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3/10,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Just be friends

作詞:DixieFlatline
作曲:DixieFlatline
編曲:DixieFlatline
歌:巡音ルカ


浮かんだんだ 昨日の朝 早くに
(浮現而出的 是昨天早晨 快速地)
割れたグラス かき集めるような
(將玻璃碎片集中在一起的模樣)
これは一体なんだろう 切った指からしたたる滴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被割傷了的手指上滴落的液體)
僕らはこんなことしたかったのかな
(我倆一定要讓事態發展至此嗎)






半掩的窗外寥寥幾顆星没入地平線,褚冥漾站在陽台的落地床邊,在度失眠。

玻璃花瓶散落一地的碎片在晨曦的微光下閃爍,有如他眼角的淚滴,晶瑩剔透。

褚冥漾蹲下身,默默收拾著他砸碎的那一片片玻璃。最後一次和冰炎爭吵的畫面再度湧上心頭。

『如果是真的沒打算要回到千年前,那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件事情?!』

為什麼要隱瞞呢?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不值得他的信任了?

『就這麼怕我知道你有個未婚妻?!』

忌妒使褚冥漾發狂,但他恨的是自己。恨自己的性別,恨自己和冰炎不被世人接受的情感。

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一切都崩毀了呢?

手上一陣刺痛將褚冥漾的神志喚回,碎片尖銳的邊緣在他手指上劃下一道深深的割痕,殷紅的血液染紅了玻璃,怵目驚心。






分かってたよ 心の奥底では 最も辛い 選択がベスト
(我知道的 在心的最底層 有個最痛苦卻最好的選擇)
それを拒む自己愛と 結果自家撞着の繰り返し
(假若因自戀而拒絕這麼做 結果就是不斷地陷入矛盾)
僕はいつになれば言えるのかな
(我何時才能將此說出口呢)







褚冥漾不想要再次回想到那如酷刑的幾分鐘,可是他的記憶無法抑止的自行播放,強迫他去回想。

當時的他是如何站在跟現在同樣的地方,對著冰炎怒罵。

是如何藉由丟、摔物品來發洩心中的澎湃情緒。

就是在那個時候,花瓶掉落、碎成千千萬萬片,一如他的心。

『那你就回去啊!那……你就回去……』

怒氣很快的便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全然的自卑。自己是沒辦法跟一個溫柔婉約的精靈女子比的。

而當時冰炎只是任著褚冥漾大喊,沒有任何動作。






緩やかに朽ちてゆくこの世界で 足掻く僕の唯一の活路
(在緩緩腐朽的這個世界中 努力尋求解脫的我唯一的生路)
色褪せた君の 微笑み刻んで 栓を抜いた
(便是將刻上你那已褪色的微笑的拴給拔起)







當時的幾次深呼吸,讓紊亂的氣息平順下來。

褚冥漾在那時便是很清楚的,這場紛爭開始後,結局只會有一個,他認為……冰炎也是知道的,即使他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

但也是因為他的沉默,讓褚冥漾到現在還是依然確信,他們沒有任何退路了,分開,對兩人都好。






声を枯らして叫んだ 反響 残響 空しく響く
(竭盡聲音吼叫著 回音 餘音 空虛的響著)
外された鎖の その先は なにひとつ残ってやしないけど
(雖然當鎖解下後 什麼也不剩了)
ふたりを重ねてた偶然 暗転 断線 儚く千々に
(兩人不斷反複著偶然 急轉直下 斷了線 一切都變作虛幻不實)
所詮こんなものさ 呟いた 枯れた頬に伝う誰かの涙
(最後只不過是這種東西啊 低語著 滑過這乾枯臉頰上的又是誰的淚水呢)






『學長,我們分手吧,一直以來,謝謝你了。』

儘管當時,內心是在嘶吼,是在尖叫,是在哭喊,但他的聲音卻是如此的平靜啊,像是所有的感情都不曾存在過。

『這是你想要的嗎?』最後冰炎在離開前這麼問了一句,手輕輕搭在門把上,背對著他這麼說道。

但是他想不想要重要嗎?重點是那是應該做出的正確的選擇,所以當時他毫無遲疑的回答了。

『是。』

但是那淚呀……那淚,又是為了什麼而滑落呢?






気づいたんだ 昨日の 凪いだ夜に
(我注意到 在昨日 那寧靜夜晚中)
落ちた花弁 拾い上げたとして
(花瓣凋落 雖然將其撿起)
また咲き戻ることはない そう手の平の上の小さな死
(但已不會再度綻放 這手掌上的小小逝去)
僕らの時間は止まったまま
(我們的時間也停於此了)






褚冥漾撿起原本插在花瓶裡的桔梗花,枯萎的花瓣凋零,緩緩的飄落。

正如他和冰炎的愛在短促的綻放之後,終究逃不了逝去的命運。

桔梗花的花語……褚冥漾一邊把玩著那朵花,一邊思考它的花語。

永恆的愛……以及逝去的愛。

『褚,我愛你,直到永遠……』

有多少個夜晚,冰炎曾在他的耳邊低聲呢喃相似的話語。言一輩子、永遠,但是到了現下,冰炎終究還是不愛他了吧?

永恆?又有什麼是永恆的?

而逝去……

──『學長,我們分手吧。』

這才是逝去的愛啊。

冰炎將會回到千年前,回到他本就屬於的那個時間。

他們之間所有的一切,都將終止……






思い出すよ 初めて会った季節を 君の優しく微笑む顔を
(我回想起了 初遇的季節 與你溫柔微笑著的表情)
今を過去に押しやって 二人傷つく限り傷ついた
(現在就推開過去吧 兩人都已受傷到了極限)
僕らの心は棘だらけだ
(我倆的心中僅剩棘木叢生)






是不是在每種『最後』,都會想起『最初』呢?

褚冥漾無法停止自己的回憶倒流,回到剛開始的時候……

『火車月台上的冰炎,嘴裡叼著密豆奶的吸管靠著飲料販賣機休息著。』

『他只是覺得,他從沒看過這麼像天使的死神。』

『褚,你是白癡嗎!』

總是打他、罵他,到了後來甚至是調戲他……只有在坦承對彼此的心意之後才發現,冰炎眼中溫柔的神情自始便是存在的呢。

然而現在,那雙眼對上自己的時候,他只看得到複雜……

有什麼好複雜的呢?傷害已經造成了,難道冰炎覺得自己真的傻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冰炎不愛他了吧。

褚冥漾自嘲的笑了,那到底是在複雜什麼?坦白的告訴自己,有那麼困難嗎?






重苦しく続くこの関係で 悲しい程 変わらない心
(持續著如此陰鬱的關係 心中的悲傷不曾改變)
愛してるのに 離れがたいのに 僕が言わなきゃ
(明明就愛著你 明明就不想要離開你 但我卻不得不說出口)






那就由自己來親手斬斷他們的感情吧。

褚冥漾仍是愛冰炎的,而這正是為什麼他要冰炎回去。

冰炎回去可以重新接管冰牙族,並且與他未來的妻子培養感情,而他的心……可以少痛點吧……






心に土砂降りの雨が 呆然 竦然 視界も煙る
(心中下著激烈的大雨 恍惚 竦然 眼前佈滿煙塵)
覚悟してた筈の その痛み それでも貫かれるこの体
(理應有所覺悟 這股疼痛 依舊貫穿了此身)
ふたりを繋いでた絆 綻び 解け 日常に消えてく
(牽繫著兩人的羈絆 綻開 解開 消弭在日常之中)
さよなら愛した人 ここまでだ もう振り向かないで歩き出すんだ
(再見了,我曾愛過的你 就到此為止了 別再回頭向前邁進吧)







今天是無殿要來帶走冰炎的日子,他會待在那裡,直到回歸的那一天。

會是個晴朗的天氣吧?正和褚冥漾下著暴雨的心情成了對比。

明明是做足了心理準備的,他以為他可以笑著撐過去的……

可是胸口像是被撕開般,疼痛狠狠的穿過。

冰炎和褚冥漾之間的羈絆,斷裂、消失。

「再見了,我還愛著你喔,但是……再見了……」褚冥漾說著。

但如此的話語又有誰聽得到呢?






一度だけ 一度だけ 願いが叶うのならば
(一次就好 一次就好 若能實現願望的話)
何度でも生まれ変わって あの日の君に逢いに行くよ
(無論轉生幾次 我都會去見那時的你)







褚冥漾用力拉開那本就閉得不緊實的窗簾,炫目的陽光爭先恐後的湧了進來,溫暖了一室的陰冷,卻無法融化他凍結的心。

不後悔的喔。

就算真的真的很痛,痛的恨不得把心挖出來警告他『不准再痛了!』他還是不曾後悔的喔。

不管是放手、還是遇見冰炎。

如果在知道一切會發生的事之後、他有選擇的話,在最初他會不會去那個月台等火車……?

啊,他會去的……

只為了再見他一面。






声を枯らして叫んだ 反響 残響 空しく響く
(竭盡聲音吼叫著 回音 餘音 空虛的響著)
外された鎖の その先は なにひとつ残ってやしないけど
(雖然當鎖解下後 什麼也不剩了)







褚冥漾低頭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那是在自己送了冰炎一個一樣的戒指的時候,冰炎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

唯一的差別是,冰炎的那一只戒環上有妖師的保護咒。

「以褚冥漾妖師之名……願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在離開學院之後能依然保持強大,願災難與傷害遠離他,喜樂和平安長存。」

他的言靈已經進步了許多,光是這樣念著,就有辦法將祝福封印在冰炎的那只戒指裡,若……他還戴著的話。






ふたりを繋いでた絆 綻び 解け 日常に消えてく
(牽繫著兩人的羈絆 綻開 解開 消弭在日常之中)
さよなら愛した人 ここまでだ もう振り向かないで歩き出すんだ
(再見了,我曾愛過的你 就到此為止了 別再回頭向前邁進吧)






「學長……」眼淚早已沾濕了衣襟,褚冥漾想摘下冰炎送他的戒環,可他,捨不得啊……

輕輕的在那冰冷的戒指上落下一吻,綻了一個悲傷的笑容。

「我愛你喔,亞……」






これでおしまいさ
(這樣就結束了吧)






就這樣了。




「再見了,要幸福喔。」







──再見,不見。









                      2012/03/10 12:18am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