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1/19,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冰炎皺著眉看著床上的人,滿臉寫著不屑。
  「我以為笨蛋不會感冒。」
  ”……真是對不起啊讓你失望了。”褚冥漾欲哭無淚,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吐槽,”一回來第一件事情竟然就是罵我笨蛋,分手好了……啊!完了!學長會聽到──”
  褚冥漾抬眼看向冰炎,後者正掛著一股邪魅的笑,緩緩的朝他靠近,俯趴在他身上。
  「......誰說要分手?」冰炎的唇靠在褚冥漾的側臉,呼出的熱氣噴灑在他的耳殼上,引起臉上一片潮紅。
  「對不起學長我錯了!」褚冥漾伸出手護住自己的耳朵,另一手抵住冰炎的肩膀,阻止他的靠近。
  冰炎『嘖』了一下,重新直起身看著褚冥漾,「你找提爾看過了嗎?」
  「呃…還沒……」褚冥漾別開臉,心虛的說。
  額上的眉痕又更加重了一點,當冰炎正要問為什麼時,他忽然捕捉到傻戀人的想法──
  『提爾 = 醫生 = 吃藥』
  「……」
  「……」
  「幹! 給我去醫療班!」
  ***
  「褚小朋友,你感冒還沒有很嚴重,只要有乖乖按時吃藥之後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礙。」提爾翻了翻診療板,輕鬆的說。
  “…重點就是我不想吃藥啊!!” 褚冥漾撇了撇嘴角,不甘心的看向冰炎,後者在一連串”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的腦波攻擊下老大不爽的開口,「……一定要吃嗎?」
  「咦,小朋友你不敢吃藥嗎?」提爾摸了摸褚冥漾的臉頰,表示安慰,但馬上就被臉臭的發黑的冰炎用力拍掉。
  「問問題就問問題,幹什麼動手動腳的!」冰炎一邊說,一邊將褚冥漾往懷裡帶。
  「什麼嘛,我只是想要幫他量體溫……好啦好啦,佔有慾真強……」提爾嘀咕著,然後站直身體,「回歸正題,漾漾你不敢吃藥嗎?」
  褚冥漾皺著一張臉,艱難的開口:「因為很苦……」
  提爾點點頭,說:「這樣啊,可是吃藥是一定要的喔,小朋友你得的是一種正在流行的感冒,只有少數的種族不會得,那如果要痊癒的話就還是要多喝水、準時吃藥喔~」
  「喔……」褚冥漾在冰炎懷裡悶悶不樂的回答,其實他也不是真的很不舒服,只不過是頭暈了點罷了,真的有那麼嚴重嗎?而且聽那隻蓬毛獅王說,感冒的症狀會有連續發高燒,但他也沒有啊……
  「頭暈就快點回去睡覺。」冰炎把他推往床上,替他蓋上被子。
  「喔好……」咦不對,他們什麼時候回到黑館了?!
  「在你還在腦殘的時候。」冰炎用嘲諷的語氣對他說,但還是很溫柔的輕撫的他的頭髮,然後轉身走出房間。
  褚冥漾不安的躺在床上望著冰炎的背影,精緻的眉宇間透漏著不難察覺的焦躁,平常的他是不會留住戀人的……但生病的他總可以耍一點小特權吧?
  「你要去哪?」褚冥漾嘟了嘟嘴,用著明顯不開心的語氣叫住冰炎,希望他可以留下來陪自己。
  冰炎轉頭、看著他,一整束銀白色的髮絲在空中劃出一道絢麗的弧線,冰炎若有所思的望著他,紅色的眼睛好像帶了點不明的幽默,然後他挑起了一個令他臉紅心跳的笑,冰炎走回他床邊彎下腰,在他耳邊輕輕吐出一句話──
  「去幫你倒水讓你吃藥啊。」
  ──去你的還我心動來啊你出去然後不要回來我也不會介意的,真的!!!
  ***
  黑館大廳內,某黑髮妖師和某混血精靈正陷入難得的僵持。
  之所以說難得是因為褚冥漾是出奇的怕冰炎,而現在居然卻和冰炎玩著大眼瞪小眼的遊戲,不知情的人大概會以為褚冥漾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才敢跟冰炎抗爭,但是真正了解內情的人在路過兩人的時候,眼神都會默默的飄向桌上的一杯水和一個小紙包,默默的移開視線之後再默默的加快腳步離開,以免被某半精靈充滿殺氣的雙眼瞪死。
  「……吃掉。」冰炎咬著牙開口,滿額的青筋顯示出他的耐性已經消耗的所剩無幾,他花了幾乎一整個下午要褚冥漾吃掉午飯後就該服下的藥,但現在已經幾乎接近傍晚了,桌上的水杯卻還是無人動過。
  褚冥漾窩在沙發的角落猛搖頭,雖然這樣的動作讓他頭更暈,但他還是賴在沙發上,死活不肯起來;他就是不吃藥,冰炎也拿他沒辦法。
  冰炎緊緊盯著褚冥漾,想要用凶狠的眼神逼他就範,沒料到褚冥漾竟然別過頭閉上眼睛,所幸給他來個『眼不見為淨』。
  「碰!」冰炎憤怒的用力搥了桌子,發出的巨大聲響嚇傻了褚冥漾,但他不感到一丁點愧疚,然後他第N次重複了同一句話。
  「吃掉。」
  褚冥漾知道冰炎是真的生氣了,他心底也不好受,但是他是真的不想吃,尤其是藥丸……
  所以他抿了抿唇,還是沒有做出其他反應。
  冰炎冷冷的看著褚冥漾,他要他吃藥是為了他好,如果褚冥漾自己不在乎的話,那他也不想管了。
  「隨便你。」冰炎起身,踏入剛丟下的傳送陣,離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惠
  • 超好看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