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1/30,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睜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如往常清靜的白園,只不過……
  「亞殿下看起來有點焦躁,是否有這個榮幸請年輕的學生加入我們小小的聚會?」年長的白精靈笑著一臉無害的笑容說。
  「嗨小亞,你讓漾漾小朋友把藥吃掉了沒呀?」蓬毛獅王笑著一臉欠揍的笑容說。
  他一定是瞎了眼或是神經錯亂了才會看到賽塔和提爾在白園裏喝茶,這兩個人是最不可能混在一起喝茶聊天的吧,難道安因就沒有任何表示嗎?……
  啊,賽塔前些日子好像跟安因起了點爭執,所以兩人現在是在冷戰嗎?
  「……」冰炎扶住自己的額頭,到底什麼時候他開始變的跟褚冥漾一樣腦殘了,真是沒救了……想到褚冥漾,冰炎的臉又黑了一大截,然後一語不發的一屁股坐在草坪上。
  「喔喔,想必是還沒吧?」提爾在冰炎坐下的瞬間移動到他旁邊,手還很自然的搭到他肩上,「原來這世上也有我們偉大的冰炎殿下做不到的事啊……不對,是只有碰到有關漾漾的事冰炎你全都沒折吧,這正所謂一物剋一物……啊痛痛痛痛痛──」爲了自己差一點就要被冰炎扭斷的手,提爾連忙想把手從冰炎肩上拿開,可是卻還是被冰炎迅雷不及掩耳狠狠的過肩摔了。
  「賽塔,不好意思。」在爽快的將所有怒氣發洩在提爾身上後,冰炎向賽塔點了點頭。「哎呀,年輕真好呢。」而後者仍依然笑的有如沐春中遜爛的陽光一樣溫暖。
  「所以說,」提爾毫髮無傷的從地上爬起來,繼續他未完的話題,但是語氣中卻少了剛剛開玩笑的口吻,「漾漾沒吃他的藥?」眼看冰炎僵硬的搖了搖頭,提爾的眉瞬間皺起來,說:「你沒有逼他吃嗎?我以為你最擅長的就是揍……」
  「揍了,也巴了,他不吃。」冰炎口氣不好的打斷他的話,難道他會不知道該如何逼他的小妖師乖乖聽他的話嗎?但這次褚冥漾不管怎麼說就是不聽,所有脅迫利誘通通用上場了,但褚冥漾竟寧願放棄一整個禮拜的蛋糕也不願意吃那幾顆小藥丸。
  塞塔聽了冰炎的話,輕輕搖了頭表示反對,「亞殿下,要一個人做到你要他做的事,有時候威脅是沒有用的,我相信漾漾只是需要多一點點你的溫柔罷了。」語畢還對他溫柔的笑了笑。
  「冰炎,」還反應不過來,提爾又叫了他的名字,「你現在最好去看看漾漾小朋友。」
  冰炎挑了下眉,「為什麼?」
  「我不是說過有吃藥就不會很嚴重嗎?」提爾的語氣有點憂心,冰炎的臉色越聽,變的也越難看,「相反的,只要沒吃藥,他就會馬上發高燒,而且不吃是絕對不會退燒的。你離開的時候難道沒檢查一下?」
  難怪褚的臉上會有紅暈!聽到最後冰炎臉黑到一個極至,乾脆直接丟傳送陣走人。
  ***
  「唔嗯……」褚冥漾皺著一張臉,胸口難受的很,腦袋漲的跟什麼一樣,視線一片模糊。但突然一個冰涼的觸感撫上他的臉頰,較低的溫度稍稍的減輕了他的不適感。一片銀色在他眼前潑散開來,中間還帶著一點點絕配的紅色。褚冥漾艱難的舉起手朝那片色彩伸去,卻被一支微冷的手輕柔的握住。
  「……學長?」褚冥漾掙扎著坐起身,隨後被一陣暈眩感給襲擊,但他顧不得那麼多,連忙虛弱的開口:「學長、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氣,可是我真的…」
  「乖,先躺下。」冰炎搖搖頭捂住褚冥漾的嘴不讓他說話,然後重新讓他躺回床上,之後便用額輕輕抵住他的額,「很不舒服嗎?」柔光四溢的紅眼睛注視著他,看不出一點生氣的跡象。
  褚冥漾瞪大眼睛盯著他看,滿臉驚嚇的樣子。
  「學長,你壞掉了嗎?」到底為什麼紅眼殺人兔會變的那麼溫柔?
  「……唉。」
  「咦咦咦──?!」冰炎聽了他腦殘的話竟然沒有巴他反而還嘆了一口氣?生病的人到底是他還是冰炎──
  「褚,你在發燒,不要逼我揍你。」冰炎趴在他床邊,輕輕的說。
  「……喔。」啊,是學長沒錯。
  「褚。」
  「嗯?」
  「對不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