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1/30,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诶诶诶诶诶诶───???!!!!」冰炎堂堂一個兩國的王子,居然跟他道歉?!夠了,他可是病人,可不可以不要再給他打擊了啊──
  「褚,」冰炎強忍著巴爆他的頭的意念,等了一段時間後,看著冷靜下來的褚冥漾,用手慢慢的摸了摸他發燙的面頰,「吃藥吧?你發燒,我會心疼。」
  靠,平時要他講一兩句情話像是要他的肉一樣,偏偏在褚冥漾生病的時候才用這種甜死人不償命的話來哄他,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不要啦……」
  雖然說回話依然是負面的,但冰炎聽的出來褚冥漾內心已經動搖了,心中不免再次感嘆,果然按照那隻腹黑到了極點的精靈所說的去做是對的,可是到了這種時候,冰炎卻又吃起醋來,賽塔居然比他還了解褚冥漾?他就要來看看到底褚冥漾的戀人是誰。
  冰炎挑起了一邊嘴角,笑著深深的凝視褚冥漾,用不可拒絕…不,是讓人失神到忘了拒絕的語氣開口了。
  「我、餵你。」
  說完就把早已放在床邊的小藥包打開,將一顆膠囊和一口水含入嘴裏,二話不說的朝褚冥漾因驚訝而半開啟的小嘴吻下去。
  「唔!!......」毫無預警的褚冥漾只感覺到冰炎的舌如往常一樣霸道的侵入他的口腔,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有一顆小膠囊和水跟著那紅舌一起進到他嘴裏,等到水幾乎佔據他的口腔時,本能的,他就將兩人的口水和那顆藥丸一起「咕嚕」的吞了下去。
  冰炎察覺到他已經成功的讓褚冥漾吃掉第一顆藥丸,便滿意的退開來,接著又輕輕的在他嘴上啄了一下,「獎勵。」他笑說。
  然後在褚冥漾還來不及做出任何抗議時,又咬著第二顆,吻上。
  「不…嗯!!」這次,褚冥漾掙扎著要把冰炎的舌頭從自己嘴裏推出,但冰炎高超的吻技在此刻卻派上了用場,每每當他對上冰炎時,不是被閃躲開來就是被捲著共舞,於是第二顆藥丸的結局也是「咕嚕」一聲,吞下,兩顆前前後後花不到十五秒,到了最後,褚冥漾甚至不想反抗了,完全任由他擺佈。
  最後一顆,冰炎含進去後對藥的味道挑了挑眉,不苦,甚至可以說有淡淡的甜味,和前兩顆藥丸的苦味相差甚遠,但卻讓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而就在他重新吻上褚冥漾後,他的疑惑得到了解答,在他強迫褚冥漾服下最後一顆藥之後,他對褚冥漾笑了一下。
  「褚,你知道最後一顆藥的功效嗎?那是鳳凰族特有的一種藥草提煉而成的。」他爬上床,兩手架在褚冥漾的身子的兩側,將他的戀人儼實的籠罩在身下,銀色長髮如瀑布般垂在兩人頰旁,宛如一張唯美的圖畫。
  「不知道。」褚冥漾對兩人這樣的姿勢感到些許害羞,而他才剛被強吻數次,心中對那個藥丸一點興趣也沒有,搖了搖頭後便偏過去不願意看向冰炎;後者則把褚冥漾這種生悶氣的行為視為嬌羞,忍不住輕笑了一聲,然後俯首在褚冥漾微微泛紅的耳邊。
  「對人類有消炎止痛的功能,」褚冥漾聽到冰炎充滿磁性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後便發現變成是自己趴在冰炎身上,然後抱著他的人又再次開口。
  「對獸王族是,催、情、用。」
  ……他還一直在嘗試去忽略抵在他股間那火熱的東西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