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2/26,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寒風刺骨,落英紛飛。
  熊熊火光照亮了半個天際,祝融之災幾乎吞噬了整個宮殿,驚心的慘叫不時響起,在原本寂靜的深夜裡迴盪。
  刀光劍閃,魂飛氣絕,櫻花血染,命喪黃泉。
  離起火處遙遠的主殿和室內站了兩個少年,顫抖的聲音自其中一個少年的嘴中吐出,略帶懇求的話語不停祈求背對他的少年能有一點聽進去的反應。
  「少主,棄城吧!敵軍已經攻進城裡,援兵是不會來了!」
  紫金色的眼瞳失去了貫有的冷靜,少年蒼白的臉映上了難得一見的慌張,和紫黑色短髮同色系的和服顯得有點凌亂。
  「千冬歲,敵軍的勢力我不是不清楚的,」有著玄黑髮色的少年輕聲說,原本只看得到單薄背影的他轉過來,慘白的面容掛著淡淡的笑,看起來極為諷刺,「只是在怎麼樣,我褚冥漾也是當代皇朝的皇主,早在我下令清城之時,我便決心為人民而死了……」
  「清城固然為清城,可少主沒有理由留在這裡自尋死路啊!少主以為那些自願留下來在外頭拼死也要守住主殿的士兵是什麼了?!他們全是希望少主可以活下來啊!」
  緊張深深刻在千冬歲的聲線中,身為褚冥漾的青梅竹馬,他一直覺得褚冥漾的心思清如止水,透徹使人一眼望穿,可在這當下,他卻絲毫無法理解他的想法。
  面對如此陌生的褚冥漾,他感到恐懼。
  「千冬歲,我國皇室代代相傳一個不可外流的秘密……一個詛咒,現下世道衰微,這個秘密只有皇室唯一剩下的成員……我,才知道。」
  褚冥漾無視千冬歲的慌張,逕自緩緩道出不為人知的事情,可後者可沒有那閒情逸致去聽。
  「少主!你覺得這是個道歷史的好時機嗎?!可否待到少主和臣平安逃脫之後再來說故事?!」
  千冬歲是幾近大叫了,可褚冥漾只用了一句話便使他愣了。
  「我活著,大家都會死。」
  和室首次靜了下來,連遠方傳來的的刀劍撞擊聲及木樑被大火侵蝕而發出的悲鳴都聽的一清二楚。
  寒風自窗外灌入,簾幕有如華美的蝶展翅飛起,但在此時,卻只是多添了一分蕭瑟之意。
  「在皇朝滅亡之際,必須有一皇室成員自願死亡,否則天將降大禍於各族。」褚冥漾在停頓不久之後再次開口,眼神帶著點點絕望,但充滿堅毅。
  「我國各民族的人數已日漸稀少,我無法冒著讓他們暴露於危險之下,沒有皇室──妖師的保護,唯有我的犧牲,古早以前下的保護陣才會再次被啟動。」
  千冬歲聽玩,心一橫便開口,「少主不走,臣也不走了。」
  拋下自己的主子和好友不是他的作風,既然勸不動,那就一起留下吧。千冬歲單腳跪下,做出當年發誓效忠褚冥漾時相似的動作,「神諭之所雪野千冬歲,在此請求妖師褚冥漾答應我的陪同,一道前往安息之地!」
  褚冥漾只是輕嘆了口氣,他早知道這種事很有可能會發生,但他是不會成全千冬歲的,為了自己而讓神諭之所失去未來族長,身為君主的他何能做出如此可恥的事?
  再者,他實在不忍心讓其他人受到與自己相同的命運。
  「……你捨得藥師寺夏碎?」
  儘管褚冥漾不願意,他還是使出了這張王牌,果不其然看到痛苦與猶豫的神情浮現在千冬歲的臉上,他知曉千冬歲是不忍離他同父異母的兄長……兼戀人,而去的。
  他彎腰將千冬歲從地上拉起,「跟他共同保衛遺民,讓他們的生活再次充滿希望……只要有光明,妖師一族失落的子嗣必定會再次出現……」
  空中起了震震數法的波動,這將會是他最後一次使用言靈。
  沒有妖師組成的皇室,各民族是無法建立安穩的國家的,因此他許了他們一個未來……不是馬上,但總有一朝一日,他們會有不在受人侵犯的家園。
  「我告訴你這詛咒就是要你傳承下去,在世世代代以後輔佐新的皇子……去吧,找到夏碎,回歸……」
  褚冥漾聲音漸弱,他是害怕的,怕的全身顫抖,恐懼如處守緊緊纏繞著他,但他必須堅強……
  「總有一天……人類會了解我國對他們的重要性。」
  褚冥漾慘淡一笑,轉過身繞著和室走,伸手輕撫每一件家具,櫥櫃、掛幅、書桌……像是在和他們道別一般,嘴中卻仍不忘叮嚀千冬歲。
  「我們不和他們打,我們防禦,即使此刻他們放火燒的是我們的家園,我們不殺他們,即使現今死的人是我們的家人……我們不是人,這對人類太難以接受,我們從未燒殺擄掠,但他們是我們為邪惡的物種……」
  褚冥漾停下腳步,偏頭看向獨自站立在房間中央的千冬歲,希望他不要怨,不要恨……
  「我們是守世界的子民,守護的是人類,就算他們已經遺忘了我們為他們的付出,我們仍無怨無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