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3/4/16,重發日期2015/8/19

 

 

 

 

 

 

以下為正文~~~

 

 

 

 

 

 

 

剛開始的幾輪,被指到的人都很配合地做出水池池面浮出的指示,以致褚冥漾幾乎要以為這只是個複雜版的真心話大冒險,但是他在看到西瑞無禮地拒絕水池要他綁公主頭的要求後招致了什麼樣的後果,他便覺得自己太天真了。

「西瑞學弟剛剛不應該拒絕的,」最後水池宣告要西瑞染成黑髮並且綁公主頭時,阿利學長在他旁邊笑著說,「就算拒絕懲罰,沒有正當理由就還是必須履行原本的要求啊。」

「正當理由?」          

細問之下,水池也還是通人情的,真的做不到的指示在向水池求情解釋後還是有機會可以被通融,當然要有能被水池接受的「正當理由」。

西瑞的「本大爺不要」顯然不在正當理由的範圍內。

他從來沒有看過五色雞頭黑髮綁公主頭的樣子,真是太精采了。

他原本以為五色雞頭會當場砸了遊戲,但沒想到他一句「男子漢身在江湖敢做敢當」就把頭髮染黑還自己綁了公主頭,完全不拖泥帶水。

「五……西瑞,」他有點困惑地開口,「既然你之後還是完成了遊戲的要求,為什麼當初不照做?」

「哼,」被整得很慘的某隻雞牙癢癢地笑著,「本大爺沒想到它連羅耶伊亞家族的人都敢動,看我出去以後不殺了它全家──」

他還以為五色──噢不,現在是黑色雞頭──學乖了,原來還是沒有啊。

「雅多,你看西瑞的頭髮!」這時另一個人哀嚎得彷彿被染頭髮的是自己,即使自己的同胞兄弟無法認同自己的審美觀,他還是忍不住抓著他抱怨:「那麼美的藝術品被搞成這樣!我不能接──」

「幹!出去就會變回來了啦!吵屁喔!」西瑞打斷雷多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控訴,滿臉怒容地大吼。

雷多聽到後立刻收起眼淚眼巴巴地望著他,「那出去以後你會告訴我你頭髮的秘訣嗎?」

回應雷多的是一記中指,但大夥兒都看得出來他好像並不是那麼介意那不雅的手勢。

「啊,下一個人是冰炎學長。」千冬歲冷靜的聲音故意在西瑞要繼續發言的時候響起,十二雙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水池,等著看水池給冰炎下的指令是什麼。

當由銀白色的字寫成的題目浮現在水面上時,褚冥漾發誓他可以在自家學長的額頭上看到一根根跳動的青筋。

題目是:大冒險,穿女裝,直到指針下一次指到你。

然後一襲粉紅色連身澎澎裙以及成套的粉色娃娃鞋很貼心地浮現在池面上。

 

***

 

隨著時間的進展,褚冥漾發現水池下達的指令玩得越來越大。除了地點不再只限制在輪盤上,而是會換到原世界的場景以外,有的指令更像是為了應景、想搓合情侶而提出的。問題是他們十二個人裡面除了喵喵和莉莉亞以外,剩下的都是男性,但遊戲似乎不怎麼在乎性別的問題,指令照出,他們也只好照做。

於是這就造成了各種尷尬的局面。

「失禮了。」伊多笑著看向阿利,似乎邀請別人和他銬著手在台北信義區走上十分鐘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小事。

「一點也不。」更可怕的是被邀請的人也一臉溫和地回笑,主動拿起浮在池面上的手銬將自己和伊多銬在一起,然後兩人一起踏入水池被傳送到台北市最繁華的地點之一。

剩下的人便圍在水池旁,邊看水池「實況」邊笑到在地上打滾。

不得不說,路人們的表情一個比一個還要精彩。

十分鐘過後,數字一和數字八的玩家被水池接了回來,兩人臉上的笑容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是更加燦爛,燦爛到其他人即使忍著快要痛死的肚子也要止住大笑。

再笑一定會出事的啊,褚冥漾在心中暗想。

也許是因為他選擇了幸運數字七的原因,水池給他的指示並不是很困難,提出的問題也很輕鬆,不會令人感到窘迫。

「啊,換萊恩了!」就在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下一個題目會是什麼,被指到的倒楣鬼又是誰時,喵喵指著水池,興奮地念出題目:「『大冒險,親下一個順位玩家的臉頰,並與他十指緊緊交扣直到指針下一次指到你』……」

喵喵越念越小聲,然後目光和大家一樣緩緩從數字十一的萊恩移到下一個順位,數字十二的莉莉亞。

西瑞非常適時地吹了聲口哨劃破寂靜,然後眾人開始極度無良地大笑,不停慫恿萊恩,千冬歲還拍了拍他的肩,要他溫柔一點。

萊恩很顯然受到了刺激,但卻沒有紮起馬尾露出氣勢萬分的樣子,只是點了點頭,默默走到雙頰紅得和蘋果一樣的少女旁,輕輕地在她臉上吻了一下,然後毫不遲疑地緊緊牽起她的手。莉莉亞竟也沒有趾高氣昂地拒絕或抗議,頭低低垂著,任由萊恩握住她的手,緋紅的臉頰帶上一抹害羞的微笑,看來是頗為高興的。

──天啊,有夠閃的。

褚冥漾與大家一同笑看友人略帶窘迫的舉止,同時這麼想著,沒有意識到冰炎已盯著他看了許久,直到他出聲喊他。

「不喜歡?」冰炎雙手環胸,盯著他看的眼神有些古怪,不停地閃爍,似乎有事卻不肯說出來一樣。

「咦?」褚冥漾遲疑地抓了抓頭,不太確定對方想說什麼,「也不是不喜歡,如果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會害羞的吧,不管是哪一方……」不對,學長問他這個幹嘛?

冰炎持續看了他好長一段時間,看得他腳底都發麻了卻又什麼也沒說,最後才輕聲說了一句「沒事。」然後轉頭回去盯著水池看。

學長今天真的很奇怪。

褚冥漾偷偷看著冰炎的側臉,不知道為何,他心中就是有一種學長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遊戲上的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