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7/10,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原本在房裡的人們褚冥漾開始解釋之前終於有了動作,他們圍成一個圈圈將褚冥漾和冰炎團團包圍在裡面,人和人……不,鬼和鬼之間的距離嚴密的就算褚冥漾想逃也沒有任何縫隙可以鑽。

褚冥漾將初見安地爾時發生的事情和之後的事全盤托出,包括了被監視的感覺、說不出的異樣感。可當他說到那個充滿血霧的惡夢時遲疑了下,最後還是決定隱瞞。

「昨天晚上……也就是你們找到我的不久前,我睡不著,所以才沒有在睡夢中被……」褚冥漾頓了頓,其實他是因為睡夢中那雙紅色的眼睛才驚醒,脫離那個惡夢的,恕不知醒來之後才是真正的夢魘。

「我媽……被吸血鬼吸光了血……」褚冥漾兩眼無神,聲音越來越小,像是在講給自己聽一般,「我也差點被他咬了,可是我姐用一把槍殺了他……」

冰炎點了點頭,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他身上會有那麼大量的吸血鬼的血了。

「她叫我走,她說她會跟上我的,」突然,褚冥漾抬起頭,雙手緊緊抓住冰炎的前襟,帶著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著冰炎一字一句咬著牙說出,「她不會再來找我了,對不對?」

冰炎不作聲,只是定定的回看著褚冥漾,後者也不在乎冰炎有沒有反應,逕自低下頭掩飾落淚的事實,停頓了長長的一段時間後才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般輕輕說了一句:「之後的事你們都知道了。」

「……有沒有受傷?」其實冰炎早就想問這個問題了,但礙於褚冥漾的背景未知,只好先扮黑臉,一旦確讓他是跟自己同一陣線之後,擔心的情緒居然出乎他意料之內的高。

即使聲音沒有很大,但是當眾人都屏氣凝神看兩人之間的互動時,再怎麼壓低聲音也是會被聽的一清二楚。那個總是高高在上不在乎他人的冰炎殿下居然真的那麼關心這個少年?而且他不久前還命令納少年要好好活著,他不是向來都只叫人去死的嗎?

旁邊的人就算滿頭都是問號,還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不然等會兒被冰炎『關愛』的人就是自己了。而且平常冰炎總是冷冷淡淡的,這麼外顯的情緒可是很少見,若是被關注到一定會比平常還難過兩倍。

「沒有。」褚冥漾搖了搖頭,該不會是平常太衰,衰到衰運都用完了,真正危及的時候反而幸運吧?這正所謂物極必反嗎?

「腦殘什麼。」又是那一臉蠢樣,肯定不是在想什麼好事。

一個巴頭再度引起了四周的小騷動,但冰炎這次的行為沒有像前一次一樣那麼令人訝異,他都快懷疑自己要養成打褚冥漾後腦的習慣了,過去以來每次巴人頭都是巴褚冥漾的,這個少年到底是多欠自己打?

冰炎蹙眉,為什麼最近自己變得那麼愛想一些沒營養的事。

「阿斯利安,」冰炎出聲,褚冥漾還沒來得及搞懂冰炎剛剛到底講了什麼,一個褐髮褐眼的吸血鬼便向前一踏,從包圍自己和冰炎的圓圈中脫離,褚冥漾這才明白,原來冰炎說的話是在稱呼那個人的名字。

被冰炎稱做阿斯利安的人有著溫柔爽朗的笑容,看起來一點惡意也沒有,給人一種舒服輕鬆的感覺,感覺比自己大上一兩歲,差不多與冰炎一樣年紀吧。

「阿斯利安會帶你去休息。」冰炎低頭看著褚冥漾,一邊將褚冥漾從地上拉起一邊將他緊緊抓著自己上衣的手拉開。

褚冥漾點點頭,雖然他還是希望可以待在熟人身邊……冰炎多少算是熟人吧?可是冰炎似乎是地位蠻高階的人,留一個像自己身分那麼不明的人在旁邊,恐怕是不被允許的吧。

被阿斯利安攙扶著,褚冥漾從大門離開,他隱約記得他也是從那個大門進到這個房間的,可是回想起來卻對這房間以外的地方完全沒有任何印象,而這次他在從大門出去時,終於有心去留意四周的環境,不看還好,一看差點他心臟病發。

大門打開後是一條金碧輝煌的走廊,地上鋪著赤色地毯,兩側的牆上掛著一幅又一幅畫像和肖像,每幅畫都用金框裱起;挑高的天花板每隔五公尺便掛上一個圓球狀的水晶吊燈,璀璨的光線閃得褚冥漾措手不及,差點在柔軟的地毯上摔個四腳朝天,所幸阿斯利安眼明手快穩住了他。

虛弱的道了謝後,褚冥漾繼續觀察這條華麗到他都不敢再走第二次而且又長得不可思議的走廊,遠處的盡頭嵌著一扇門,當他們終於走到盡頭的時候,褚冥漾已經沒有體力再走下去了,經過了一整晚的折騰,他累得徹底,而且方才簡樸的心靈還被重擊,人幾乎是掛在阿斯利安的身上,後者也只是笑笑的什麼也不說,打開門後就直接將褚冥漾打橫抱在手中,而且還是那種很丟人的公主抱。

「我……我可以自己走!」褚冥漾知道自己是在嘴硬,可是被一個他根本不認識的男人抱在手中,還是這種姿勢,怎麼想怎麼詭異,好歹他也是個男的吧?!再加上他身上還有黏稠的血……

「沒關係的,不用介意你身上的東西,你很累了吧?」阿斯利安低頭給他一個要他放鬆的笑容,眨眨眼繼續:「再說,你很輕。」

褚冥漾無法否認,他的身體真的很疲倦,四肢重的跟鉛一樣,抬都抬不起來,只好低聲說了聲謝謝。

「不用客氣。」

回他的又是一個溫柔的微笑,褚冥漾不禁在心裡暗想,這個人好像也不錯,不像冰炎都不笑,也不會一直巴自己的頭。

褚冥漾想著想著,又觀察起他們正在經過的大廳,有了剛才的經驗,沒有再被大廳的裝潢嚇到,但其實看習慣了也還好。

阿斯利安帶著他穿越了大廳,進到另一條走廊裡,之後連續轉過好幾個彎,走過好幾個岔口。就在褚冥漾開始眼神呆滯,想著他這地方到底多大、他絕對會在這個地方迷路的時候阿斯利安終於打開了一扇門,進到一個類似雙人套房的房間,並將他放在沙發上。

房內的擺飾看得出來很高級,但和方才的那些走廊和大廳比起來樸素了許多,同時也讓褚冥漾自在了一點。

「這裡是你接下來這段時間住的地方,餓了的話我等一下幫你送吃的東西來,但首先,」阿斯利安依然帶著笑容,眉卻微微皺了起來,「你身上的血要先想辦法清除掉,浴室在那邊。」

褚冥漾點了點頭起身,遵照阿斯利安的指示搖搖晃晃的走到浴室裡,開了水龍頭想把手上和脖頸上的黏稠血液沖掉,但他越洗越心慌,這才真正證實他一直以來的想法。

  「洗不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