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7/7,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褚,我有沒有說過這樣的你,」冰炎眼神暗了下來,身體緩緩向前傾,朝著褚冥漾越靠越近,還伸出了一隻手將汗濕的瀏海自褚冥漾的額上撩開,「只會讓我更想把你玩到昏過去?」

褚冥漾被冰炎壓倒在床上,雙腳被扳成M字型的姿勢,高挺的性器在冰炎的視線下從頂端分泌著白色的汁液,一路向下流過會陰部、一直到他早已濕黏的菊穴。

「不……不要看……」褚冥漾急忙想要用手遮住下身,但冰炎卻強迫性的將他的手壓在高過於頭的床墊上,一邊低下頭親吻著褚冥漾大腿內側的根部,「為什麼?很美的……」說完竟一個猛烈的挺身、粗壯的分身便毫無阻礙的順利進入到褚冥漾的花穴內。

沒有任何預警、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瞬間被火熱的物體填滿,褚冥漾幾乎是尖叫著達到高潮,後穴也連帶絞緊,害得冰炎差點把持不住就這麼衝撞起來。「不妙……褚,放鬆一點……」

窄小的花徑緊緊包覆著冰炎,褚冥漾無意識的擺動著身體、催促冰炎快點動作,略嫌瘦弱的身形在寬大的襯衫下扭動,「學長……恩……」

一旦冰炎動起來、褚冥漾便沉迷於陣陣如電流般的快感中,半開的小口吐出的甜膩嗓音,一聲一聲都代表著冰炎賦予他的快感,而那陣陣的呻吟在冰炎聽來根本是種致命的誘惑,只會誘使他更加猛烈的撞擊他身下雙腳大開的人兒。

不知是否失去了理智,褚冥漾只是不停的迎合冰炎的動作,在他插入自己的時候放鬆、抽離自己的時候又發了瘋似的收縮,像是嘗試著要用肉體去告訴冰炎他是有多麼不願他離開似的。

嘴裡不曾停歇的嬌吟在冰炎蓄意摩擦他的前列腺時拔高,身上的每一絲每一毫感受都透過口中的吟哦清楚的傳達出來。

「褚,很舒服啊?」冰炎頂到褚冥漾的最深處,在他瘋狂扭動身體的同時卻又用手固定著他的腰枝用力的摩擦他的前列腺,另一隻手則在褚冥漾下身的頂部上滑動,時不時還用手指去輕探正在不停掉著白色眼淚的鈴口,「我從沒看過你叫的那麼好聽呢。」

冰炎突然更用力的一撞,手也故意同步收緊,伴隨著激烈的痙攣和一聲近乎哭喊的尖叫、褚冥漾濃稠的精液便迸發在他手中,冰炎自己也因為褚冥漾突然咬緊的後穴而直接射在裡頭。

發洩完的褚冥漾疲憊的喘著氣,一雙佈滿情慾和淚水的眼卻還是專注的望著冰炎,然後竟然一個翻身便讓自己騎在冰炎身上。

「學長……還要……恩……」明明只是翻身的動作、褚冥漾的下身竟然又在寬大、沾滿精液的襯衫下昂起頭,會陰處也是充滿了他本身和從後穴流出的冰炎的淫液,片片春光在冰炎的角度根本是一覽無遺。

「學長……給、我……」褚冥漾一面這麼說著,一面不停收縮著絲綢般的內裡,使兩人都再度感受到麻癢的快感。

「呵。」褚冥漾如此淫蕩、如此欲求不滿的姿態,可不是天天都看得到的,既然他主動投懷送抱,那冰炎不吃白不吃啊!

「褚,一邊自己動、一邊喊我的名字,我就給你。」怎麼樣讓褚冥漾歡愉冰炎是最清楚的,甚至比褚冥漾自己還要清楚;羞恥的心態只會讓褚冥漾的觸覺更加敏感,當然也更容易接收到不同的愉悅感。

於是便演變成了現在這種褚冥漾臉靠在冰炎的肩窩上嘴裡不停嗯嗯啊啊、下半身則是跨坐在冰炎恥骨上左右擺動腰枝的情形,兩人的性器還因為面對面的體位而不停的互相摩擦,搞得雙方都只是更加的膨大,無奈於褚冥漾的動作實在太慢,冰炎最後還是靠自己、在自己向上頂撞的同時將褚冥漾向下拉。

「嗯!啊、啊、啊──」冰炎的技巧真的很好,好到褚冥漾只能仰著頭隨著冰炎的律動開口呻吟,「深一點、再深一點!哼啊……啊啊啊──」

「再深一點?」冰炎也不是那麼的冷靜,一雙眼燃著熊熊烈火,讓褚冥漾坐在自己身上的同時一邊用力的衝撞擺動,引出了更加高亢的吟叫。

「亞!啊啊那、那裡、啊啊啊啊──」

「嗯嗯!亞……啊啊──」褚冥漾身上的襯衫沾染了兩人的汗水、精液、褚冥漾的淚水以及淫穢的氣味,他的表情可說是意亂情迷的可以,但不知怎麼的看起來卻是如此的聖潔。「唔恩!哈、啊、啊……」

冰炎低下頭膜拜似的輕啄著褚冥漾的嘴唇,一邊卻又惡意的向上頂弄著他的前列腺,惹的褚冥漾又再次射出來、久久不能自己。

就在冰炎將褚冥漾壓在牆上要重新再來一回的時候,冰炎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嗚……不要接……亞、繼續……啊啊!」褚冥漾潔白修長的腿纏在冰炎精瘦的腰上,眼神中充滿著祈求他別接電話的意味,但冰炎卻一點都不領情,繼續是繼續了,但他可是接了手機還故意開了擴音放在旁邊才繼續的。

『冰炎?上次我跟你提到的長期任務,你要接嗎?』

「上次那個?那種任務根本派兩個白袍的去就好了,找我們幹麻?」冰炎老神在在的用哼聲去回覆夏碎,下身卻不安分的在褚冥漾身體裡停的重複緩慢的插入再抽出的動作。

『……冰炎,等你忙完再打給我好了。』電話另一端沉默了一小段時間後這麼說,貌似是聽到了褚冥漾壓抑不住的陣陣嚶嚀,居然還又多補充了一句隱忍著笑意的話:『別玩過頭啊,再過幾天可是段考呢,別把褚弄到一星期下不了床啊。』

「藥、師、寺、夏、碎!」

冰炎咬牙切齒的掛了電話然後便把所有心思放在褚冥漾的身上,體位一個換過一個,從床上到桌上,從桌上到椅子上,做到褚冥漾嘶聲力竭、哭著求饒後才罷休,之後卻又在浴室幫褚冥漾清理時很狠的要了他。

一整個晚上兩人不知是解放了多少次,被褥、地上甚至是部分的家具上都沾上了他們作愛後遺留的體液,而整個過程中冰炎都禁止褚冥漾脫掉身上那件襯衫,甚至在洗完澡之後也只給了他另一件襯衫換穿,其他的衣物都沒有給他,一直到褚冥漾哭著保證他再也不會在兩人性愛的過程中提到任何人、甚至是想到任何人後,冰炎才讓他把其他的衣服穿上。






「學長你這個臭兔子!我的段考要怎麼辦啦──」

褚冥漾事後難過的指控冰炎,後者卻也只是帶著一抹邪笑,「一科不及格裸體圍裙一個禮拜,兩科不及格女僕裝和裸體圍裙各一個禮拜,三科不及格嘛……」

「不用講了學長我一定全部都會及格的!!!!」







                     2012/7/7 1:52am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