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3/2/8,重發日期2015/8/19

 

 

 

 

 

以下為正文~~~

 

 

 

 

 

 

 

冰炎站在沙發後方,靠著椅背看著站在他身旁正無奈著的黑髮少年。從表情就能推斷這笨蛋的思緒,根本不需要什麼竊聽術。

「千冬歲,」他出聲對另一個學弟提問,很清楚大家對於自己的開口感到驚訝,尤其是旁邊那個下巴快掉下來的白癡,「所以你把我們叫過來,是有什麼活動?」

「是這樣的,喵喵想說既然大家都是單身──」原本坐在地毯上的米可蕥跳了起來──完全沒注意到這句話刺傷了多少在場人的心──拍著手說:「我們可以來玩遊戲慶祝一下!」

很滿意地看到直屬學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動起腦袋想著一些亂七八糟、沒有營養的活動,他於是把討論的工作留給其他幾個性子較衝動、已經開始躁動的人。

其實他並不是很介意來這裡會參與到什麼樣的遊戲,提起這個話題,只是希望褚不要再亂想了。

「玩在原世界很流行的一二三木頭人?」阿斯利安率先提議。冰炎原本覺得似乎不錯,但腦中立刻爆出褚冥漾無限驚恐的吶喊:「不要啊啊啊啊啊都幾歲的人了還玩一二三木頭人這一點也不流行啊你們是有多幼稚?!!!!!!」

「吵死了你!」

下一秒褚就被自己打趴在地上了。

「在漾漾家玩尋寶遊戲──」坐在地上的雷多盯著西瑞的頭髮說。

「抓四眼田雞的遊戲──」西瑞翹著腳坐在單人座的沙發上,挑釁地看著帶粗框眼鏡的少年如此說。

「獵殺五色雞的遊戲──」千冬歲從座椅上跳起來,咬著牙回瞪他的眼中釘。

聽著大夥提議出的建議,冰炎看得出褚冥漾的臉越來越黑,一副他家已經被炸毀的表情。視線在褚冥漾身上來回掃射,褚身上似乎有什麼……有趣的東西?

他勾起嘴角,沒想到這個白癡身上會有這種罕見的物品。接著他的主動提議再度震驚了大家。

 

──「玩時間的俄羅斯輪盤?」

 

***

 

時間的俄羅斯輪盤是什麼他從沒聽過。

褚冥漾愣愣地看著冰炎,他深深覺得自家學長一定壞掉了,不然今天怎麼這樣多話,如果不是因為冰炎還會巴自己後腦,他都要懷疑冰炎是不是被外星人掉包了。

不對,學長本來就是火星來的,而且還是火星人王,他差一點就忘了。

「幹!」頭上傳來一陣劇痛,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絕對是紅眼殺人兔打的──他抱著頭在心中哀嚎。

「你叫誰紅眼殺人兔?」

「學長請你當我腦誤。」褚冥漾立刻認錯,以免再被修理得更慘。

耳邊傳來「嗤」的一聲,見冰炎沒有要再打自己的意思,他才戰戰兢兢的放下護著頭的手。

果然哪裡怪怪的。

「冰炎,你有時間嗎?」夏碎從長沙發上轉過來看著冰炎,臉上難得出現興奮的情緒,其他友人也擦掌摩拳,表現出躍躍欲試的態度。

冰炎搖了搖頭,「我沒有,」就在眾人大感失望時,他微側著頭朝褚冥漾點了點,「不過他有。」

「呃……我有什麼?」褚冥漾瞬間就莫名其妙地被二十隻滿心期待的眼睛盯著看,有些不自在的動了動,「人不是我殺的」之類的話差點脫口而出。

「褚,最近有沒有人給你奇怪的東西?」冰炎看著他,「上面可能有數字或是可以代表順序的符號。」

他努力思索了一番,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白川主塞給他的玻璃罐,便匆忙將它找了出來。裡面的田螺精神甚好,在玻璃壁上留下滿滿的爬行痕跡。

「這個嗎?」褚冥漾將玻璃罐交給冰炎,有點驚訝這隻詭異的田螺竟然在短時間內就派上用場了,「這隻田螺到底是什麼?」

冰炎細細看著玻璃罐裡的田螺,牠殼上的花紋刻著細細的數字,共是一到十二。

「十二個人,剛剛好。」冰炎將玻璃罐拋向夏碎並讓大家傳閱,接著對褚冥漾說:「那隻田螺就是『時間』。」

褚冥漾靜默。

一隻田螺是時間,什麼跟什麼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