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4/4/1,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愚人節是個奇怪的節日。
說要慶祝,卻也沒有人在這天互送禮物,論節日的原由,好像也不多人說得出所以然來。

愚人節不外乎是個充滿惡趣味的日子。學生耍老師有正大光明的理由,朋友互相捉弄有此作為藉口,甚至有些一直不敢說出的真心話,也能夠在這天勇敢的道出而不必擔心後果,因為總有一句『愚人節快樂』。

褚冥漾的四月一號在半夜三點二十八分開始。

夜闌人靜的黑館,殺豬式的尖叫從他的手機放肆響起,瞬間清醒的他急忙跳下床,連滾帶爬的衝到書桌前按掉催人老的手機,以免吵醒那一票起床氣級別歸類於魔王等級的黑館居民,害得自己死得不明不白。
褚冥漾盯著手機螢幕上「起床了」的鬧鐘訊息,他十分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錯了,他的手機分明沒有設定鬧鐘。就在他覺得自己其實在做夢時,手機再度震了幾下,他滿腹狐疑的點開新收到的簡訊,裡面只有一句話。

『愚人節快樂。』

署名人是瞳狼。

他好想換手機,真的。聽說最近HTC又推出了全新設計的機型,評價好像頗高,乾脆這幾天就來去辦一支好了。
瞳狼您這位老人家日子過得太枯燥他懂,也深感同情,然而可以不要三更半夜對心臟十分脆弱的他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嗎?
褚冥漾壓下摔手機的慾望爬回床上,途中還因光線不足視線不良而撞倒自己放置在地上的書堆。好不容易回到棉被裡安安穩穩的躺好時,他幾乎沾枕便昏睡過去了。

經過後半夜品質極差的睡眠,褚冥漾一大清早頂著亂糟糟的鳥窩頭和令人難以忽視的熊貓眼如怨魂一般飄出房間,下樓時還因踩空階梯一路「啊啊啊啊啊啊」摔到底部。
「白癡。」
「學長你也早安。」褚冥漾從地上爬起來,沒好氣的回覆。
冰炎挑起一邊的沒轉頭看像黑館長長的樓梯,「你踩空掉下來的?」
「對欸,學長你怎麼知道?」褚冥漾一面揉著睡得痠痛的肩膀一面問道。
「今天是愚人節,它有時候會故意少一階。」冰炎指著懷中捧著一疊厚書的安因,然後再朝前面的樓梯比了比,「仔細看他腳下。」

視線順著冰炎的指尖看向正在走下樓梯的安因再回到樓梯上,冷不防地,安因前方的某一層階梯消失了。褚冥漾急著出聲警告,但是話還沒說出口,黑袍天使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自動跳過那一階,順順利利的走完整趟路,經過瞠目結舌的他時還很稀鬆平常的向他道了早安。
褚冥漾目送安因離去,那背影看了讓他好嫉妒。
「學長,為什麼安──」
「會被這種老把戲騙的人只有你。」
靠。
「我原本要告訴你到底哪幾階會消失的,現在我突然忘了。」冰炎面無表情的說完後,就這樣轉身大搖大擺的走了。
褚冥漾愣在黑館大廳,不敢置信的看著冰炎後腦搖來晃去可恨的長馬尾,原本想努力維持自己的尊嚴,但最後終究是放棄了。

「學長對不起啦我錯了拜託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計較求求你告訴我到底哪幾階會消失──!!!!」

***

當褚冥漾再次在傍晚回到黑館時,他其實很想感動得抱住樓梯的把手淚流滿面痛哭流涕。

整天下來最仁慈的惡作劇竟然是消失的樓梯啊啊啊啊啊啊啊!!!!

先不論出黑館之後差點被五色雞頭放出來到處亂跑的金光閃閃愚人節小丑嚇破膽,校園裡每棵樹上坐著釣路人的漁人是怎樣?!!今天是愚人節不是漁人節啊混帳!!!!所幸被釣起來只是掛在樹上五分鐘,聽漁人吃吃笑著向你道愚人節快樂,沒有多大的損傷,不過很丟臉罷了。

另外,稍早時,受了不少驚嚇的他打開教室門,裡面居然一個人也沒有。
「……」
經驗告訴他,絕對不是他能力比較好只有他毫髮無傷的成功到達教室,而是另有蹊翹。
就在他認真考慮這其中一定有鬼,是不是該拔腿就跑時,班長歐蘿妲打了過來。電話內容大約是之前愚人節整老師整太兇、今年大家都累了,乾脆集體自行放假,忘了通知他希望他諒解云云。
其實他覺得自己才是被整的那一個。
褚冥漾聽著歐蘿妲的聲音,欲哭無淚的想。

原世界那種和隔壁班級交換教室耍老師的純真年代到哪裡去了。

接下來,男女廁所的標誌不時的互換導致許多男性同胞被詛咒、路上突然多出一個黑洞把學生傳送到未知的空間、教職員遞給你的東西千萬不能收因為下一秒它就吃了你的手……之類校方的惡作劇頻頻出現,惡作劇成功之後半空中還會爆出一大團紙條,每一張紙上都寫著『愚人節快樂』,搞得他最後身心俱疲。

他實在好懷念從前只有學生整老師沒有老師整學生的日子,不過據某個萬年童顏樣的和服少女所說,如果只有學生整老師就不好玩了。

老師整學生學生也不會開心到哪裡去。褚冥漾第二十三次看到紙團在他眼前爆炸後,毅然決然回宿舍了。

***

「學長,借我浴室。」褚冥漾淚眼汪汪的站在冰炎門外,抱著盥洗用具和換洗衣物的手抖的好大力,卻又忍不下。
冰炎一言不發的側過身讓自己進入他的房間,他立刻衝進浴室裡,連「謝謝學長」都忘了說。

蹲縮在浴室的角落,任由蓮蓬頭澆下的水灑在自己身上,褚冥漾環抱著自己,極力忍著不讓嗚噎傳出。尚未脫下的衣服壓在軀體上,帶給他沉重的感覺,一如內心裡沉甸甸的負面情緒。

他媽的。

之所以會被騙,是因為對他人的信任。

是誰說過這種話的?

其實他很討厭愚人節,非常非常討厭。
在從前,愚人節是唯一一天他會被同學惡意欺侮卻完全無法反抗的日子。
「我只是在開玩笑」
「今天是愚人節嘛」
「連玩笑都開不起嗎」
在這天,如果不能對同學的玩笑一笑置之就顯得沒有氣度,不近人情。
縱使有些玩笑是根本開不起的。

他以為今年可以逃掉愚人節,沒想到該來的還是會來。明知道今年的把戲和以往都不同,但光是藉由「愚人節快樂」這五個字就能夠觸動他內心的傷痛。

去年,他被關在學校體育館的倉庫裡待到愚人節的隔天早上。
前年,他被看似無意伸出的腳絆了一跤,直接摔入中庭的池塘裡。
再前年,他的課桌椅在一早出現在操場,他必須自己一個人在升旗集會後重新將桌椅搬回位在五樓的教室。

全部歸咎於一句「愚人節快樂」。

***

「學長你的浴室被我佔用了那麼久,對不起。」洗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澡,褚冥漾有些愧疚的從浴室裡出來向冰炎道歉。
「洗那麼久我還以為你這個笨蛋終於淹死在浴室裡了。」冰炎半坐半躺的靠在沙發上沒好氣的翻了白眼,繼續低頭鑽研懷中的磚塊書,不忘提醒他:「吹風機在那裏。」
「謝謝學長。」褚冥漾用毛巾擦拭著頭髮,一邊將吹風機的電源線插入插座,但是無論他開關開了幾遍,吹風機依然不為所動。

「學長,你的吹風機壞了,」褚冥漾揚了揚手中報銷的機器,說道:「我還是回我的房間用自己的好了。」
冰炎一臉無奈的放下書本,招手示意要他過去:「頭髮不快點吹乾你又要感冒了,過來。」
「咦?」他疑惑的走了過去站在沙發旁,不了解冰炎的用意,接著突然被手腕上的一陣拉力往下拽,跌坐在地上。
「不要亂動。」冰炎坐在他背後的沙發上,從他手中拿走毛巾,開始為他擦拭頭髮。
一股暖流從冰炎的手撫過的地方擴散開來,褚冥漾又驚又怕,但是仍然乖乖的雙手抱膝不敢亂動,深怕下一秒冰炎就用火直接燒光他的頭髮。

想想,今天遇到的所有人當中,冰炎是唯一一個沒有耍他的人。
因為平時耍得夠多了嗎?今天和他人比起來,他的直屬學長好溫柔。

「學長,你為什麼沒有像大家一樣捉弄我?」
冰炎嗤了一聲表達他的不屑,但還是冷冷的說道:「我知道你不喜歡。」

該死的。

褚冥漾自暴自棄的笑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換他來開冰炎玩笑好了,反正冰炎頂多也不會當真,只會給他一記爆栗然後把他趕出房間而已。衝動之下,他開口了。

「學長,我喜歡你。」褚冥漾淡漠的說完這句話,立刻察覺到冰炎定住不動了,他便轉頭看向身後一臉面無表情的人,頓一下後,吐著舌頭裝出鬼臉:「開玩笑的,愚人節快樂。」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除了最後挑了挑眉,冰炎沒有作出其他回應,只是扳回他的腦袋繼續為他烘頭髮。

褚冥漾任由冰炎的手撥弄他的頭髮,一面在心中瘋狂的斥責自己。為什麼竟然會一時被冰炎的溫柔衝昏頭而表達出自己的心意了呢?所幸這句告白被當作了一個低俗的愚人節玩笑了──他為了有這種想法的自己感到哀傷,居然慶幸自己的表白被當作笑話,這是何等的悲哀。

愚人節愚人節,愚人的節日。

完全不用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因為是愚人節。只因這小小的理由,他開始懂為什麼會有人為之瘋狂了。

電子手錶發出『嗶』的一聲,褚冥漾習慣性的看向手錶,這才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頭髮也乾得差不多,該是回房間的時候了。

「學長這樣就好了,謝謝你,晚安。」褚冥漾尷尬的起身,冰炎也沒有阻止他。
從沙發到門口不過一小段距離,他卻覺得難受到了極點,冰炎如針刺般的視線扎在身上,痛得令他難以忍受。
在愚人節告白的人是白癡,不論是真是假。
褚冥漾打開門時暗自在心中怒罵自己,沒有注意到冰炎已經趁他不注意時來到了他身後。

「碰!」
房門被狠狠的關上。

「你要去哪裡?」冰炎逼近褚冥漾的臉,害得他只能緊緊靠在身後的門上,身體的兩側被冰炎壓在門上的手圈住,哪裡都逃不了。
「什什什什麼?」他錯愕的看著眼前看似冷漠無比的冰炎,絲毫不懂那毫無上下文的問句,「我要回房間睡覺了啊?」

冰炎沒有回答,而是靜靜的望著他,等到他冷汗直流才往後退了一步,放他自由。
「學長,」褚冥漾笑著拍拍胸脯,像是要順氣,但或許只有他知道,那是為了平撫幾近爆裂的心臟,「有的時候你很奇怪。」他轉身握上門把,此時此刻他只想逃離這個房間,再不走,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崩潰大哭可就不能用愚人節快樂來帶過了。
然而,在人希望某件事達成時,往往事違所願。

「褚,我喜歡你。」

褚冥漾的手仍搭在門把上,他頭也不回的訕笑著:「學長,這個梗我已經用過了,而且它超級不好笑的。」

「是這樣嗎?」冰炎的聲音聽起來頗富興味,「現在幾點?」

褚冥漾差點沒破口大罵,這個半精靈今天不知道中了什麼邪,老是問一堆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題,他看向手錶,用著顫抖的聲音惱怒回答:「十二點零七──」

他的聲音嘎然而止。

「四月二號,十二點零七。」冰炎拉起他放在門把上的手,輕輕的落下一吻,「褚,我喜歡你。」

褚冥漾猛然收回自己的手,猶豫了一下但最後仍是轉身面對冰炎,自我放棄似的低頭靠上冰炎的胸膛,悶悶的說道:「學長,你這個梗比我的還要爛。」自己也太好被別人拐到手了。

冰炎低聲笑著輕咬他的耳朵,小聲的對他的評論做出回應。

「也只有你會喜歡這種爛梗。」


褚冥漾就算過一百萬年也不會知道那隻吹風機是冰炎親手弄壞的。
吶,褚冥漾,愚人節快樂。





2014/4/1 11:35pm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