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3/3,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漾漾……」千冬歲知道褚冥漾心意已決,也很清楚在言靈之下他不可能違抗褚冥漾的旨意,在這生死之際,也不在用朝廷內的稱呼,而是回兒時親暱的叫法,但卻少了童年的天真,剩下永別的悲慟。
  「千冬歲,」褚冥漾離開原本站的位置走回千冬歲面前,臉上帶著微笑,「一直以來,謝謝你了。」
  他們都不喜歡哭哭啼啼,只能將眼淚往肚裡吞,笑著分別吧。
  能有這麼好的君主,是他的榮幸……千冬歲搖頭,卻又突然中止了,「漾漾,你……我要怎麼跟冰炎將軍說?」
  還在希望千冬歲會忘了問他這個問題呢……
  褚冥漾腦海立即浮出了一個銀色的身影,在那明亮的顏色中又滲著一縷艷紅。
  不是討厭所以不想想起,而是因為想起時,心如刀割,所以不願想起。
  冰炎,冰炎,冰炎……他最愛的人,颯彌亞。
  他是沒辦法見他最後一面了。
  曾經與他共度的每一刻時光如今回思是多麼心痛,每一次肌膚的碰觸、每一句耳邊低聲的呢喃、每一個怦然不已的心跳……不會再有了。
  「告訴他……」猶如珍珠斷線,淚滴墜落,晶瑩碎地,「告訴他,『如果心能說話,那將是咒語般的言』,而我的心在每一下的跳動,都在重覆著無數次的『我愛你』……然後告訴他,對不起……」尾語消失於哽咽的喉音裡,人不想落淚,可卻無法抑止眼中的模糊。
  「千冬歲,你走吧,莫約在過半刻鐘,大夥就會將整座宮殿化為灰燼,我耽擱你太久了,快走……」
  褚冥漾抹去眼淚,一邊催促著千冬歲,後者也驚覺他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便不顧臣子對君主應有的禮節衝上前給了褚冥漾一個擁抱,低聲說了聲再見,隨後便轉身離開和室。
  好不容易,讓他關心的人都走了……
  褚冥漾雙腳癱軟、跌坐於地上,因緊張而稍嫌粗重了點的呼吸在偌大的空和室裡迴盪,外頭的刀劍撞擊聲已經平息了,估計是千冬歲命他們撤兵了吧……
  本就不該留下的啊。
  早知如此便在一開始使用言靈強迫所有人離開城內,阻止正前往至這裡的援兵了……
  可他並無法否認,至至方才他仍抱著一絲絲希望,祈禱著援軍可以及時到來,可以來得及封印國家並洗去人類對守世界的記憶……
  如今援軍到來之時,所見的景象只會剩付之一炬的宮殿和他焦黑的骨骸。
  而冰炎……冰炎應會是領軍的人……
  冰炎會知道他犧牲了自己嗎?他會知道自己的屍骨位於何處嗎?還是要待到援軍回歸、遇到千冬歲,冰炎才會知道他留下來了呢?
  他在知道自己的死訊後,會為他掉淚嗎?
  他會記得自己嗎?
  冰炎……自己曾向他許過承諾呢,說是永遠不離不棄的。當時褚冥漾還把他父皇氣的跳腳,可冰炎硬是在他父親寢室外跪了一天一夜,才終於感動了父皇,讓他兩得以光明正大的溺在一塊兒……
  現在想起,只得淚眼盈眶,肝腸寸斷。
  父皇早在幾年前回歸主神的懷抱,而他也將要扔下冰炎獨自走了……
  苦笑了一下,褚冥漾不忍感謝自己,剛吃和冰炎再互許諾言之時並無法完全控制言靈,以至於那諾言並未遭言靈的限制而不得不成真……否則此時此刻,冰炎便在他身邊陪著他死去了。
  褚冥漾不想要任何人死,死的人,他一個便足夠了……
  若冰炎聽到他如此說著,會大怒的吧……
  可這是唯一擔保所有人的辦法,所以他死的甘願,他是為了家人,為了朋友……為了,冰炎……
  一條命換來各族的平安,褚冥漾感激都來不及了,會怨、會恨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