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3/26,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Dear




 頭の中で聞こえる君の声が 今も私の心を揺さ振る
(腦中聽見的你的聲音 現在也依然動搖著我的心)
記憶の中で君はいつでも 優しく微笑んでいるよ
(記憶中的你總是 溫柔的笑著唷)





淡藍色石材砌成的牆壁、地板閃著透亮的光芒,冰牙族王室特有的袍服折起放在窗邊的桌上,房內除了那木造的桌子外,只有一張四桅大床和一個衣櫃。

冰炎滿臉陰鬱的踏入無店替他準備的房間,房門被他狠狠的甩上,一點也不為門上繁複的雕花著想。

──『學長,你的房間真的很貧瘠呢!』

雙腳踉蹌了一下,冰炎跪倒在光滑的地上,一手撐地,另一手壓著隱隱作痛的太陽穴。

都已經是離開學院第七個晚上了,腦中不時卻還是會想起那人曾經說過的話。


他的聲音、他的氣味、他總是對自己溫柔笑著的臉……

褚。




あの日帰る途中君と二人 笑いながら手を繋いで
(那天回家途中 我和你兩人 邊笑邊牽著手)
ずっとずっとこんな時が 続くと思っていたのに
(一直一直以為 這種時光會永遠持續下去)





以為自己可以一直一直守護那最美麗的笑靨的。

可總是牽著的手卻不知在什麼時候被掙脫、放開了。

冰炎抵住地板的手緊緊握成拳頭,指甲深深刺進掌心,甚至連血也滲了出來。

但不管他手收的多緊,不管手掌留了多少殷紅的血……

他都再也感覺不到褚冥漾的溫度。




君が最後に言った言葉 「今までありがとう」が
(但是你最後說的「一直以來謝謝你」 )
ずっと鳴り止まないんだ
(卻一直不停地迴響著)





──『學長,我們分手吧,一直以來,謝謝你了。』

褚冥漾勉強的笑容重新出現在冰炎眼前,那刺目的表情讓他好想用力環住褚冥漾瘦小的身子,問他他到底是在腦殘什麼,是從哪得到這白癡想法的?

可是褚冥漾最後的那幾句話卻像鬼魅般跟隨著他。

冰炎自地上爬起,胸口前的疼痛難耐,心像是被狠狠揪住一般、喘不過氣。

他自嘲的笑了,誰曉得總是冷淡的冰與炎的殿下會為情所苦呢?

只因為有資格的人,是褚冥漾。

只有褚冥漾能對他影響如此的深。




逢いたくて逢いたくて 声にならない声で
(好想見你 好想見你 用不成聲的聲音)
君の名前を呼び続ける
(不停地呼喊著你的名字)
悲しくて苦しくて 一人の夜が怖いから
(好難過也好痛苦 一個人的夜晚好恐怖)
夜空見上げて 君を探してる
(仰望夜空 尋找著你 )





好想他。

就算每次想起他溫和的臉,在耳中聽到他的聲音,冰炎的心就像是被狠狠撕裂開般的痛,但他還是無法不去回想……因為除了那些記憶,他沒有其他辦法去看見、聽見褚冥漾。

所以那痛根本不算什麼,因為他得到的更多更多。

冰炎步伐蹣跚的走到陽台,仰頭,映入眼簾的,是滿天的星星。

──『學長,任務出太多會過勞死喔,改天……帶我去看星星……休息一下,不要每次都把自己弄傷、好不好……?』

「褚……」對不起,他沒能讓他安心。

──『如果是真的沒打算要回到千年前,那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件事情?!』

「褚……」對不起,他隱瞞了事情。

──『就這麼怕我知道你有個未婚妻?!』

「褚……」對不起,他只是……不想要他擔心。

「對不起,褚,對不起…褚、褚、褚……」

冰炎臉埋在雙手中,只是不停的重複唸著褚冥漾的名,只是呼喚著,好像這樣就可以回到他身邊似的。

「褚……」

但是周圍再也沒有褚冥漾的溫度,只有呼嘯而過的寒風,一次又一次的侵襲他的身、他的心。

自從離開學院、來到無殿的每一晚,他都輾轉反側、無法成眠。

沒有褚冥漾的夜晚,他感到恐懼。

冰炎抬頭,再次仰望星空。

那漆黑的夜幕綴著點點星光,令他無法移開目光,他正找著呢……

褚冥漾那雙星星般的燦眸,也藏在群星中吧。




君がくれた指輪を今もしてるよ
(你給的戒指直到在也還戴著 )
これが二人の最後の絆だから
(因為這是我兩最後的羈絆)
遠い遠い世界で君は今も
(在好遠好遠的世界的你 )
指輪を付けてくれているの?
(現在 也還戴著戒指嗎?)





眼角餘光看到什麼閃了一下,冰炎低下頭,目光被左手無名指上的銀環吸引住了。

「我還帶著呢,褚……」

緩緩張開手,先前在左手中刺出的血動已經癒合……自從戴上褚冥漾送他的戒指後,他受的傷不出一分鐘就會好,這全是附在戒指上的言靈的作用。

冰炎捲起黑袍的左衣袖,右手輕輕撫過左手內側。每次……都留不下任何痕跡……但他心中的罪惡與悔恨卻無法與傷痕一並消去……

手指曲起,尖銳的指甲用力的插入柔軟的手壁內側、拉下、在手腕上扯出一道道十幾公分長的傷。

冰炎像是感覺不到痛似的,不停重複同樣的動作,直到暗紅色的液體如湧泉般流出,血肉模糊一片,甚至可以在那一片紅黑的碎肉中看見那灰白色的骨。

然後那傷又開始癒合。

於是冰炎又開始刮除新長出的肉,一如前幾晚曾經的動作,那噁心的味道,令他想吐。

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黏膩的血腥味,嚇的大氣精靈都不敢靠近。

燦爛的星空下,那俊美的精靈卻只是跪坐在陽台的地上,不停的傷害自己。

自殘不是他會做的事。

「我只是……在記得你呢,褚。」

只是單純的在記得他而已啊。

只是單純的……在懲罰自己而已。




 いつかいつか君に伝えたいと思っていた気持ちは
(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一定要傳達給你的這份心意)
ずっとずっと私の心の中に眠っているままで
(一直 一直沉眠在我的心中)
どこかで私を見守る君に届くように
(希望能傳達給在某處守候著我的你)
私はこの歌を歌うよ
(我唱著這首歌)





液體滴在地上,積成了一個血泊。

寒冷的楓已經停了下來,寂靜的夜裡,只有冰炎機械式的動作發出的聲音。

他討厭自己在傷害褚冥漾之後,褚冥漾卻加強了保護他的言靈……那只會讓他對自己感到更加的厭惡。

他不值得啊……

冰炎捨不得摘下那只戒指,因為那是褚冥漾和他之間唯一的羈絆。

再也見不到他了。

心中想要跟褚冥漾傾訴的話找不到出口,只能藉由手上虐待的行為去舒緩心中發狂的感情、去宣洩幾乎無法控制的情緒。

──『這是你想要的嗎?』

他曾這麼說過,而褚冥漾的回答令他心碎。

──『是。』

「褚,我好想你……」

但句句話語傳達不到褚冥漾的身邊的。

一切都太遲了啊……




逢いたくて逢いたくて 声にならない声で
(好想見你 好想見你 用不成聲的聲音)
君の名前を呼び続ける
(不停地呼喊著你的名字)
悲しくて苦しくて 一人の夜が怖いから
(好難過也好痛苦 一個人的夜晚好恐怖)
夜空見上げて…… 
(仰望夜空 ……)






手上明明都是血,指甲間卡滿了撕下的皮肉,但冰炎的手腕卻依然光滑,完全看不出方才恐怖的傷。

停下了殘害自己的動作,冰炎喘著氣,冷汗沁滿全身。

傷口不再,痛楚仍存。

舉起左手,那指環染了血,血漬在星光下閃著詭譎的光。

「褚,你知道嗎?我的心中一直以來,只有你,也只會有你……」

「未婚妻?跟你比起來,她算什麼?我跟她都有各自愛的人了啊,褚……」

「對不起,沒有跟你解釋……」

「對不起,沒有留下來……」

但是褚冥漾,已經不愛他了啊……

那聲『是』、是多麼的絕?

不再愛了啊……

冰炎閉上雙眼低下頭,現在講又有什麼用呢?他清楚的。

「好想見你,褚……好想告訴你,我愛你……」

「夠了,學長。」

冰炎身後的房間裡,一句哽咽的話。

那似水的聲音不曾那麼清晰過,冰炎猛然轉過頭,那孩子就站在那,眼沁滿淚水的盯著他的手腕看著,貌似是知道了一切……

沒有任何動作的他,被自己先前的行為嚇壞了。

但他沒有注意到。

他唯一看得到的,只有來拯救他的天使。

褚。




大好きな君の事を ずっと忘れないよ
(一直忘不了 最喜歡的你)





一個穿和服的藍髮少女突然出現在兩人中間,大大的摺扇拿在手上,好心情的笑了。

「小傢伙,這是無殿送你的離別禮。」

冰炎難得沒有因為扇的出現而暴怒,一雙紅眼只是緊緊鎖在褚冥漾身上,像是怕一眨眼,那黑髮的少年就會消失一般。

「……離別禮?」薄薄的唇只是吐出了這麼一句疑惑的話。

「好歹你也是無殿拉拔大的,給你一點小禮物不行嗎?」扇只是狡黠的眨了眨眼,看另一人只是杵在那沒有其他動作,便翻了一個大白眼,一下子便閃到褚冥漾背後狠狠一踹,把他踢到離冰炎只有幾呎遠的地方。

「你們……忘不了彼此啊。」扇的眼神放柔了點,像是慈母般看著兩人,「妖師一族跟無殿做了交易,我們答應將小朋友送到千年前,他們以小朋友的時間作為交換……小朋友再也不會有衰老的能力。」

「好好珍惜對方啊。」

褚冥漾在扇講完話消失後,終於有了動作。

向前走了幾步,在踏上陽台時遲疑了一下,但還是直接跪倒在冰炎面前,方才後者流下的血濺起,衣上多了好多血點,但他只是低下頭伸出顫斗的手,緊緊牽住冰炎浸滿血液的雙手。

冰炎仍在為了扇的「禮物」而呆愣著,但褚冥漾慘白的臉頰上劃下的晶瑩喚回了他的神智。

銀色的髮絲楊起、手一拉,將那瘦小的身子擁在懷裏。褚冥漾愛不愛他已經沒那麼重要了,最要緊的是、此刻自己是在他身邊的。




移り変わる 景色の中でも
(即使在不斷改變的景色中)
最後まで言えなかった この言葉を君に送るよ
(直到最後也無法說出口的 這句話送給你)





「對不起、褚,我、我……」

熟悉的體溫再次溫暖了他,當初他怎麼捨得放開?

手撫摸著柔順的黑髮,冰炎將臉埋在褚冥漾的肩頸處,深深汲取他的氣味、醉身其中。

「夠了,學長……我知道了,已經夠了……」冰炎身上的冷香是如此令他耽溺,褚冥漾只是留著淚,他早已不怪冰炎的隱瞞,最重要的,是他們又在一起了。

在未來……不,在千年的過去也能如此吧?




「褚,我愛你……」

這句話,送給你。




君の事をずっと 愛しているから
(我一直都 愛著你喔)





「我也是……」

學長,我一直,都愛著你啊……




『只有你,我最愛的,褚。』



『只有你,我最愛的,學長。』






2012/3/26 5:03pm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