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4/4/17,重發日期2015/8/19

 

 

 

 

 

 

以下為正文~~~

 

 

 

 

 

 

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三點二十三分,遊戲已經過了將近一半,褚冥漾不停看著有些人因為不願意服從指令而被處罰,成為大家的笑柄,也有人藉著小聰明耍賴,想出奇奇怪怪的理由逃避執行指令。然而或許是因為自己比其他人還要疑神疑鬼,他發現遊戲中的題目變得越來越詭異。

最初的時候,遊戲給的不過是一些讓人出糗的指令,但到了後來,出現越來越多刺探人心的題目。

 

遊戲變得怪怪的。

 

「漾漾,你怎麼心不在焉的?」喵喵拍了拍他的背喚他回神,指著不肯說出真心話正在接受懲罰的阿利,「你不一起嘲笑要被剪馬尾的阿利學長嗎?」

「噗──!」他果然已經被那群火星人同化了,明知道這是非常沒有道德的行為,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阿利學長為什麼被懲罰?」

「因為他不肯說出他喜歡誰。」千冬歲冷靜地看著嬉鬧中的眾人,「他說他喜歡的人還不知道,所以不能講。」

「水池因為這種理由饒過阿利學長嗎?」褚冥漾失笑,不想說出真心話的理由可真是容易想啊!

千冬歲還來不及回答,喵喵便雙眼發光地說水池對冰炎出了一個千冬歲會很感興趣的題目。

「『大冒險,去台中市想辦法弄到一打Pocky回來請每一個人吃,做不到就說出你心中最大的秘密。』」

「千冬歲……水池有辦法知道你買了台中所有的Pocky嗎?」褚冥漾在看到題目後遲疑地問,千冬歲倒是很老實地笑了。

「漾漾你在說什麼啊?冰炎學長應該跟你解釋過了吧,水池知道我們的所作所為啊,」千冬歲推了推眼鏡,肯定地說,「它當然知道囉。」

……故意的!水池絕對是故意的!

很快地,冰炎就被水池傳送到台中市區,剩下的人圍在水池旁邊看冰炎在原世界的舉動。除了自己、千冬歲、喵喵和萊恩以外,並沒有人知道全中部的Pocky已經被某個深謀遠慮的商人買走了。

冰炎一連去了好些地方,都沒有買到水池指定的商品,即使沒有說出來,大家也漸漸明瞭Pocky是買不到了。他人都在等著瞧冰炎會如何反應,褚冥漾則開始感到焦慮。

「千冬歲……」看到在次看到商店中的店員向冰炎搖頭道歉後,他終於忍不住轉向友人開口求救,「可以──」

話還沒說完,一個塑膠袋便出現在他眼前,他從一臉神秘的千冬歲手中接過打開一看,發現裡面裝著十幾包Pocky

「漾漾要去幫冰炎學長對吧?」千冬歲朝他眨了眨眼,一抹笑容攀上他的嘴角,「從你的表情就看出來了,快點去吧!」

他感激地向千冬歲道謝後轉頭看向水池,水面依然正在轉播冰炎的處境,褚冥漾拿著一袋餅乾棒站在池邊,手足無措。

現在要怎麼辦?把整袋Pocky丟到水中嗎?還是要對水池開口說話?

但在他想清楚之前,池子裡的水突然滾動起來,沒有人料到會有這種事發生,忙都驚叫著向後退了好幾大步。

池水高漲,朝他撲了過來。褚冥漾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水池捲了進去。

 

***

 

「歡迎光臨您好,關東煮買四送一──」

耳熟的招呼聲傳來,褚冥漾一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站在熟悉得不得了的便利商店門口,眼前的自動門大開等著他踏入。他尷尬地看著幾步之外的冰炎,那愣住的面孔讓他有點想笑。

「嗨學長。」

「嗨你個大頭!」冰炎很快就收回驚訝的表情,明知道他們現在的一舉一動肯定被一干友人瞪著雙眼瞧得仔細,還是狠狠地在他額頭上連續彈了好幾下,「你在這裡做什麼?」

「好心沒好報,不打我換彈我額頭,學長你真的好兇……」褚冥漾捂著額頭含淚舉起手上的塑膠袋,接著又補上一句,「學長你這樣店員都要嚇死了啦。」

冰炎朝身後瞥了一眼,同時順手拿走塑膠袋,原本還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的店員被兇狠地瞪了一下以後,立刻鑽到櫃檯下,裝作什麼事也不知道。

「囉嗦。」冰炎一邊說著一邊打開塑膠袋,一看清楚袋子裡面裝的是什麼後又愣了一下,「你為什麼會有這些?」

「這個嗎……有點說來話長……」褚冥漾乾笑了幾聲,不想要解釋其實之所以買不到Pocky都是千冬歲搞的鬼,「總之Pocky也有了,學長你快點收下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他以為冰炎會因為他不說出實話而打他或是踹他,但沒料到冰炎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看著他,沒有其他舉動。

「褚,為什麼要幫我?」

冰炎看著他的眼神有了些轉變,似乎動搖了什麼,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和冰炎僵持。

「學長明明就知道,幹嘛還要再問一遍。」他低著頭躲避他的視線,悶悶地說了一句。

如果水池的指令沒有被完成,冰炎最大的秘密會被大家知道的,他並不知道冰炎心中最大的秘密是什麼,但是無非是很重要的事物,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這種事情發生。

偶爾一次,由他來守護冰炎──如此的想法毫無預警地竄出,他驚慌抬頭,不確定冰炎有沒有聽見,但眼前的人早已轉過身,從背影看來,並無異樣。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還好,沒有被聽到。

「其實現在……」冰炎回過頭,嘴唇動了動,褚冥漾沒有聽清楚他到底說了什麼,正要問,冰炎很快地又轉回去提高聲音:「算了,回去吧。」

話一說完,水流的聲音從遠處湧了過來,一轉眼,他們又回到俄羅斯輪盤上,看著友人們的笑臉,回到遊戲中。

「……學長,你剛剛,是說什麼?」兩人站在水池中央,褚冥漾看著冰炎熟悉而陌生的側臉。他所認識的冰炎不是會這樣故作玄虛,把話說一半就走掉的人。

「褚,我要你想想一句話,」冰炎將手中的塑膠帶拋給等候已久的友人們,依然沒有看向他,「『沒有必要對不喜歡的人溫柔』。」

「沒有必要──」他無聲地重複,看著冰炎的背影,一抹苦澀攀上他的嘴角。

 

學長的言下之意,是他多管事了吧。

 

 

「──其實現在,我心中最大的秘密就算被所有人知道,也沒有關係了。

 

──只因為,就是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