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1/12/14,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不停下急促的腳步,褚冥漾拉了拉連身帽,手貼上冰涼的臉頰,將溫熱過渡到凍得紅通通的臉上。

「好冷歐…都是姐啦,沒事說要吃什麼甘草糖,明明以前萬聖節都沒有要吃的,這次偏偏到了晚上九點才突然說想吃,搞什麼呀…」

看著手上的紙袋,褚冥漾賭氣似的拿出一根黑不拉嘰的甘草糖,再怎麼說跑腿的人是他,先拿一根出來吃也不會怎樣吧,反正褚家大魔女也不喜歡吃糖,到最後還不是通通進到他的胃裡,只是時間的早晚罷了。

褚冥漾張嘴咬了一口,臉瞬間呈現十分痛苦的扭曲狀態,不到一秒就蹲在路邊把嘴裡的東西通通吐了出來。

──媽啊這是甚麼鬼東西啊味道跟橡膠一樣還能叫做糖嗎?!!

褚冥漾苦著一張臉,心情十分複雜的看著手中的紙袋。他姐雖然不愛吃甜食,但也不至於喜歡吃這種…輪胎吧?

他搖了搖頭,平時再貪吃都不會偷吃褚冥玥的食物,唯一一次卻讓他吃到這種讓人減少壽命的”零食”,運氣還真衰啊。

拐過一個小巷,褚冥漾低頭看了看手錶,上頭顯示的時間已經接近十點半了,在這種霜氣濃厚的秋末,這麼晚了還沒回家實在是個不智的行為……回去又要被他老媽擰耳朵了。

褚冥漾沉浸在”吃到很難吃的糖果”和”要被老媽揍的”的悲悽思想中,沒有注意到一個沉重的腳步聲在他身後不遠處向著他靠近。

「哇啊…唔唔唔唔唔──!!」一隻手忽然從他的背後冒出,架住他的脖子,另一隻手則捂住他正要大叫的嘴,一眨眼的時間就把他拖到一個死巷裡。

「還想保條命就不要亂動。」一個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在他耳後響起,褚冥漾嚇的全身緊繃得動都不敢動,壓抑住繼續尖叫掙扎的想法,冷靜下來努力思考著如何讓抓住他的人放開──咬他的手不知道可不可行?

「你敢咬我就死定了。」那個人像是在回應他一樣補充了一句。

這麼說來只要他不亂動不發出聲音不咬那個人他就有機會繼續活命嗎?

這個想法浮現在他腦中時他都為自己的腦殘感到小小的悲哀。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人放任自己腦殘了那麼久都沒有做出什麼動作……褚冥漾心中生出的小小的好奇泡泡,忍不住想要觀察身後的人,這時他注意到四周瀰漫著濃濃的鐵鏽味……綁架他的人,似乎正留著大量的血,但在血味中卻又帶有一絲絲不知從何飄散出的香氣。

他發現架住他脖子的手正微微的顫著,有點無力,背後粗重的呼吸聲也有些紋亂……這個人,好像傷的很重啊……

褚冥漾微微的仰起頭,冒險抬頭看那人長什麼樣子,一張男女老少看了都會尖叫的俊秀臉龐頓時映入他的視線,姣好的面孔讓他不禁覺得他是地獄派來的天使,一頭黑色的長髮束起了馬尾,些微汗濕的瀏海凌亂的覆在額上,一雙眼半瞇著盯著巷子口看,注意力完全不放在他身上。

因為挾持他的人看起來根本不管他,再加上勒住他的力道又沒有很大,當褚冥漾正要開始認真思考是否要豁出去一把推開那個人還是要乖乖等他放開自己時,好幾對的腳步聲突然響起,愈來愈大的聲音顯示著那些聲音的主人離他們不遠,而且還有接近的跡象。

「他受了傷逃不遠,遲早都會被我們給逮到。」一個聲音傳來,不懷好意的語氣讓褚冥漾不得不有”綁架我的人好像是在躲他們”的想法,但是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他不想要身後的人被抓走,不管他是不是壞人。

「等等,這裡有個巷子,」剛剛那個聲音靠的更近了,似乎就在巷子口而已,「說不定躲在裡面,你們幾個進去找找看。」

褚冥漾聽到背後「嘖!」了一聲,然後便感覺到一陣拉扯,本來還是背對著那人、被他給架著脖子的姿勢,但在一眨眼間自己的背後卻變成一堵牆,而且身體還被那個人緊緊的貼著,夾在牆壁和那人之間動彈不得;褚冥漾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一張俊美的臉便湊到他的耳邊輕聲說道:「不想死就配合我。」然後他不等褚冥漾回答便直接吻上他的唇,手還拉著他連身帽的兩側,使兩人的臉隱藏在布料和陰影下,褚冥漾馬上一秒當機,腦袋裡全是一片混亂。

一個人走進巷子,沒看他們要找的人,卻在角落看到一對打的正火熱的情侶,男的還把女的緊壓在牆上、拉著那女的連身帽的帽沿熱情的吻著,恕不知其實帽沿只是為了遮去他們的面孔,而男的緊壓著”女的”則是因為那人純粹不想要讓褚冥漾有空隙逃跑罷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