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2/10,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他記得白凌慈有如布娃娃被那吸血鬼抱著,細小的吞嚥聲像宣布他母親死亡的冥鐘,如雷般狠狠的打在他的心頭上。

「不要碰她──!!」他記得自己撕聲大叫,卻只是讓自己成為那嗜血惡魔的下一個目標。褚冥玥被幾個黑衣人包圍,她努力的掙扎,想要帶他一同離開這個不再溫馨的家,可是她自己逃都來不及了,憑什麼有辦法救他?

但他記得,在厲牙刺上他脖頸之際,一顆子彈射穿那吸血鬼的頸側,吸血鬼特有的鮮血如湧泉濺出,他的視線被腥味濃厚的液體遮蔽,他的身體被嗆鼻的血液浸濕,那黏稠的觸感附在他身上,令他作嘔。

「弟弟只有一個,怎麼可能讓你們動到他?」他記得是褚冥玥拿著一把陌生的槍,黑亮的子彈飛出,報復的在那些黑衣人身上留下一個個血淋淋的彈孔。

倒下的人不少,可新加入的人更多,即使褚冥玥身手看起來很迅速,但他心中的不詳感漸漸擴大,他有一種感覺,他們逃不出去……

「漾漾,你先走!」褚冥玥還抱著一線希望似的,拼了命的與入侵者搏鬥。她要他先離開,故作鎮定、像平常日子一樣的嫌他礙事,承諾他等等她就會跟上。褚冥玥充滿生機的眼神令他覺得,也許,他們還是有機會離開這個鬼地方……

他躲進一個小巷,等著褚冥玥來找他,他確信以她變態的程度,一定很快就會找到自己的吧?



可是她沒有。

所以他絕望了,他知道,除了那些入侵者,再也不會有人來找他了……

力氣從他指尖一點一滴流失,眼神慢慢的模糊。

死了的話,是不是可以在看到他媽媽?是不是可以在看到他姊姊?是不是,不用再感到心痛與恐懼?

這個時候的他,是多麼渴望死亡。但命運之神卻像是在玩弄他似的,偏不如他所願,留著他獨自被痛苦吞噬。

他記得他倒在巷子裡,對自己感到極度的厭惡。

他好恨好恨自己。

恨為什麼他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恨為什麼當初不留下來、與褚冥玥一起奮鬥,恨為什麼……不是他來代替姊姊和媽媽的死亡。

是他害死了褚冥玥和白凌慈。

自從他爸爸死後,一直都是他和姊姊以及媽媽相依為命……而現在他卻為她們惹來了殺身之禍。

是他的大意、他的粗神經、他那該死的好奇心……他的存在。

都只是因為他、褚冥漾,是白凌慈的兒子、褚冥玥的弟弟,他所剩的家人才會死於非命。

都是因為他,遇見了那個藍髮金瞳的吸血鬼。

那些黑衣人是他的手下……他們是針對他而來的,是要殺他滅口的,因為他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該死的人,是自己。


他願意用一切去換回他姊姊和媽媽的生命,可是她們不在了……不在了……留下他一個人,苟延殘喘的活著。



然後他不再是一個人。

幾副腳步聲響起,快速的朝他靠近……終於來了啊,他想。

他記得來者說了幾句話……然後他被人從左右兩側架起來帶著走。

是要折磨他、拷打他嗎?還是要拿他的血去做更有用的用途?

算了,都不重要了……他沒有任何掛念的人在這冷酷的世界上了,拷打也罷,折磨也罷……身體上將會受到的疼痛又如何?再怎麼樣也永遠不及心理創傷的千分之一。






褚冥漾記得以上所有事情,所以當他被帶到一個房間的時候他不是很在乎,反正橫豎都是死,為什麼需要逃跑?只是增加被更嚴重凌虐的機會吧?

房裡的人似乎起了點爭執,隨後又靜了下來。一個人走到褚冥漾面前停住,是這個人要負責殺了他嗎?

褚冥漾靜靜的等著,可那人一直沒有做出傷害他的動作……反而是出聲對著他講了幾個字。

褚冥漾沒有聽清楚,但他也不想聽清楚。以他這陣子的運勢來看,那人多半是問他他想要哪種死法吧,所以他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眼看自己沒有反應,那人沒有再對自己說話。

四周的人又交談幾句後──他依然不願意去聆聽──一個不同於滾燙血液的觸感撫上褚冥漾的臉頰。

那成功的讓褚冥漾做出了反應,他閃過想躲避那人的觸碰,可是那隻手卻像帶有不容人拒絕的氣勢一般重新的抓住褚冥漾的下巴用力一拉、逼他抬頭,那人在看到他的臉時便愣住了。


「褚……?」

這是他第一次清楚的聽到的話。

褚?只有一個人會叫他褚……那個銀髮紅眼的吸血鬼!

褚冥漾努力集中渙散的目光,慢慢聚焦在靠他最近的那張臉上……晶紅色的雙眸、銀色的長髮,只有左額瀏海是與雙眼同色調的紅。

這個人他認得,他叫做……

「冰……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