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3/2/17,重發日期2015/8/19

 

 

 

 

 

 

以下為正文~~~

 

 

 

 

 

 

桌上畫了一個優雅的陣法,不是很大,但花紋之繁複卻讓褚冥漾立刻了解為什麼一般人不會想要記住它。

陣法中心留出一個約光碟片大的圓形空白,圓形四周描繪了細緻的紋路與錯綜的線條,組合成十幾公分寬的華美邊框,細看只會感到眼花。邊框外圍圍繞著十二個大小一樣的圓圈,圈內用筆法複雜繁瑣羅馬數字標出一到十二。

只有學長這種龜毛到了極點的人才有辦法把細節全部背下來吧。

「褚,我不介意把你也變成一隻田螺。」褚冥漾才剛在心中發表感想,馬上就被冷冷地威脅,只好立刻道歉認錯。

「學弟你也不要再欺負漾漾了,」阿利笑著拯救了他,並要大家各自在一到十二內選一個喜歡的數字,然後把田螺放在陣法中心的空白部分。「只差一步就能完成了。」

褚冥漾想了想,決定選擇數字「七」。七向來都是幸運的象徵,就姑且讓他寄望這個選擇將保全自己吧。

就在他站定之後,右邊突然傳來一聲嘲笑,他不滿地抬起頭,對上選擇六那人的視線——不高興可以不要站在他旁邊啊!

彆扭地將頭扭開,卻又著實無法否認,冰炎就站在自己身旁這點的確讓人心安不少。

在阿利的指示下,十二個人全圍到了桌旁。褚冥漾左右張望,每一個人都聚精會神地盯著田螺,這幅景象在他眼中看來有點滑稽,但也不由得感到困惑——大家到底在看什麼?

「褚,」右邊傳來冰炎的聲音,修長的食指指著緩緩爬到陣法中央的田螺,「仔細看。」

田螺爬到正中央後不再動彈,褚冥漾瞪大雙眸,眼睜睜地看著田螺隱沒在桌上。陣法發出陣陣白光,持續幾秒後開始緩慢地轉動。

他身旁的人輕聲道:「遊戲啟動。」

聲音一落下,陣法便從桌上浮起,旋轉得越來越快。純潔的白光漸漸變成詭譎的紅,最後只剩下一片高速旋轉的光影。

「學長……」褚冥漾看著一片紅光,越發感到頭暈,四周的景物彷彿也開始晃動,一切都變得模糊。

「褚?」冰炎的聲音好遙遠。撇去紅色,他什麼也看不見。

「好暈……」眼前一黑,身子一軟,褚冥漾來不及思考便昏了過去,只依稀感覺自己落入了一個懷抱中。

 

那是一雙穩穩接住他、有著好聞的冷冷香味的臂彎。

 

***

 

叫喚聲在他周圍此起彼落,或遠或近,似有若無,只有一個人的聲音特別清晰,不知為何竟使他想立刻趕到那人身邊,回應他。

 

「──褚!」

雙眼猛然睜開,有張臉靠得好近好近,褚冥漾一瞬間被那雙紅色的眼嚇傻了,立刻伸手用盡全身的力氣把那張臉推開。

「媽呀有鬼!」來不及思考,他很肯定會讓自己後悔不已的話已經脫口而出了。

「我靠!」冰炎臉上擔憂的神色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鄙視與憤怒,儼然成了真正的惡鬼,伸出手如惡鬼般毫不留情地往他頭上打下去。

「好痛啊……」褚冥漾哀嚎,四周傳來許多訕笑聲以及鬆了口氣的嘆息,他被站在一旁已久的千冬歲和喵喵從黑色的地上拉起,其他人也圍在他身邊關心他是否安好。

敢情他剛剛是很丟臉地昏倒在冰炎懷裡了,好想死。

等等,黑色的地面?

「……我們在哪?」

「我們在遊戲中喔!」喵喵在一旁用著開心的語氣回答,「漾漾在進入遊戲的時候昏過去了,害大家好擔心呢!」

「是啊,冰炎還一直抱著你,不讓任何人靠──」

「夏碎!」冰炎今日二度打斷搭檔未盡的話語,但後者似乎也不大介意自己被打斷,反而帶著一臉惡作劇成功的腹黑笑容。

「我不太了解漾漾為什麼會昏倒,一般來說啟動遊戲是不會發生這種狀況的。」千冬歲皺了皺眉,更何況啟動遊戲的人可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黑袍,不應該發生任何錯誤。

但褚冥漾幾乎沒有聽見兩位學長曖昧的對話以及有人困惑的發言,只是一臉呆愣地環顧他們所在之處。

眾人站立在一個巨大俄羅斯輪盤之上,背景則是無邊的黑。

「歡迎進入遊戲,漾漾。」女性友人笑得燦爛,他卻只感到毛骨悚然,「遊戲規則很簡單,就把它想成原世界的真心話大冒險就好了,輪盤給的題目一定要達成,不然後果自負喔!」

先不討論為什麼喵喵會知道「真心話大冒險」這個遊戲,以他的經驗來說,那個後果一定很可怕,非常、非常可怕。

現在退出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

 

輪盤就像一個大時鐘,十二個刻度代表十二個人,輪盤中央有一個圓形的水池,裡面的液體漆黑如墨,液面像鏡子一樣平滑。褚冥漾站在標有刻度七的位置上,故作冷靜地看著輪盤的正中心道:「那個水池有什麼功能?」

不對,應該是要問那個水池在那裡做什麼,而不是有什麼功能吧?!俄羅斯輪盤上出現如此詭異的水池應該嗎?!

其實他心中很想這樣吶喊。

「那個是遊戲發出指示和做出選擇的液面,就是剛剛那隻田螺的靈體,」冰炎嫌他腦子吵地瞪了他一眼後回答,「不要欺騙它或不尊重它,一旦進入這個遊戲後它就對我們每一個人瞭若指掌,別想隱瞞任何事。」

總而言之就是不要讓田螺感到不爽就對了,他了解了。「那如果它不高興了呢?」水池裡會爬出一大堆田螺嗎?

「差不多。」冰炎說。

好可怕的遊戲。

他真的不能退出嗎?

「遊戲時間是八小時,進入遊戲以後誰都不能離開,直到遊戲結束。」涼涼的回答斬斷了他最後一點希望,「硬要離開的話會被水池吞掉。」

也就是進到田螺的肚子裡吧?田螺不是應該是素食主義者嗎?!牠們生活在田裡面耶!

「褚,你好吵。」冰炎揉著太陽穴,滿臉疲憊卻難得沒有出手打他,看來是受夠了他腦中的思想爆走,「還有田螺吃田裡的水藻,是吃素的沒錯,但是我相信如果我現在就把你丟進水池裡,牠們一定還是會欣然接受。」

──對不起我不應該亂想的我馬上閉腦請不要把我丟去餵田螺謝謝。

在他和學長交談的同時其他人也依照自己選擇的數字就位了,按照順序排下來,一到十二分別是伊多、雅多、雷多、五色雞頭、夏碎學長、學長、他自己、阿利學長、喵喵、千冬歲、萊恩和莉莉亞。

水池在所有人都準備好後開始發出淡淡的藍光,雖然無風表面卻起了漣漪,一支讓褚冥漾立刻聯想到時針的指針浮現在水面上,開始滴溜溜地轉動,準備指向第一個被選中的人。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十點,遊戲正式開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