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3/20,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被佈置成熱帶雨林的學生餐廳裡,喧嘩吵鬧的聊天聲清楚顯示了此時正是享用晚餐的巔峰時刻。多虧喵喵、千冬歲與隱形的萊恩,褚冥漾在擁擠的餐廳裡還是有位子坐下來吃飯。

但是在他坐下來後,喵喵劈頭便問了一句話,導致褚冥漾陷入了一個不小的難題。

「漾漾情人節的時候有收到巧克力吧?那漾漾打算什麼時候要送回禮呢?」

自從他的身分是妖師被揭發,廣為流傳、搞得眾所皆知之後,大家對他的關注力爆增,對他這個人的評論也塞爆了他從來不知道存在的校刊。

對於壞的評論褚冥漾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是他沒有料到的是,大多數都是好的稱讚,說他可愛、純真……居然還有人創辦了『褚冥漾後援會』這種東西。

咳咳,扯遠了,於是上個月情人節,他在黑館的房間被滿滿的仰慕巧克力給佔領了,其中最詭異的是,竟然有男生送他巧克力……該不會是送錯人了吧?

總之,雖然有為數可觀的巧克力可以吃,可是到了白色情人節的前一天,褚冥漾才在喵喵的好心提醒之下想起,自己應該要回禮。

「漾漾,沒有回送巧克力然後告訴人家你的心意的話,會被……咬喔!」喵喵雙手扶著臉撐在桌上,大大的綠眸盯著褚冥漾看。

他真的不想知道「……」是什麼,你們這群火星人為了他的心臟著想請繼續消音謝謝。

「據我所知,漾漾收到的巧克力有177個仰慕巧克力,23個友情巧克力,」千冬歲推了推擦拭得過於乾淨的眼鏡,認真的說,但是停頓一下後又微微蹙眉,「至於告白巧克力……好像都被冰炎學長攔截了,所以漾漾都沒有收到。」

「咦,有啊,我有收到一個女生的……」褚冥漾偏頭想了想,那女生的面孔浮現在他腦海中,但要他怎麼告訴那女生自己……咳咳,心有所屬了呢?難不成要他說『對不起我已經跟學長在一起了!』這種話嗎?!!這麼羞恥的東西他死也說不出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懊惱的思考著,而在不遠處的附近,一個華麗繁複到不可思議的傳送陣金光閃閃的宣佈冰炎跟夏碎的到來,立刻吸引四周不少崇拜的目光,餐廳先是悄聲了一會兒,隨即又重新喧鬧起來。

一踏出傳送陣,夏碎便直接走向臉亮了起來的千冬歲,冰炎則是立刻補捉到他的妖師戀人的斷斷續續想法,雖然參雜了不少的腦殘,但其中幾個關鍵字還是引起的他的不安……巧克力、心意跟……那女生。

想得這麼專心,就連自己的到來也沒注意到……冰炎不禁起了一點小小的怒火。走過去之後便用力的拍上褚冥漾的後腦──力道還比平常重了一點──褚冥漾立即如預期的停止了令他焦躁的想法、發出一聲驚呼後淚汪汪的抬起頭來看著他。

「學長,歡迎回來,可是可以不要悶不吭聲就巴我的頭嗎?」褚冥漾撇了撇嘴,不開心的抱怨,一旁的喵喵等人則是很識相的自己聊了起來。

「褚,走了,出任務。」冰炎只是講了幾個字,完全忽略了褚冥漾的發言,抓著褚冥漾的衣領直接拽下椅子。

「漾漾掰掰~~」在被無人權的拖入冰炎開的傳送陣之前,褚冥漾似乎聽到了幾個朋友的道別……你們憋笑的語氣聽起來讓他真的很不爽啊!!!!

***

出了傳送陣,冰炎不發一語的走在貌似是原世界的小巷子裡,褚冥漾也只敢默默的跟在他身後……冰炎怎麼了?在生他的氣嗎?感覺和平常不太一樣……

出了暗巷,街道兩旁的不少商家正把握白色情人節的商機大肆宣傳著,明亮的燈光將夜晚的天空染出淡淡的白霧,並肩同行的人們到處都是,一前一後的他和冰炎相較之下顯得有些突兀。

但是這些複雜的情緒都在下一秒被恐慌給淹沒,只因冰炎直直走進褚冥漾在看到後一直想忽略的大飯店──那穿西裝站兩排九十度彎腰鞠躬恭候您大駕的門房是怎樣!!!還有天花板上金碧輝煌的水晶吊燈、大理石砌成的牆壁、鋪上厚厚紅地毯的地板給他這種市井小民看到真的可以嗎!!!他只是個普通人啊可以不要用那麼高級的東西嚇他嗎對心臟很不好的真的!!!

但只見冰炎難得對褚冥漾心中的尖叫沒有半點反應,反而筆直的走向櫃檯,掏出了那張比白金卡還好用的黑卡,對著馬上陷入他人生中最驚恐的時刻的櫃檯人員開口──「開房間,兩個人。」

褚冥漾差點沒把胃吐出來,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人會這樣要房間的吧!!一般人都是會先問有沒有空房吧??!!!!

……對不起他錯了。冰炎不是原世界的人,更不是一般人。

過了沒多久另一個穿西裝、還頻頻拿手帕拭汗的先生走了過來,貌似是主管或經理,之後便由戰戰兢兢的他負責帶領他們來到他們的房間。

冰炎打發掉那名經理以後,褚冥漾刷卡打開那間雙人房的房門,接著在一秒後非常冷靜快速的將打開的門重新狠狠關起來。

先不提那大得明明可以塞進兩個家庭還很空的『雙人房』,他絕對沒有看見毛玻璃做成的根本什麼都遮不了的浴室牆壁還有那張旁邊掛了絲綢看起來軟得別有居心還灑滿了玫瑰花瓣的粉紅色大床。

「白痴,經理幫我們升級到總統級的情人套房,擺飾什麼的只是呼應節日罷了。」冰炎首次對他開口,然後直接從他手上摸走房卡、開門進去。「都在守世界待多久了還不能習慣?」

這不是能不能習慣的問題啊老大,重點是他可是從小就被勤儉持家的好媽媽教養成愛惜資源不浪費不奢侈的平民百姓,這麼高級的地方不管來幾次都不能適應啊,他又不是火星人……

「褚,不要腦殘。」就在褚冥漾開始他的腦部運動時,冰炎打斷了他,冷淡的語氣讓褚冥漾一秒住了嘴,只是愣愣的站在客廳裡看著不遠處正盯著自己的冰炎。

兩人就這麼對峙,誰也沒先說話,僵持許久後則是冰炎先開了口:「這次的任務是要除掉這個飯店作祟的鬼,你先洗澡,我去探查,衣服我請賽塔傳來了,在浴室裡。」

「咦?我的衣服為什……?」褚冥漾聽完反射性的轉頭看向浴室想要問冰炎問題,可門邊傳來小小一聲『喀』,告訴了他冰炎已經離開的消息。

他到底做了什麼?冰炎為什麼那麼反常?

原本就不小的房間,在冰炎離開後竟顯得擁擠了起來,充塞著這個空間的,是無盡的寂寞與孤獨,壓得她喘不過氣……

***

褚冥漾踏出充滿濃濃水氣的浴室,剛洗完熱水澡的他卻覺得心冷冷的,酸酸的。冰炎從餐廳那裡就沒給他好臉色看,現在又丟他一個人在這個大得見鬼的空房。

明明冰炎今天才跟夏碎從為期一個禮拜的任務回來,卻完全沒有思念自己的感覺,這樣讓他覺得自己因為冰炎不在而失眠的行徑很蠢……

雙腳下從冰冷濕滑的瓷磚換成柔軟厚實的米白色地毯,可褚冥漾卻沒有心情享受那上好的觸感……他只想哭。

「啊……!!」突然一陣拉扯,他被狠狠的甩上床,一副軀體伴隨著熟悉清冷的香味欺上他,讓他原本受到驚嚇的心平復下來。

殷紅的玫瑰隨著兩人陷入床被的動作飛了起來,在空中劃下唯美的線條。冰炎雙手架在他身體的兩側,銀色的長髮垂在兩旁,像是瀑布、像是銀絲;那雙炯炯有神的紅眼寫滿了焦慮、煩躁,看得褚冥漾不知所措。

「學長?快起來,你幹麻……」褚冥漾抵著冰炎的胸口,困惑的問著,卻被冰炎猛然襲上的唇給堵住了嘴。

褚冥漾瞪大黑眸感受的略帶著些微粗暴的吻,他不喜歡冰炎像是發洩怒氣在他身上的吻法……

「學長……你……」褚冥漾喘著氣,看著冰炎,後者則是一附被什麼折磨的表情。

「褚,你今天在餐廳裡想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冰炎雙手緊緊握起,聲音微微顫抖著,「我不管怎麼告訴自己,你是愛我的,不管我多想說服我自己,你是我的人……我還是無法不去在意,那巧克力、那女的、以及你的心意……」

語氣混雜著憤怒、忌妒,以及濃濃的不安,聽在褚冥漾耳裡他只是覺得好氣又好笑,原來冰炎的反常只是在吃醋嗎?

褚冥漾笑開來,伸手撫上冰炎的臉,溫柔的輕蹭著, 「學長,你攔截了我那麼多告白巧克力,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就是不想要讓你擔心,所以才什麼都沒說……」

「褚……」冰炎愣了愣,原來,他一直以為傻傻的小戀人是知道的……

「……學長,你知不知道什麼是白色情人節?」褚冥漾問,一雙黑色的星眸略帶羞澀,像是要把冰炎捲入一樣,在後者點點頭表示知道後,繼續說著。

「啊就……有個女生,她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躲過學長,送了我告白巧克力,所以我是要回禮,然後告訴她我的心意……」褚冥漾感覺到身側的拳頭又縮緊了些,冰炎的臉也越來越陰沉,就算他其實臉紅的要命還是趕緊接下去說,以免冰炎當場把他種在床上,於是他便閉上雙眼直接一口氣大喊:「也就是我不喜歡她我已經在跟學長你交往了然後我很幸福這樣啦!!!」

褚冥漾一秒想用米納斯轟出一個大洞鑽進去永遠不要出來,媽啊他害羞死了──!!!!

而語落後冰炎沒有開口做出任何表示,褚冥漾只好睜開眼睛查看冰炎的反應,不料卻落入柔情四溢的眼神,冰炎勾起他最愛的笑,一顆心的心跳數直線上升,臉上的熱度也快要讓他羞死了。

「……褚,告訴我,你愛我。」冰炎低下頭在褚冥漾耳邊低聲呢喃,一手貼上褚冥漾放在他臉上的手,另一手則往下滑輕輕摟住褚冥漾的腰,「告訴我,你是我的人……告訴我,你只會是我的,你只准看我一個人……」

「……我愛你,學長。」褚冥漾綻開笑容,滿滿的幸福充斥著他的胸膛,「我愛你……我是你的,也只會是你的……」

淡粉色的大床上、兩副交疊的身軀,鮮紅色的玫瑰花瓣散發出淡淡的香。

潮濕的吻、糾纏的四肢、如火的欲望……

「……褚,白色情人節快樂。」

但褚冥漾早已無心去聽冰炎的話。








2012/03/18 09:38pm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