚,上上次是白鴿,聽說之前還有白蟻,下次他甚至要懷疑白鷺鷥是白川主的化身了嗎?

他突然想為黑山君掉兩滴眼淚。

「唉呀,被看出來了,果然是因為帽子太白了嗎?」小麻帽……不,是白川主聳聳肩表現出絲毫不在意的樣子,「你有進步呢,作為獎勵,這個送你吧!」

白川主說完就丟給他一個易開罐大小的玻璃罐,裡頭裝了一隻小小的田螺。

……他要田螺做什麼?

「不要擺出那種表情,」白川主想伸手拍拍他的肩,但無奈還是矮子身高,勉強只能勾到他的背,「每件事情都有好的一面,也會有壞的一面,最重要的是你怎麼看待它。」

「我該怎麼看待一隻田……」褚冥漾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白川主矮小的身影就突然化成了一隻蝴蝶,翩翩飛過他身旁。

他決定徹底忽視那隻出現在十一月的紋白蝶。

低頭看著手中的玻璃罐,裡頭的田螺正在緩慢地爬動,細看之下會發現牠的殼上有精緻繁複的花紋,似乎是很多不同的數字。

他聳聳肩將玻璃罐收進身上的包包內。留著吧,反正時間交際處的主人給的東西通常都是有用處的,再說他也不吃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