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2/16,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嗚……」空虛的感覺更加討厭,褚冥漾忍不住哭出了聲音,翻過身仰躺著,雙手伸向冰炎、神志完全被蠱惑著的開口:「求你、學長…求你進來……」
  「…乖,這就給你了。」冰炎拉過褚冥漾的手放置在床單上,要他抓著床單,然後手撫過光潔的大腿,將褚冥漾的臀部托高對準自己的分身,挺進。
  「啊啊啊!......」比手指更粗大更火熱的柱體用力的打進了褚冥漾體內,窄小的花穴吞下如此龐然大物後不停的縮緊,使兩人的快感都加倍。而當冰炎開始進行前後的活塞運動後,兩人更深深感到和彼此的契合,不管是在肉體上還是心靈上……都是完全的吻合。
  t
  「哼嗯!學長、啊啊!……不要……」每一次的進入,都會引發褚冥漾的嬌喊,一聲比一聲還要媚,他的雙手也不停揪著床單,卻紓解不了從尾椎一波波傳上來的快感。
  「褚…你好溫暖……」冰炎用力的頂入,一邊再次讚嘆懷中少年柔軟的身子,「褚,我很喜歡,你的主動……」
  而褚冥漾也只能淌下歡愉的眼淚,繼續令人臉紅心跳的嬌吟,他從未想過自己會發出如此令人感到可恥的呻吟,但冰炎疼愛的動作使他拋開一切倫理道德,只能向下沉淪。
  房內散發出一股淫糜的氣氛,兩人交合的地方濕成一片,凌亂的被褥染上一片片水漬,分不清到底是誰的體液。
  少年帶著濃濃哭腔的呻吟、喘息著叫著自己的名字,墨黑的眼中還帶著充滿激情以及慾望的淚水。
  「亞……啊啊、不……!」
  「褚,雖然你的主動真的很棒……」冰炎低啞的喃喃說著,然後綻放出一個勝利性的笑容,「不過,這樣只會讓我更想要你。」
  語落後便是不止息的肉體拍擊聲和嘶啞的呻吟,房裡桃紅色的情慾在兩人的四周逐漸沸騰,迷亂的溫度節節攀升,舌尖甚至可以嘗到空氣中的迷情與愛戀。
  昏沉的意識中,褚冥漾察覺環住他的雙手又收緊了些,那撞擊也加快了速度,自己本身感到的致命舒爽也達到頂端。而後,一股熱流在他體內爆開,自己也跟著再次射在兩人的腹部上。
  褚冥漾喘著氣癱軟的倒在床上,享受著激情過後的餘韻。原本就不適的身體此刻更是疲憊,情慾緩緩退去之後一波波的痠痛滲入他的四肢和方才幾乎被冰炎撼斷的腰枝。
  冰炎輕摟著褚冥漾,憐愛的替他將汗濕的瀏海自眉額上撥開,然後在注意到某件事情後惡質的笑了笑。
  「褚,原世界老一輩的人是不是有一種說法,如果小孩發燒,把汗從他們身體裡逼出來就會退燒了?」冰炎問著在睡眠邊緣掙扎的褚冥漾,後者在看到冰炎眼神之後有了微微不祥的預感,立刻清醒了幾分。
  「嗯……好像有……」奇怪了,冰炎沒事問他這個問題是要做什麼?
  「褚,」冰炎邪佞的笑了笑,「因為剛剛的『激烈運動』,你出了好多汗……燒都退了呢。」然後他的視線直直的鎖定褚冥漾,那神情怎麼看都只能用欲求不滿四個字來解釋,「為了感謝我幫你退燒,你是不是應該再給我一點獎勵呢……?」
  想當然褚冥漾很是驚恐,但不管他在怎麼反抗,還是只有一個結局──抗議無效。
  於是一室的旖旎再度展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