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1/12/14,重發日期2015/11/22













然後以下為正文~~~













這一年來,常常,褚冥漾會想起那名有著鮮紅色雙眼的神秘男子,偶爾的,他會在人群中默默的尋找,尋找那一張人神共憤的俊容,原因是什麼他並不知道,只是單純的想再見他一面。

但他和他之間存在的不過是一場萍水相逢,現在他所有的只是一段如夢的記憶,隨著時光不捨晝夜的洗刷,褚冥漾對那人的印象越發薄弱,他的聲音、他的長相變得模糊,甚至他的名字都不再清晰,落入時間的流水,消逝殆盡。

唯一鮮明的,便是那抹混著豔紅的燦銀,和一對紅眼。

***

「<i><font face=標楷體>路上有著奇異髮色的人們變得越來越多,吸血鬼不再躲在暗處生活、漸漸融入了我們的生活,與人們共處著,許多關於他們的傳說被一一證實是謊言,吸血鬼之所以不在白天出現、會有”把人類吸乾”等等說法似乎只是人類搞出來的東西</font></i>」

喔,當然不會把人吸乾,只會把人吸到貧血而已,而且還會在你頭暈的時候給你一巴順便罵你白痴。

褚冥漾翻過報紙介紹吸血鬼的那一頁,默默的在心頭碎碎念,然後他的眼睛晃過社會新聞版,突然間被一個標題吸引了目光。

「……咦,連續失蹤?」褚冥漾皺起眉,看向下文。

「<i><font face=標楷體>至今已有三位吸血鬼連續失蹤,根據檢察官初步研判,三人之間並沒有關係,唯一的共通點是他們都長得非常好看,警察在此呼籲大眾請避免在夜間出門……</font></i>」

褚冥漾盯著”長的非常好看”這幾個字,深深覺得這個記者比自己還腦殘。

……有哪隻吸血鬼是醜的他還真的沒看過啊。

所有的吸血鬼都有著天生不同於人類的髮色和腳好的面孔,而最特殊的一點是眼睛,對他們來說,眼睛虹膜的顏色越純粹,地位越高。

褚冥漾看著失蹤者的照片,細細的觀察起那三人的眼睛和髮色。

……不是、不是、這個也不是。

沒有看到那個銀髮紅眼的人,褚冥漾在心裡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即使褚冥漾早就忘了他的名字、忘了他的臉,即使只有在那一夜短短的時間裡有過交流,即使從此之後他未曾和那人有過任何接觸……

但令褚冥漾驚慌的是,自己竟依然深深的在乎著他。

「漾漾啊,」白凌慈從廚房走出來,喚著他的么子,「出去幫我買瓶醬油回來,要龜○萬的。」

「咦?」褚冥漾看看自己的媽媽再看向窗外漸黑的天空,「可是報紙要我們不要在入夜以後出去……」

白凌慈一聽,挑了挑眉,用力的擰住褚冥漾的耳朵,不滿意的說:「是我是你媽還是報紙是你媽?想以前小時候叫你做什麼你就做,哪像現在那麼多意見,長大了翅膀硬了想飛呀,嗯?」

褚冥漾的耳朵哪禁得起這樣的折騰,被這麼一威脅什麼都不敢再說了,只是摸摸鼻子接下買醬油的錢,趕緊出門去,以免再受到更多的虐…咳,關愛。

***

甩著裝著醬油的袋子,褚冥漾有點緊張,因為夜幕降臨後路上幾乎沒有半個人,就算現在才七點,街上還是寂靜無聲。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抄了近路,走到一條小巷裡,但他馬上後悔起來。

他站在轉彎處,映入眼簾的是好幾個男人拿著銀槍,指著躺在地上的一個吸血鬼。

「我說過了,乖乖跟我們走,就不會弄到這種地步嘛。」其中一個人站在所有人之後,用調戲的語氣輕輕的說。

褚冥漾瞳孔瞬間縮小,這個人的聲音他聽過,在和今天同樣安靜的一個夜晚,一個他遇到銀髮紅眼吸血鬼的夜晚,他是當初追殺那個吸血鬼的人。

然後那人走出陰暗處,昏暗的燈光照亮他的面孔,輕鬆的氣質在此時此刻卻讓褚冥漾感到毛骨悚然。

藍色微捲的長髮,金色的眼瞳,他也是一個吸血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