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2/14,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蔚藍的天空灑下絢麗的陽光,從黑館的陽台上望出去,美好的天氣令人蠢蠢欲動。學院裡到處都是成雙成對的人,他們發出的閃光可不雅於太陽的光線,一副太陽眼鏡帶出去都不夠用。

鳥兒啁啾,微風徐徐,專屬於情人們的節日到了,情人們應理所當然光明正大的溺在一起,但是黑館陽台上的一個黑髮少年卻用盡全力朝著外頭大罵自己的戀人。

「幹,學長你這個混帳──!!!」

褚冥漾忍住將手機摔在地上的衝動,他可不想要被瞳狼詛咒。

至於他為什麼會完全不怕馬上被冰炎種在地心,毫無顧慮大罵的原因是因為──冰炎根本就不在。

轉身躲入室內,此刻窗外的晴朗下午像是在嘲笑他似的,害他看了心情差到透頂。褚冥漾不是個容易生氣的人,認識他的人都知道,可是現在冰炎真的是讓他熊熊的一把怒火在心裡燃燒。

他明明在兩個禮拜前就已經跟冰炎說過,二月十四號這天一定要有空,可是冰炎一通「公會有緊急任務」的簡訊就害他期待好久的一天化為泡影。

褚冥漾隨手一揮往桌上丟出一個冷藏的符咒,將桌上精心佈置的菜餚保持新鮮。這些食物花了他很久的時間,丟掉太浪費了……而且他會心疼。

然後他靜靜的站在客廳,拿起手機重新看著冰炎那封簡訊……冰炎,是跟夏碎在一起吧……?

心底突然揪了一下。

明明知道冰炎跟夏碎紙是搭檔的關係,但是在這種特別的節日,情人丟下自己和別的人在一起,想起來就很不是滋味……即使是在工作。

等等,如果冰炎是跟夏碎在一起炸毀古蹟的話,那千冬歲跟誰過情人節?

『孤獨萬歲,失戀無罪,誰保證一覺醒來有人陪……』手機震動起來,傳出難得算正常的原世界歌曲。

……話說瞳狼,很感謝你不再用尖叫聲來代替來電鈴聲,但是他跟冰炎並沒有分手,沒有必要用失戀的歌好嗎──?!!!

咳咳,話題偏了。重點是電話正是千冬歲打來的。

「……喂?」褚冥漾有氣無力的接起電話。

『漾漾,冰炎學長不在吧。』

同學你不是紅袍嗎?上面都用句點標示了,故意那麼問是要刺他的痛處嗎?!

「嗯……」

『漾漾,我們出去玩,就我們兩個。一分鐘以後黑館樓下集合。』

夏碎果然也丟下他的寶貝弟弟跑出去了。千冬歲一定是氣瘋了,他覺得他甚至可以隔著話筒感受到紅袍友人的黑氣。

掛掉電話後褚冥漾盯著手機糾結了一下,想著是否要向冰炎報備一下,但想到他在情人節放他鴿子跑去跟任務相親相愛,他心底就不舒服。於是心一橫便將手機往床上一拋,穩穩的落在床上。反正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讓冰炎找不到自己算了,以免被他發現他偷跑出去,自己可就完蛋了。

***

「漾漾,你的手機在哪?」千冬歲推了推那過分閃亮的眼鏡,意圖不軌的問。

褚冥漾指了指身後的黑館,「房間裡……」

「嗯,很好,跟我一樣。」千冬歲點點頭,聲音聽起來大有只要褚冥漾一拿出手機,他就會用力搶下來丟到學校噴水池裡餵人魚的樣子。

「漾漾,我們去原世界的酒吧喝個痛快!」千冬歲突然高聲說,引來旁邊幾對路過情侶的側目,但是他一點也不在乎自己這麼做有失形象。

「咦?!酒吧?!」褚冥漾聽到千冬歲講出應該是奴樂麗講的話,不禁愣了愣。

千冬歲沒有等褚冥漾答應便拉著他的後領就要進入傳送陣。

「等等、千冬歲、這樣不太好吧……!」褚冥漾正要阻止千冬歲,卻被他打斷,「不用擔心,我已經調查好了,那家酒吧有提供免費蛋糕吃到飽……」

褚冥漾雙眼瞬間冒出一堆小愛心,立刻一秒改變了心意,拉著千冬歲開心的踏入傳送陣,完全忘了之後遇到冰炎會發生什麼慘案。

***

原世界的一個地下酒吧哩,台上的樂團瘋狂的演奏,配合那些喝醉有興致高歌一曲的人胡鬧著。

整個酒吧幾乎沒有人是清醒的,不是醉爛如泥就是拼了命的傻笑,但所有人都沉浸在音樂哩,因此就算很吵雜,但並沒有出現鬥毆或者嗆聲的行為。

昏暗的燈光下,沒有人知道角落包廂那兩個喝醉的少年是怎麼混進來的,只清楚一開始服務生去詢問他們是否成年時,卻被其中戴眼鏡的少年用一疊鈔票堵住了嘴。

「千~冬~歲~~~~」醉醺醺的褚冥漾一張臉粉噗噗的,用著他平時打死也不會用的語氣說話,一面朝千冬歲貼去,「為什麼學長他們丟下我們跑去出任務~~~?你說嘛~~~~~」

只見千冬歲也是雙頰泛紅,「我怎麼會知道,哥想幹什麼我才管不著勒~~」他手隨便一揮結果打上自己,愣了一下後便和褚冥漾一起放聲大笑。

玻璃方桌上有一整疊的蛋糕盤和數不清的酒杯,褚冥漾和千冬歲衣衫不整的半倚在對方身上,親暱的動作理應讓別人看傻了眼,但其實服務生們早就見怪不怪了,酒吧嘛,一天到晚都有人酒後亂性,兩個少年貼在一起也沒什麼吧。

「千冬歲!」褚冥漾笑完後不知道發什麼酒瘋,突然大喝了一聲,但四周都很吵雜,所以並沒有吵到什麼人,然後他雙手一張直接往千冬歲的方向抱去,讓根後者比起來略微瘦小的身體掛在千冬歲肩上,一點也不覺得這種動作很不合適。

千冬歲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雙手也圍上褚冥漾的腰穩住他,「怎麼了……喂,再來一瓶啤酒!!」隨便回應褚冥漾後轉頭對經過的服務生再次點酒,完全失去平常冷靜嚴肅的模樣。

而另一個早就喝茫的黑髮少年只是傻傻的笑著,「吶,千冬歲~我跟你說喔,我才不稀罕學長陪我勒,我只需要有你這個死黨就好了~~」說完還狠狠的打了一個酒嗝。

千冬歲聽完後習慣性的想推推眼鏡,但在差點戳瞎自己後只好作罷,然後賭氣的說:「是啊,哥回去以後叫那隻蛇去跟他新親相愛好了啦,反正他也不在意啊!」

「對嘛!!」經過千冬歲的一番宣言之後,褚冥漾的膽子也大了起來,「學長那個紅眼殺人兔,我再也不要理他了啦~~!!」

「褚,你叫誰紅眼殺人兔?」一個清冷的聲音突然響起,等等……如果冰炎在的話……果不其然,夏碎站在旁邊,拉著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的大笑容看著他們,身後散出的黑氣十分不詳。

「哇~~是學長耶~~~」

喝醉的褚冥漾一點也感受不到冰炎的威脅,只是一個勁兒的揚起可愛的笑容,紅潤潤的一張臉讓冰炎有點不開心,他的小戀人就這樣坐在酒館裡,一點也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引人遐想。

「哥……」倒是千冬歲在看到夏碎過於燦爛的笑容後瞬間清醒了不少,立刻發現自己和褚冥漾如此曖昧的動作絕對會引起眼前這對搭檔的忌妒心……而且還不是普通程度的忌妒。

「歲,我們回去吧。」夏碎拉起千冬歲的手,笑容更加深了幾許,但眼神卻閃著異樣的光芒。跟冰炎點過頭後他便帶著千冬歲離開酒吧,留下冰炎和褚冥漾兩個人。

「……」褚冥漾也許是感覺到氣氛變了,不再像剛剛一樣一直呵呵笑著,而是低著頭不發一語。

冰炎也沒說什麼,只是一把拉起褚冥漾。後者全身軟軟的站也站不直,冰炎索性直接將人打橫用公主抱的方式帶出酒館,趁著街上沒人注意的時候直接張開一個華麗的傳送陣回到黑館。

***

將人往沙發上一丟後冰炎一語不發拿了灌洗衣物後便迅速的進入浴室洗澡,冰冷的水沖刷在身上,帶走一身汙濁的氣息。方才任務一結束回到黑館後發現褚冥漾不見了,他便急著出去找他,連沾滿妖獸血跡的黑袍都來不及換下。

回想剛剛看到的畫面一股怒氣便直往腦門衝,褚冥漾是他的,他決不允許有別的蒼蠅在他的小戀人身旁打轉!就算是褚的死黨,做出那麼親密的動作看了他還是很想當場翻桌。若不是知道千冬歲對夏碎的感情,他恐怕只會抄了鋒云凋戈去找他算帳。

沖完澡出了浴室後冰炎用先天的能力將頭髮烘乾,一邊向褚冥漾走去。褚冥漾的姿勢跟他洗澡前的姿勢完全一樣,他微微嘆了口氣坐在他旁邊,這才發現他的黑髮小妖師早已累流滿面。

「褚?!」冰炎有點手足無措,剛才不是還醉醺醺好好的嗎?怎麼一下子就哭起來了?該不會是發酒瘋吧?

但是過了幾秒他便注意到一向腦殘的褚冥漾此刻腦海裡只有淡淡的一個想法──『好過份……』

冰炎眼神暗了暗,他知道褚冥漾是因為他放他鴿子而賭氣,但他也不是故意的……說實在,他歷年對情人節的態度都是能躲則躲,這年不知道為什麼,他一忙就把這節日忘得一乾二淨……更忘了還有人在等他一起慶祝。

「……褚,對不起……」

「哇──學長你這隻死兔子──」褚冥漾一聽到冰炎充滿內疚的道歉,立刻毫不害騷的撲進冰炎的懷裡大哭,還是原諒他了。但這個動作又讓冰炎下了一跳,或許酒精還是有那麼小小的影響。

「……嗚嗚、學長你、你知不知道我很期、期待今天?」褚冥漾一邊擤著鼻子,一邊哀怨的說著,哭的梨花帶雨的小臉讓冰炎看的好不心疼。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這樣子的褚冥漾讓冰炎難得溫柔起來,甚至放低姿態哄著褚冥漾。他低著頭不停的用唇將精緻小臉上的淚水吻去,一邊重複抱歉的語句。

褚冥漾被這樣呵護著,心底也不好意思了起來,他其實也只是想發洩情緒抱怨個幾句而已,誰知道冰炎一直不停的道歉,聽的他心都暖了起來,漸漸的也止住了淚水。冰炎看到褚冥漾冷靜下來後心中的大時投總算放了下來,再怎麼說該開始不對的人還是他啊。

「……學長,下一次,不要再忘了,好不好……」褚冥漾臉埋在冰炎胸口,喃喃說道,臉紅的跟什麼一樣。

冰炎低聲笑了笑,他聽出了褚冥漾語氣中隱含的不自信。真是個傻瓜啊,他到現在還不了解他對自己的影響力嗎?

「不會再忘了,褚。」故意低頭輕咬了褚冥漾紅透的耳尖,冰炎說道。

「……說好了喔,情人節快樂……」

「說好了,你永遠是我的,情人節快樂。」冰炎再次確認。













至於『我永遠是你的』這種話就不用說了,因為我會用一生來實現。
吶、褚,我愛你,情人節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