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2/8,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袨服華妝著處逢,六街燈火鬧兒童。長衫我亦何為者,也在遊人笑語中。




小孩子看著燈火玩鬧著,我又在幹什麼呢?我也在歡樂的氣氛之中……



……個頭!

難得明天是元宵節,想要回家一趟跟家人吃湯圓,享受團聚、沒有火星人打擾的節日,好不容易掙脫所有人的關注回到原世界來之後,我含著兩泡感動的淚水艱辛的踏入溫暖的家時……

靠!誰可以告訴我大家都到哪裡去了──?

面對著下午昏暗的玄關,我心裡有一種不妙的預感……果然,當我走進無人的客廳時,茶几上的一張便條紙證實了我的猜測。

「漾漾

小玥抽到了陽明山三天兩夜溫泉免費招待住宿券,
所以媽跟小玥上台北順便看天燈去了。如果你有回來記
得看好家,敢熬夜打電動你就死定了!

媽」

……我好像忘了跟家裡講我有要回家過元宵節。

唉,所以現在怎麼辦,回學校?我才不要,要是讓學長知道我沒跟他講就偷跑回家,他一定會把我種在校門供人景仰千秋。

說到學長我就氣,身體明明才在鬼門關前逛過還沒完全復原又接任務跟夏碎學長到處跑,一出去又三兩天不回來誰知道他多久沒吃飯,受傷了也不知道要去醫療班,電話不打一下就算了簡訊多打幾個字會少他一塊肉嗎??!!

我氣憤的窩在沙發的角落,把枕頭想像成學長用力的揍。

其實自從上次因為這個原因吵架以後我已經跟他冷戰了四天,可是心情還是沒有紓緩下來,每次都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我那麼擔心他,他還老是敷衍我,到底知不知道他不在的時候是誰晚上都睡不著啊?!

然後現在居然又接了一個為期不短的任務一聲不吭連個掰掰都沒跟我說的跑掉了,重點是他才剛出醫療班兩天啊!!

想到這裡我的眼淚就落了下來,每次,每次……都不珍惜自己……

我也不想跟學長吵架,其實我也很想他啊……加上冷戰的那幾天,我已經七天沒看到學長了……可是他那麼不愛護身體,真的讓我氣不消……

我把臉埋進枕頭放聲大哭,放任孤寂啃食我,習慣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了……

***

因為連續好幾個晚上都失眠,哭累了以後我就直接在沙發上睡著了。

黑暗中我翻了個身,瞬間回想起來我躺的是沙發,就在我閉緊眼睛準備接受地板的撞擊的時候,我才發現方才的動作並沒有讓我從沙發上滾下去,反而是讓抱著我的手收緊了。

……等等,抱著我的手?


「媽呀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尖叫。

「靠!」靠著光影村的契約,客廳馬上亮了,而隨著一聲小孩子不可以學的髒話,一陣熟悉的疼痛從我後腦蔓延開來。

這個人是學長,絕對,沒有其他人比他還暴力了。

「褚,你說誰暴力?」光聽他的聲音就知道學長一定是瞇著眼睛老大不爽的盯著我看……

「……」依照平常的話,我一定會做出抱頭閃躲的動作,一邊覺得自己練成了這種反射動作真是有夠悲哀,可是今天我連躲的心情也沒有,只是慢慢坐起來推開學長的手,撇開頭說什麼就是不肯看向學長。

該死,我還在跟你冷戰耶。

沙發上一陣起伏,讓我知道學長也坐起身來了,但是他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的坐在旁邊,沒有任何動作。


……最好是沒有任何動作啦!!!!

「你……!」你不要再看著我的臉了,都要被你的視線燒穿兩個洞了啦!

我很想這樣大聲的罵出來,可是一對上學長的眼睛,所有的擔心、想念、埋怨一一湧上心頭,害得話哽在咽喉處說不出來。

帶著鮮少溫柔的神情,學長微冷的手輕輕撫過我的臉頰,帶走溫熱的液體,我這才發現我又哭了。

「學長你……你這個……臭兔子……嗚……」哭成這樣好丟臉,一定很醜。學長聽到我罵他一定又會再巴我,但是學長只是用力的把我拉進懷裡,嚇得我都忘了要哭。

「褚,對不起。」學長的唇貼在我耳邊,聲音裡有濃濃的自責。「對不起讓你生氣了,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對不起,讓你寂寞了。」

他每說一句話,就輕吻我一下,把我臉上的淚水全都吻走。

「學長……」你突然變的那麼溫柔,是要我怎麼繼續生你的氣啦!

學長也只是笑了笑,說:「不要氣了,和好?」可惡,你的語氣明明就是句點為什麼要用問號?!!

很不甘願,但我還是點了點頭,不過當然是有附加條件。「學長,以後受了傷一定要去治療,不要敷衍我,出任務的時候至少要打一次電話,而且一定要再走之前跟我講掰掰。」

雖然這樣很像深閨中的怨婦,但我管不了那麼多,我希望學長可以健健康康的,不要讓我擔心……

學長聽了,嘆了口氣,「我知道了。」

得到他的承諾之後我才伸手抱住學長,一邊往他的懷裡蹭。「學長,我好想你,歡……」「咕嚕嚕~~~」

從我肚子傳出的一陣聲音打斷了我要說的話,我這才想起來下午回來後沒吃過東西,之後又直接睡睡到現在差不多是半夜了,好餓……

「餓了?」學長問,然後端起旁邊一碗熱騰騰的芝麻湯圓。

──是說大半夜的你哪裡弄到一碗熱的湯圓啊?!!

「因為我是黑袍。」

又是這句,不想回答就說嘛,不要一直用老梗……等等學長!你吃湯圓做什麼,你不是不吃甜的嗎?

學長挑了挑眉看著我,「我不吃甜,我沒有說不吃湯圓。」說完便含著湯圓直接吻上我的唇,然後故意咬破湯圓讓芝麻內餡流出來,在我們相交的舌尖來回。

他越吻越深,直到我快窒息了他才放過我,然後還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我的嘴角。

用著柔情四溢的眼神,學長問還處於失魂狀態的我:「褚,好吃嗎?」

「嗯……好……不對,學長你好壞!我自己吃啦!」我回神,搶過學長手中的碗,一邊覺得自己的臉頰有夠燙的。

我撈起一顆湯圓,正要吃下去的時候停了一下,然後遲疑的把湯匙移到學長嘴邊,學長愣了一下,隨後便會過意飛快的吃掉那湯圓,然後跟剛才一樣用力的吻我,再次讓湯圓在我們兩個口中慢慢消失,只不過這次,我回應了他的吻,因為我們都很思念對方。



回吻果然不是好事,因為一發不可收拾。

冥冥之中我手上的碗被拿走,放回桌上,接下來便是學長把我壓倒在沙發上,拉著我一同深陷情慾的漩渦。









隔天早上我扶著痠疼不已的腰,看著學長遞給我的碗。

「靠──!」

吃什麼紅豆湯圓!!是在諷刺我嗎?!!學長你這個縱慾的混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