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3/2/12,重發日期

 

 

 

 

 

 

以下為正文~~~

 

 

 

 

 

 

「學弟,你這樣跟漾漾解釋他是聽不懂的,」阿利笑著對冰炎說,後者只是聳了聳肩,拿出一隻粉筆開始在他家客廳桌上畫陣法。」

阿利指揮大家將客廳桌子清乾淨,並旋開玻璃罐的蓋子,輕輕地把田螺抓出來放在桌上,接著向他說:「『時間』只是這種遊戲的名字,並沒有特別代表什麼,只因為遊戲轉盤上面的十二個刻度和時鐘雷同,所以才稱呼這種遊戲為『時間』。」

「………」這樣講也沒有比較懂啊,阿利學長。

「漾漾不懂沒關係,」阿利看出他臉上的尷尬,親切地笑了笑,「這種遊戲如果沒有親自看過玩過,光用講的是很難理解的。」

「所以漾漾等一下跟著我們一起玩就對囉!」喵喵高舉著雙手,看起來十分的雀躍,「萊恩也沒有玩過對吧?」

差點融入客廳背景的萊恩默默地浮出,搖了搖頭,然後又默默地消失。

褚冥漾感動地看著萊恩隱隱約約的輪廓。大家看起來都經驗充足的樣子,他以為又是只有自己像個局外人,但原來他不是唯一一個。

「『時間』呢,真懷念啊,」夏碎看著在清空的桌面上緩慢爬行的田螺,若有所思地笑了,「上次玩的時候冰炎被──」

「夏碎!」話還沒說完,就被紅著耳根的冰炎怒聲打斷。

褚冥漾雙眼在兩位學長之間轉來轉去,一位看起來滿臉氣憤和尷尬,手中的粉筆險些要折斷,另一位則是散發著黑氣,笑容滿面,但兩位都沒有再開口說話。

好可惜,他真的很想知道學長上次玩這種遊戲時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我們也沒有玩過這種遊戲呢!」方才一直在和五色雞頭大眼瞪小眼的雷多突然拉著伊多和雅多,興奮地說:「不過我們自從小時候聽過後就一直很想玩,對不對?」語畢還轉頭回去問自己的雙生兄弟。

「嗯,」雅多沒有像雷多那麼激動,但看起來還是比平常開心了一點,「很期待。」

「本小姐也沒有玩過。」莉莉亞坐在喵喵旁邊,心不甘情不願地開口。

褚冥漾皺了皺眉,沒玩過的人不只他和萊恩?如果這種遊戲真如大家口中所說那樣受歡迎的話,為什麼玩過的人沒有想像中的多,頻率也沒有那麼高?他向伊多提出疑問,也如願得到了答案。

伊多指著在桌上畫陣法的冰炎,說道:「如你所見,這個遊戲的陣法有點複雜,並沒有很多人會特地去記。陣法畫不好的話,遊戲本身也會發生危險。」

喔,所以是由最安全的學長來畫,他懂了。

「而且這個遊戲一定要十二個人才能玩,」伊多溫和地看著他,「雅多和雷多……不太會收到其他孩子的邀請。」

五色雞頭大爺樣的翹著腳,故意刺激莉莉亞:「該不會妳沒玩過也是這個原因?沒人找妳玩?」

「才不是!」莉莉亞激動地回應,「是本小姐不屑和低賤的平民一起玩遊戲!」

「那妳現在是在幹嘛?」五色雞頭持續挑釁。

「你──!」

褚冥漾看著幾乎要吵起來的人,開始後悔向伊多提出這個問題,他好像在無意中戳到了不少人的痛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