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2/28,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黑館除了不知哪個房間傳出的詭笑聲之外還是很平靜。

褚冥漾眨著一雙大眼看著冰炎,烏黑的雙瞳承載了滿滿的討好,與他懷中抱著的小動物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吶,學長,我可不可以養這隻狗狗?」

「狗狗?」冰炎皺了皺眉,放下褚冥漾口中的磚塊書從沙發上起身,走到他面前低頭看著那隻動物。

長的跟褚很像。

有著黑黑軟軟的毛和一雙可愛天真的大眼睛,咧開向是笑著的嘴吐出小小的舌頭,一根毛茸茸的尾巴不停搖啊搖的……看起來像是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幼犬。

但冰炎第一眼就看出來,不管這隻小獸再怎麼像一隻拉布拉多犬,他也決不可能是一隻狗。

但這隻獸會出現在這裡代表……

「褚……你這是在哪裡撿到的?」抬眼望向褚冥漾的眼中閃過一抹柔情和一點點複雜的情緒,但某妖師只是忙著抱住正在不停扭動的小狗,以至於沒有捕捉到冰炎異樣的神情。

「嗯?」不安分的小狗亂蹬著腳,不時又抬起頭想舔褚冥漾的下巴,褚冥漾閃過那溼漉漉的親吻漫不經心的回答:「我昨天從家裡要回學校的時候在原世界的路邊發現的,牠一直不停叫可是都沒有人理牠,所以我就過去摸摸牠,結果牠就一直跟著我不放了。」

冰炎嘴角微微揚起,心情甚好,他趁褚冥漾不注意時低頭在他唇上偷了個香,措手不及的褚冥漾愣著一張臉呆呆的看著冰炎,臉頰也慢慢升溫,看著雙頰緋紅的褚冥漾,冰炎也很有閒情逸致的抱住褚冥漾給他一個溫柔至極的深吻。

「學長你你你你幹什麼啦!」到最後還是褚冥漾快要窒息般的喘著氣,靠著冰炎的支撐才沒有癱軟在地上。

「為什麼突然變那麼溫柔……」雖然很開心,但褚冥漾還是瞪大眼看著冰炎,該不會是發燒了吧?!

「燒你個頭。」冰炎聽到褚冥漾的腦殘忍不住一掌打下去,但力道還是比平常輕了許多。

「喔,是學長沒錯……啊啊啊對不起學長我閉腦!!!」眼看冰炎又舉起手,褚冥漾趕緊低頭認錯,然後才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等等,學長,狗狗呢?」

「在你腦殘的時候跑到那裡去了。」冰炎放過褚冥漾,指了指正窩在沙發上的黑色毛球。

「褚,要養就養吧。」褚冥漾跑過去抱起那隻幼犬的時候聽到身後傳來冰炎的聲音,轉過頭正要和冰炎道謝的時候卻被冰炎的表情震懾住了。

快要溢出的柔情和笑意在那雙深沉的紅眼中閃爍著,難得緩和下來的表情揚著一絲絲不知從何而來的得意,就連嘴角的笑容也都是透漏著對自己的寵溺。

好像精靈一般。

懷中的小狗只是靜靜的給褚冥漾抱著,很相識的沒有亂動也沒有亂叫,將空間留給兩人充滿甜蜜的眼神交流。

***

陽台上,看著依然沒有被動過的跡象的狗碗,褚冥漾氣餒的垮下肩,但也只好認命的收拾狗碗裡的飼料。

「學長……柯比又不吃飯了……」沒有辦法,褚冥漾只好轉身走回冰炎貧瘠的房間,再次向那個聽說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黑袍求救。

而那隻造成褚冥漾煩惱的罪魁禍首正倒在客廳中央滿不在乎的打著呵欠,偶爾還用後腳抓抓癢。

「那就不要餵。」冰炎頭也不抬的回答褚冥漾,唯一的動作是繼續翻下一頁的書。

又是這一句!

褚冥漾不開心的想著,學長好像都不在乎柯比有沒有吃飯……雖然說柯比都沒有變瘦,反而還長的很快,短短三個禮拜就已經是剛撿回來時的兩倍了,可是都沒吃東西還長大,難道學長不會覺得很奇怪嗎?

「不會。」

「咦?」

冰炎起身走到褚冥漾面前摟住他,另一隻手則是輕輕按上褚冥漾的眉宇,想撫平那之間的細紋。嘆了口氣卻充滿笑意的說:「叫你不要餵是因為牠根本不吃狗吃的東西。」

「咦?可是如果不吃就不會長大……」等等,牠好像一直都沒吃,可是好像還是一直長大……

「……學長,你說不吃狗吃的東西是什麼意思?」褚冥漾指出問題的癥結,困惑的問。

「不錯嘛,馬上看出問題了。」冰炎有點讚許,他還以為褚冥漾聽不出來他想說的事呢。



「你的柯比,不是所謂的『狗』喔。」



靠,真的假的,那他到底是什麼!!!!!

以冰炎這種口氣,柯比絕不是原世界的動物,一定是守世界滲透到原世界去欺騙他感情的某種妖怪,他該不會被詛咒了吧啊啊啊啊啊啊───

「哧,有我在你會被詛咒?」

啊,也對,有冰炎在他怎麼可能會被詛咒呢?如果柯比本身有危險,冰炎大概會在第一秒看到牠的時候就把牠給殲滅了。

「所以學長,柯比牠……到底是什麼?」褚冥漾視線落在客廳中央正在伸懶腰的黑色毛茸茸的物體上,困惑的問。

「牠是一種守世界的吉祥物,精靈們叫牠『發忒蕾』。」

冰炎扳過褚冥漾的下巴,強迫他與自己對視,數個星期前令男女老少看了都會尖叫噴鼻血的溫柔神情又再次出現。

「學長……」

「『發忒蕾』只靠著一種東西過活,所以常在戀人身旁出現,那種東西越多,『發忒蕾』長的越快……」

冰炎的臉漸漸逼近褚冥漾,雙唇吐出低沉的聲音,充滿誘惑的甜蜜氣息薰的褚冥漾頭暈腦脹。

「什……什麼東西……?」褚冥漾在失去理智之前努力的這麼問了一句。

冰炎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低聲說了幾個字後,便深深的吻上褚冥漾。











───『褚,那種東西叫,幸福。』





祝小羽生日快樂//
2012/2/28 12:52pm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