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7/26,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褚冥漾在實驗大樓內疾步而行,清秀臉龐上的興奮之情難以掩去,特製的軟墊鞋踩在光滑的走廊上一點聲響都沒有。由於此處並非主要大樓,行徑的路上遇到的人很少,燈光也相對昏暗。

最後褚冥漾在一扇戒備森嚴的金屬門前停下,通過視網膜掃描器的認證後大門便打了開來。

「漾漾!」一名和褚冥漾一樣身穿實驗袍的金髮少女站在一個約一、兩人寬的長方形水槽前,手上拿著類似診療板的透明玻璃板,回頭笑著和褚冥漾打招呼。

「11240狀況良好,今天就可以脫離水缸了喔!」少女低著頭看著手上的玻璃板,在上頭點了幾下,無數的數據便被轉移到水缸的壁面上。「數據顯示他的生長狀況比我們預期的還要好,真是太好了呢!」

靠到水缸前的褚冥漾沉默著,注意力幾乎完全被水槽內的東西吸引了過去,因驚奇而慢慢摸上水槽的手小心的避開了連結到水槽的各色線管。

「不要再叫他11240了,喵喵。」褚冥漾笑著說。

銀色又混雜著幾縷紅色的髮絲在水中飄蕩,像是熱帶海域中美麗的珊瑚,水槽內莫約七、八個月大的嬰孩看似睡得很安穩,褚冥漾轉過頭看著喵喵也是眼眶泛紅的笑臉,兩人喜悅的淚水在眼眶內打著轉。

「他的名字,叫冰炎。」

***

冰炎是個很好帶的孩子,很早熟,「出生」後也不哭鬧,總是安安靜靜的,簡單來說就是自閉,褚冥漾差點都認為自己是不是在什麼細節上疏忽了,讓冰炎大腦裡掌管情緒和感覺的那一塊出了錯誤。幸虧在冰炎約七歲的時候褚冥漾強迫他吃了一顆糖,後者露出了滿臉厭惡的表情,好像褚冥漾餵他吃的是隻昆蟲,褚冥漾這才知道原來冰炎討厭自己最愛的甜食。

從那之後冰炎的情緒外顯多了,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冷著一張臉,但偶爾還是會皺個眉頭,再更少的時候會允許別人看到他的笑容。

冰炎從來沒有問褚冥漾自己是誰,只是默默的接受褚冥漾告訴他的「冰炎是很重要的人,我呢,是負責照顧你的人,雖然我總是笨手笨腳的啊哈哈……」這幾句話。他也從來都沒有問褚冥漾為什麼自己只能待在實驗大樓內,甚至連人多的主要大樓也必須避免前往。

沒有問出口的事情多如天上的繁星,褚冥漾知道冰炎一定很困惑,但他很慶幸冰炎沒有問出口,因為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難不成要老實告訴他他從還是個嬰兒胚胎時就是在水槽裡長大的嗎?算了吧,這種事情等他大了點再說。

等等,等他大了點後,再等等。

就這樣等啊等,等了不知道多少年,褚冥漾還是沒有告訴冰炎他的身世。

***

資訊室裡,冰炎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幾乎有一面牆寬的玻璃板,面板上無數繽紛色彩快速流動,普通電視上的影像被快轉了好幾倍,可是冰炎還是一點訊息都沒有遺漏的全部接收起來。比一般人好上幾倍的頭腦讓他在進行這個過程時一點也不吃力——這是冰炎學習的方式。

光滑的地板,沒有窗戶的牆壁,只有一張給自己坐的椅子和那面玻璃的房間全都是刺眼的白,冰炎無聊的看著面板,在腦袋裡默默的倒數著時間,等著褚冥漾的到來。

就在他倒數到一的時候門邊傳來了敲門聲,一個穿著白色實驗袍的人走了進來,身後跟著的正是自己等待已久的人,褚冥漾身上的襯衫是溫和的藍色,純白的資訊室裡這才真正多了幾分色彩。

「冰炎,我來幫你做例行檢查了!」褚冥漾滿臉笑容看著冰炎,在後者低喃著慢死了的時候乾笑著道歉走到冰炎的旁邊。

「褚,」冰炎低著頭看著矮上他幾公分的褚冥漾,突然挑著眉問道:「你怎麼看起來一直都是這副蠢樣?」說著還伸出手用指節在褚冥漾的額頭上用力敲了一下。

「好痛啊啊啊啊啊!」褚冥漾捂住瞬間發紅的額頭疼的哀號,怒目盯著已經比自己要高而且還一臉戲謔的冰炎,「我就是蠢我也沒辦法,然後冰炎你快站好讓我檢查你今天的狀況,還有要叫我褚醫師!」

褚冥漾很納悶,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從小乖乖叫他褚醫師的那個面癱小冰炎不再稱呼他為醫師了,而是直接叫單姓,還會捉弄他、開他玩笑故意惹他生氣,想想自己教冰炎的方式應該沒有錯啊,他有照著喵喵的指示將冰炎培養成一個理想中的好男人,可他可不知道什麼樣的好男人會欺負照顧自己的恩人。

「褚,看我看到入迷了嗎……?」耳根被冰炎吐出的氣息薰得熱熱的,褚冥漾才發現自己走了神,手上的診療板也被冰炎拿在手中晃呀晃的,看著令人很是不愉快。他紅著臉搶回來後,又費了不小的工夫才成功將冰炎的身體做好檢查。

退出資訊室後吩咐了下屬該做什麼工作的褚冥漾站在門邊思考著,冰炎該不會是因為青春期所以才做出這些戲弄他的動作吧?那叫什麼……叛逆?現在正十七八歲的冰炎不知道過了叛逆期了沒。最近這些小動作還變本加厲了,甚至有一點點曖昧。

甩了甩頭,褚冥漾決定將疑問留在資訊室的門邊而不是獨自鑽牛角尖,有些事情還是直接問比較快,改天問問冰炎吧,或許他會回答自己。只要有問題就一定有相應的解答——他向來是這麼相信的,可是這次他困惑了。

褚冥漾無法回答自己,胸腔裡那狂奔的心跳是怎麼回事。

轉身要離開資訊室的門前,褚冥漾心想該找個時間和已經不在實驗大樓工作的喵喵聚一聚,好久不見的她或許會對自己的疑問有個解答,正要伸手去拿手機的時候手腕卻被一隻溫度偏低的手抓住。

「冰炎?怎麼了?」帶著一臉的疑惑看著從資訊室裡追出來的冰炎,褚冥漾到哪裡都認得出來這個體溫,那可是他從水缸裡將他抱出來時所感受到的溫度,如此冰冷還把他嚇了一跳。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什麼問題?」他呆愣。

「為什麼……」微涼的手輕輕撫上他的眉眼,劃過鼻樑、臉頰,最後停在褚冥漾的下嘴唇上,「從以前到現在,你都是這副模樣?」

「哪副模樣,我一直都是這樣子啊……」褚冥漾撇開頭閃躲著冰炎的觸摸,眼神也避免和他的交會,顯然極是不自在。

「就是這樣子,」冰炎加重了語氣用力抬起褚冥漾的下巴,與生俱來的那雙紅瞳在褚冥漾的臉上來回掃著,像是在證實什麼,「從我有記憶以來,你就長這樣,看起來根本只有十六十七歲,沒有長高也沒有變老,就連米可蕥的年紀都變得比你大了,她原本不是跟你一樣年紀嗎?」

「你想知道的事情等你成年之後再說,」褚冥漾拍開冰炎的手不悅的說,一面祈禱冰炎不要發現他跳得飛快的心跳,「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被冰炎影子遮住的褚冥漾想著好在自己比冰炎矮些,如此一來冰炎也不會知道他的臉正因方才的觸碰熱得發燙。

冰炎手環抱在胸前,挑著眉似笑非笑的說:「五天後我滿十八。」

「那就那個時候再說。」褚冥漾拋下這句話,僵硬的轉身離開,幾乎是可以用落荒而逃來形容,留下冰炎站在門邊,若有所思。

五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褚冥漾剛開始還在思索該怎麼蒙混過去,然而每天冰炎都在對他倒數,他的心態也因此越來越糾結。是該反悔,告訴冰炎時間未到,還是老實的告訴他一切?如果真的告訴他所有事情,冰炎會原諒他嗎?冰炎能理解嗎?

冰炎成年的前一天晚上,褚冥漾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成眠,想著明天所要面對的事,冰炎的聲音彷彿又再度響起,問他「為什麼」,而那手似乎又再次撫過他的五官……

心臟劇烈的跳動。褚冥漾皺起眉頭,翻過身不知第幾度嘗試入眠。

「最近的心悸好像有點嚴重……」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