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5/22,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什麼話……啊!等等 ……」褚冥漾怒視著冰炎,恕不知這樣的表情在冰炎眼裡看來只是害羞的表現,臉上因情慾泛起的淡淡紅潮搭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褚冥漾誘人的表情使得冰炎根本無法壓抑他的欲望,低頭下來舌尖隔著襯衫直接吻上褚冥漾胸前的紅櫻、惡意摩擦打轉著,在窄小花徑裡的手指也開始緩慢的抽插,引起褚冥漾情動的哼聲。

身上的敏感處幾乎是同時被冰炎刺激著,後庭被冰炎按摩得溼的可以,褚冥漾全身癱軟雙腳沒有力氣去支撐身體的重量,嘴中只能弱弱的喊著「學長」,眼看就要靠著門滑落在地上,這時冰炎便一把拉起褚冥漾將他轉過身,讓他趴在牆上,繼續他的開發大業。

「褚,撐好。」其實冰炎的下身早就漲的難受,如果不是怕褚冥漾受傷他哪裡會有閒情逸致把前戲做的那麼久……不過不可否認,他就是知道前戲做越久,褚冥漾越是舒服。

冰炎瞇起雙眼看著眼前俯趴在牆上輕喘嬌吟的褚冥漾,心中不免自滿起來……這樣美麗純潔的孩子,是自己的,他的身他的心,都只屬於他、冰炎的!

想到這裡,冰炎再也無法去忽視下腹燒的旺的那把火,快速抱起褚冥漾後就往床的方向走,褚冥漾自然知道冰炎要去哪,可他也沒有任何的反抗,任由冰炎將他放上床。

「學長……我……」褚冥漾躺在床上,拉著身上的襯衫,那件襯衫本來就是冰炎借給他穿的,現在被自己和冰炎這麼一拉、一扯,幾乎是鬆垮垮的套在他的上身,胸口沒扣上的那幾顆釦子使領子呈現曖昧的V字型,裡頭的兩顆紅莓若隱若現;襯衫下擺長的很,恰好遮住了他的大腿根,但大部分的肌膚還是毫無遮攔的在冰炎火辣辣的視線底下。

「嗯?」冰炎心不在焉的回應褚冥漾軟軟的叫聲,只是跪在他白皙修長的雙腿中間,一雙因情慾而更顯深沉的紅眼在他的身上掃來掃去,像是林中的豹子盯著自己的獵物一般,目光炯炯。

褚冥漾輕咬著唇,臉上略帶著猶豫的神情,手一撐還是坐了起來,寬大的襯衫滑落、圓滑的肩頭便曝露在空氣中,汗溼的黑髮黏在頰上,白皙的皮膚泛著情色的粉紅,看見冰炎除了望著自己以外沒有其他的動作,一隻腳便勾上冰炎的腰間,膝蓋輕輕蹭著,「學長……不做嗎?」他想要……當然,這句話他並沒有說出來。

──這樣的褚冥漾全身上下只能用性感、淫糜幾個形容詞來形容,但是他眼中帶著的那一點點天真卻又恰到好處,一點違和感都不存在……他是如此的聖潔,如此的……美味。

冰炎勾起嘴角好心情的笑了,「難得你那麼主動呢,褚。」說完便伸手扳開褚冥漾的大腿,其中的小穴經過方才的開發,現在溼黏的可以,一張一縮的像是在無聲的邀請他的進入……但今天可是要懲罰褚冥漾的呢,哪能那麼容易就給他他想要的?

冰炎俯下身將褚冥漾壓回床上,銀紅色的長髮傾洩在兩人身旁,冰炎嘴唇在褚冥漾耳邊緩緩廝磨,一次又一次刻意的將熱氣吐在褚冥漾的耳殼上,然後低聲笑了笑。

「自己做給我看?嗯?」

褚冥漾呆愣的看著冰炎,像是不了解他剛剛說的話似的,冰炎真的那麼生氣到了這種地步?

「學長……求你……」眼看冰炎退到一旁,褚冥漾只好出聲哀求冰炎,但是後者完全不領情,只是依然用那燃燒的眼光盯著褚冥漾看。

褚冥漾吞了吞口水,光是這樣被看的自己竟然也會全身燥熱,恐怕他也病的不輕。

就這樣大眼瞪著小眼,最後還是褚冥漾被冰炎看的情慾高漲,只好萬分羞恥的在冰炎面前做出安慰自己的動作。

「嗯……啊……」手一覆上自己的下身,輕柔的呻吟聲便斷斷續續的從褚冥漾口中流出,本是跪著的他在情慾的刷洗之下幾乎是臥倒在柔軟的床鋪上,因全身沁滿著汗水、那件白色的襯衫也完全貼服在他身上,透明的印出底下粉色的肌膚。

「啊……嗯嗯……」不知怎麼著,褚冥漾越賣力、他越感覺不到滿足,明明快要到達尖峰,卻又沒有他想要的快感,前面舒服是舒服,可是卻幾乎被後方麻癢的空虛給蓋住……

「唔恩……嗚……學長……」嘴中喃喃唸著那人的名字,雙眼眨著情慾的淚水,褚冥漾險些要哭出來。

「學長……啊……」「學……嗯嗯……唔……」「嗯……學長……」一聲聲的低吟充斥在房內,褚冥漾嘴裡只是不停的喚著冰炎。





他想要他。

他想要冰炎。

他想要冰炎進入他的身體、想要和冰炎合而唯一。

想要冰炎帶給他快感、想要冰炎被他緊緊包覆。

想要……




  「學長……」褚冥漾抬起頭懇求的看著冰炎,慾望的淚從眼角滴落,「學長、求你、進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