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3/8/14,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夕陽的餘暉早已消失殆盡,星點高掛在天際,湧入河濱公園的人潮把道路擠的水洩不通。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近到可以互相聽見彼此的呼吸,悶熱的空氣囤積在每一寸空間,絲毫沒有空隙讓涼爽的微風鑽入。

從口袋裡艱難的掏出手機,連續擦到身旁的人好幾下惹來對方的白眼,螢幕上頭顯示的電子數字讓褚冥漾再度嘆了口氣,「還要十幾分鐘煙火才會開始喔,學長。」

收起手機,褚冥漾輕輕的向身旁黑髮黑眼戴著鴨舌帽的青年道歉,「對不起,明明知道學長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我卻還硬拉學長陪我來看煙火……」

「說過了地點給你選,再吵就種了你。」冰炎惡聲惡氣的打斷,低頭看著褚冥漾。

冰炎一百七的身高和自然而然從身上散發出的嚇人氛圍逼退了不少人,讓他在人群中不至於太缺乏新鮮空氣,倒是矮他幾公分的褚冥漾不知是因為太興奮還是空氣太沉悶的緣故,夜色中一張白皙的小臉兩坨殷紅色的腮幫子看得一清二楚,比星空還要晶亮的墨瞳閃著瑩瑩光點。

「喔……」

褚冥漾低下頭掩飾嘴邊的笑意,戀人不擅長表現出自己的感情,往往用很差的口吻說他,卻不知道他眼中擔心的情緒總是洩了底,怪彆扭的。

很開心很興奮的,其實。他們兩人成為一對情侶已經不知道多久了,今天卻是第一次單獨出來約會。每次好不容易等到兩人都有空的時候,不是屁股後面跟了一群五四三的朋友出來,就是在出發前冰炎被公會緊急叫走,害得褚冥漾都以為他們的初次約會是不是被安地爾偷偷詛咒還是怎麼了,一直無法順利成行。

不過他可不是普通的期待呢,今天除了是他們第一次的約會,也是他第一次看現場的煙火。

「你從來沒有看過煙火?」冰炎聽到褚冥漾腦中的想法,詫異的問。放煙火這種活動在台灣不是很常見嗎?怎麼會沒看過呢?

褚冥漾乾笑了幾下,搔著頭回答:「因為我很衰嘛學長你也知道的……好像小時後要跟親戚的小孩一起玩仙女棒,結果我那根剛好是瑕疵品……」

「反正輪到我要點火的時候仙女棒的火花就炸開了,還害親戚的小孩受了傷,所以我就盡量不靠近這類的活動啦。」

褚冥漾笑笑的,冰炎卻還是從他閃躲的視線中看到了淡淡的苦澀。

「不然我想有我在的話,普通的煙火秀都會變得跟台南鹽水蜂炮一樣危險吧!」褚冥漾聳聳肩不太想繼續這個話題,冰炎也就什麼都沒說。

「學長看過煙火嗎?好玩嗎?」悶熱的空氣沉澱著,害得腦袋也跟著渾沌起來,受不了沉默的等待,褚冥漾主動開口問了冰炎問題。

「幾年前死老太婆在學院有辦過七夕煙火節。」冰炎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雙手環抱在胸前,擺明了就是有不太好的回憶。

褚冥漾納悶的看著冰炎,七夕煙火節有什麼不好的嗎?

「啊,因為學長會被學長的後援會追殺!」他指著冰炎的臉脫口而出。

「褚……不想活了?」冰炎挑著眉咬牙切齒的說:「不要以為現在人多我就沒有辦法揍你。」

「哈哈哈哈我知道學長一定有辦法但是現在人很多這樣很難看所以求你不要揍我。」褚冥漾乾笑著說,他已經有點頭昏腦脹了,再被冰炎打下去是會死的。

「頭暈?」

「嗯,有一點,可能只是太悶了。」對於冰炎的詢問他只是輕描淡寫的回答,但是對於額頭上開始冒出的冷汗卻無法編出任何藉口。

感覺到冰炎微涼的手撫過他的脖頸,替他拭去滴落的汗珠,他閉上眼睛享受這沸騰的空氣中的一股清流,彷彿那可以為他減輕一點不適。

「褚,不舒服的話不要硬撐。」冰炎在他耳邊輕聲說道,褚冥漾臉上的紅暈已經完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慘白的臉龐,看來鐵定是中暑了。

「我可以。」他搖了搖頭,好不容易等到的約會,他不想要因為小小的頭暈就錯過了,反正撐一下就過去了。

「少亂想,這種機會以後還是會有──褚?!」冰炎的語氣略帶不滿,但隨著褚冥漾失去平衡倒在他的臂腕內,那擔憂的口吻也轉成了驚慌 。

「學長……」擠出一個虛弱的微笑,啊啊,他太自不量力了,果然到最後還是給冰炎添了麻。他在失去意識前閉上眼,輕聲的嘆了口氣:「對不起……」

***

「……褚!」冰炎急躁的嗓音喚醒了他,周圍的人群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下躺在草地上的他和抱著他的冰炎,還有一隻不知道哪裡來的冰系大氣精靈在他們身邊徘徊,解釋了明顯降低的氣溫。

「……學長,你該不會把你房間的大氣精靈抓過來了吧?這樣人家很可憐欸。」那隻晃來晃去的大氣精靈越看越眼熟,該不會是被冰炎強制加班了?

冰炎不發一語的看著他,害得他全身發毛,還不如直接被揍來的自在一點。他故意不去看冰炎的雙眼,四處張望才發現原來他們是在河的對岸,如果他記得沒錯的話,這邊應該是封鎖區才對。

從對岸望過去只有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我昏了多久?」褚冥漾受不了冰炎無止盡的沈默,低下頭輕聲的問。

對岸連那麼龐大的人群都散光了,肯定是錯過煙火秀了。

「……還沒有,」冰炎生硬的說道:「現在是倒數三分鐘,要熄燈。」

「真的嗎?」褚冥漾喜出望外的問道,但在看到冰炎的冷峻的面孔以後噤了聲。

他仍躺在他的懷裡,但此刻變得超級尷尬,冰炎超不開心的。

一分一秒過去,午夜慢慢的逼近,冰炎的目光不曾從他臉上移開,他也不曾擡頭看他,他實在不敢。

他不想要在冰炎的眼中看到覺得麻煩覺得困擾的眼神。

明明知道冰炎可以把他的想法全部接受進去,但不知道為什麼此刻他卻完全止不住腦袋裡像脫韁野馬般不受控制的思緒。

冰炎想要和他一起出來的次數已經夠少了,這次難得的機會又被他搞砸了,天知道下一次冰炎主動約他出來會是什麼多久的事?他不是沒有想過原因,冰炎不想和他約會是不是覺得丟臉?是不是嫌他很麻煩?是不是覺得他很沒必要?是不是覺得他──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不要自己一個人在那邊胡思亂想。」冰炎突然出聲打斷了他的腦部運動,「我怎麼可能覺得你沒必要?」

「十一、十、九、八、七──」

河的對岸傳來一陣陣倒數的聲音,褚冥漾擡頭看向冰炎,那雙變回紅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著他。「我怎麼可能覺得你很麻煩?」冰炎收緊了環抱著他的手臂,「你為什麼總是這麼沒自信?」

「六、五、四、三──」

冰炎的臉迫近他的,溫熱的鼻息撒在他的臉上,「我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夠讓你了解你對我的影響力?」

「二!一!」

「──我只是捨不得你為了我而費心。」

溫熱的觸感貼上他的唇,竄入他口中的舌頭纏上他的軟舌,顫慄席捲了他全身。

煙火炸開,燦爛的煙火在他們上方的高空中綻放,灑下金黃色的雨點。襯著深黑的夜空,絢麗的光芒彷彿是他和冰炎之間的激盪出的火花。

「七夕情人節快樂,褚。」

耀眼奪目。

***

青草與泥土的味道混雜著冰炎身上的冷香,身下據說是由大氣精靈送來的床單已經變得黏膩不堪,沾滿了濕溽的液體。

大汗淋漓的軀體,交纏的四肢,不自覺的呻吟在人潮早已散去的河濱陣陣回響,更是勾起兩人的慾火。

「不……」那細細的哀鳴讓人憐惜,但其中致命的誘惑卻又使人想狠狠的蹂躪,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才能俱備這兩種互相矛盾又衝突的元素?

「褚……」低啞的聲音喃喃的不停重複這個字眼,每一次即代表著一次猛烈的撞擊和拔高的呻吟,褚冥漾迷濛的視線中彷彿還殘存著璀璨的火光,但那伸手即可盈握的淡淡銀光比雖壯麗卻稍縱即逝的煙火更加柔美更加實際。

「啊……嗯……」從尾椎送至全身的快感不間斷的洗刷他每一寸肌膚,雙手緊緊環住冰炎的背,在過於興奮的時候無法控制的留下一道道猩紅的血痕,蜷曲的腳趾在糾結得被單上踢蹬,卻絲毫無法紓緩心中快要爆裂的情緒。

夜空中的星點就像一雙雙晶亮的眼睛審視著正赤裸裸糾纏的他們,廣大的空間卻讓他更有被窺視的感覺,如此的禁忌,如此的大膽,如此的羞恥。

然而他卻迫不及待的想讓冰炎在此時此地將他占為己有。

如此的罪惡。

「學、嗯!……再多……」褚冥漾央求著,冰炎嘴邊那一抹微笑像是計謀得逞一般,對他的欲求瞭若指掌。「還……要……啊啊!……」

不夠,遠遠不夠。

「我會不停的滿足你──」冰炎一面深入,一面輕柔的說:「就算你哭著求我停下來,我也會繼續……」

被侵入,被貫穿,被填滿,被做到釋放了好幾次,被玩弄到全身黏膩。

被用力的愛著。

「學長!啊、啊啊──!」

隨著再一次的高潮,又一股熱流衝入體內深處,乳白色的液體滴滴答答的流出,交媾之處一片濕黏。

餘韻尚未褪去,強烈的疲倦感卻早已襲來,倒在地上喘息的褚冥漾頂著一張殷紅的臉頰,筋疲力竭的看著覆在他身上冰炎。

在不省人事之前,他展開比世界上任何煙火都來得美麗的幸福笑靨──

「情人節快樂,學長。」





2013/08/13 11:47pm-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