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3/10,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褚冥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絲毫未留意四周的環境。直到在某一次呼吸時不是吸入空氣,而是滾滾濃煙後才發現和室已經熱得好比窯爐。

「咳咳咳咳……」好熱、好難受。

褚冥漾本能的伏在地上,想試著吸入所剩無幾的空氣,可烏黑的瘴氣阻撓他、纏繞他,嗆得他只能用力的咳嗽,像是輪迴一樣再次吸入一大口的濃煙。

疼痛猶如荊棘自褚冥漾胸部刺出,像是酷刑似的不停扎著他,滾燙的高溫壓榨了他的理智,讓他生起了逃跑的念頭。

逃吧,褚冥漾,你貴為一國之君,為何要如戰俘面對審判般等著死亡降臨?

乍看之下是多麼誘人的提議,可他內心中尚未被嗆煙汙染的部分仍然堅持著、呼喊著……

褚冥漾!你是為了什麼而死?正是因為你為一國之君,正是因為你有責任,所以你必定得為人民犧牲!想想你的摯友,想想你的戀人……你是為他們而死!

是啊,褚冥漾是這個皇朝的皇主,他為何會有「逃跑」這如此可恥的想法?直至終結,他都會留下……

褚冥漾停止了掙扎,他只是靜躺於地上,除了換氣的不順之外並無其他動作。

心一鬆,人也看開了,不再為己身而活,而是為他人而死。

漏鼓緩慢移動,每一秒的感覺都幾近永恆,精氣漸漸自指間流逝,映入眼簾的只剩下汙濁的空氣。

倏忽之間,他在烏氣中看到一張張模糊、卻熟悉的無法認錯的臉,無一不正溫柔的望著他……

他的先父、他的朋友……

他們的神情望去,全是混雜著不捨、感激以及看似正在哭泣的笑靨。

褚冥漾彷彿在心中聽見他們的細語,喃喃道著感謝之語……說著他們捨不得他獨自走完最後,說著他們好愛好愛他……

心頭上暖暖的,但之中又有一點點的挫敗,不管他如何眨眼,他就是見不著他朝思暮想的他,看不到令他神昏顛倒的身影。

在現實中沒法看到冰炎最後一面,難不成就連自己的神智也不讓他在腦海中看到冰炎嗎……?泫然欲泣,可被煙霧薰得刺痛的雙眼卻再也流不出任何眼淚。

火勢早已蔓延至室中,樑柱發出如同死亡的呻吟,瞬間變自天花板掉落,垮在離他不遠處的地方。

而伴隨著火星四濺,冰炎那俊美的面孔倏的出現,和其他人相比少了那麼一點哀傷,多了幾分急迫。

四處的火光在冰炎的兩邊閃爍著,為他蒙上了一層妖異的橘光,晶亮的紅瞳映著熊熊大火……冰炎是如此的真實啊……

褚冥漾闔眼,能完成看見冰炎的心願,主神也真是善待他……他也了無遺憾了……

黑暗籠罩了褚冥漾的神智,他的眼、他的耳全都被蒙蔽了,所剩的只有無邊無涯的黑夜與肌膚上大片的灼燒感。

突然之間,一陣涼意撫上他的手臂。

褚冥漾已無力去探究是何人、是何物,他只是勾起了一絲微笑,在喪失意識之前,起了這麼一個最終的想法──『敬愛的主神啊,我將隨您而去……』

***

身下柔軟的床榻使他深陷其中,絲綢般的被褥包裹著他,幾乎令他忘了那場祝融的夢魘。

且慢,那並未是夢。

褚冥漾猛然睜開雙眼,瞧見的是繞著床桅的簾幕,耳邊清楚的傳來喧嘩聲。

莫非他成了人類的俘虜?

不成,若他沒死,那麼他的人民……!

褚冥漾頓時被浸入冰桶般無法呼吸,但隨即簾幕外一個清冷低沉的聲音響起,冰冷冷的語氣對他來說卻猶如朝陽、賜與他希望,使他暫時忘了他所擔憂的。

「退下,吵及吾王者死。」

那聲音很明顯的不是正威脅著他,而原本吵雜的話語聲瞬間消失,可褚冥漾管不著那麼多,被單揚起、簾幕飛舞,立刻下榻。

他現在就要到那聲音旁,但不料己身竟無起身之力,雙腳在沾上地面後竟隨即癱軟在地,發出了甚大的落地聲。

「痛啊……」褚冥漾雙眼噙著淚,可卻沒有力氣爬起來,這時門扉好似得罪了什麼人一般被狠狠的推開,撞在牆上。

褚冥漾臥倒在地上、仰著頭,看向來人。

看進那雙紅色且因震驚而瞠大的眼睛。

來者有著一頭銀色的長髮、其中左額又參雜著縷縷鮮紅的色彩,現下那總是滑順的長髮竟有些凌亂,可見方才他是多麼驚慌。

方才一同闖入的侍衛女婢們無一不相識的退出門口,留給兩人私密的空間。

而兩人就這麼僵持著,直到冰炎一個箭步向前拉起褚冥漾,將他狠狠的拴在懷中。

「褚……我的君主……我唯一的褚……」冰炎緊緊的擁抱著褚冥漾,像是要把他揉進懷裡似的,且不遏止的在褚冥漾耳邊重複著他的名字,好似要親自確認,褚冥漾是真正的甦醒了。

然而原本依戀在冰炎懷中的褚冥漾在耳聞『君主』二字之後,立即想起自身的責任,慌忙的推開冰炎,問著:「為何我仍活著?你又怎會在此?現下國政如何?各族的族長是否安好?人類在……唔!」

冰炎在褚冥漾如連續放箭的問題下焦躁的可以,便不耐煩的再次擁住他,並低下頭封住褚冥漾的唇,細細啃吻。

「……啟稟少主,各族族長皆仍健在,政通人和、百姓和樂,」冰炎在鬆開褚冥漾的唇之後在他的耳根處戲謔般的報告,用著充滿愛戀的語氣陳述著,「人類們在一年前的那場戰役沒有損失半條生命,正如你所希望的。」

「……一……年前?」褚冥漾感到些許的錯愕,而後看到冰炎臉上出現了鮮有的挫敗的神情。

「褚……」並非少主,而是褚。

「在我把你救回來之後,你便睡了整整一個年頭。」原本挫敗的神情不知為何突然轉換成鄙視的眼神,但也只有他,冰炎,能夠這樣如此的對待褚冥漾。「我差點以為你都要睡死了。」

但褚冥漾只是開心的笑了笑,在那凶狠的語氣中,隱含了多少的擔憂啊!

「……讓你憂心了,對不起,亞。」

「褚……」而冰炎在聽到褚冥漾幾近撒嬌的語氣後,便忍不住再次的攉住了後者的唇舌,繾捲纏綿。

四片唇瓣再次相貼,漾出無限的甜蜜。久違的碰觸使他倆的動作越加激情,互相吸吮著彼此的蜜液,激起淫糜的交喙聲和甚大的快感。

禁慾了一年,他們都渴望著彼此的擁抱……











一年前在人類的誤解下,守世界的眾多子民遭到誅殺

而在最終的戰役,褚冥漾打算犧牲的那夜,援軍終於找回了失落的古老陣法

憑藉著此陣法,援軍們將所有人類對於守世界的記憶全都抹去

並且使他們沉入睡眠,未傷害他們一絲一毫

援軍大獲全勝



而後將軍──冰炎,自丞相雪野千冬歲口中得知了褚冥漾的所在處

基於皇朝並未滅亡,少主褚冥漾的犧牲成了不必要的做法

冰炎即刻動身,隻身進入早已陷入一片火海的主殿

而在不久之後,凱旋歸來



褚冥漾並未受到嚴重燒傷,在太醫的治療下,灼傷的皮膚再次光潔

可褚冥漾依然昏迷不醒

太醫言,褚冥漾患的是心病,時間到了,自然會甦醒



在等待褚冥漾甦醒之時,雪野千冬歲與藥師寺夏碎共同攝政

攜手讓守世界的子民退離人類的世界,重新建立家園

並且一同等待他們少主的歸來



最終的戰役期滿一年後,國泰民安,海清河晏

當代少主褚冥漾在沉睡了一年後,終於甦醒

在太醫嚴密的控管之下龍體並無大礙,舉國歡慶



褚冥漾的言靈從未實現,故其未需

守世界的居民不曾出現於人類史書上

他們只是默默的守護著人類

不求回報







2012/3/10 3:00am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