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11/11,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黑髮的孩子聲線平穩毫無波瀾──為什麼能夠如此的平靜?

──他是沒有資格難過的,害死他家人的兇手就是他自己,所以他沒有資格感到悲傷喔。

這樣會是玷污了他們的死呢。自己為他們而哭泣,只會被厭惡、被鄙視的──



他是這麼想的。


「漾漾……」阿斯利安猶豫的笑著,這孩子問的是牽扯到了多少事情,如果他要留下來,勢必也需要了解吸血鬼之間的生活兵沒有像他們的髮色和瞳色那麼光鮮亮麗,但就這樣告訴他一切,他承受得了嗎?

吸血鬼是黑暗的生物啊。

「與安地爾有關的事情,我想我的地位沒有高到可以告訴你,而且確實也不該由我來告訴你,」阿斯利安倚在門沿望著褚冥漾,巧妙的躲開問題沒有回答,後者在他開口後也垂下視線,想要掩飾眼中淡淡的失望。

「不過,」不忍心再讓他更加沮喪,他還是繼續下去了,這少年給他帶來的感覺竟會讓他不自覺得想要守護與保護,若是能用任何方式去轉移他的注意力令他不要再悲傷,他都會盡力去做的。「如果你希望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歷史上最初幾位遊走於大陸上的吸血鬼的事。」他向他挑起一個興味盎然的笑,「我說的當然是人類史書沒有記載的部分。」

褚冥漾稍稍的抬了眼,「真的可以嗎?」他不會因為知道吸血鬼的事情就被滅口吧?

……不對,好像已經有類似的事件發生過了的樣子。

黑髮少年的臉上充滿了不確定性,離他希望看到的笑容還離的很遠,但至少不再愁眉不展了。阿斯利安突然有種無論如何都想要再讓褚冥漾展開笑靨的衝動。

「嗯,不過漾漾還是先快點把自己弄乾淨吧!」拋開心中不斷出現的詭異想法,無奈的情緒浮出,「你身上的血聞起來實在是……」很刺鼻啊,一點都不可口。

「啊,好。」褚冥漾乖巧的點頭,看著阿斯利安離開浴室。

『喀噠』門鎖落下。

嘴角垮了下來。

即使經過和阿斯利安的談話,即使再努力裝得正常,他還是無法拭去心底那塊逐漸擴大的血漬。

「啊啊,好噁心……」

活著的自己,好噁心。

***
<font face=標楷體>
好白,好白
好刺眼
是雪

好刺眼的雪
猶如凝結在地上的太陽光

清晰,但並非現實

──夢?

什麼動物從他身後跑到了他面前,猛然停下回頭看他,悄然無聲

他看到狼,一隻美麗的黑狼,烏黑的毛皮閃著光澤,流線型的狼身是如此優美,金澄澄的瞳眼望著他,竟帶著慈母一般的溫柔與包容

牠是幸福的,牠說

然後他才查覺到牠的存在

那批白狼從一開始就在的。淨白的雪在牠的毛色之下顯得黯淡,是灰的,是髒的。身型稍大於那隻黑狼但依然動人,金色的狼眼凝視著他,那眼神猶如一代帝王,美麗而強大

令他不自覺的臣服

夢境的畫面轉換,白天變為黑夜,潔淨的白雪被樹林中的火光替代,人類的吆喝聲此起彼落,他們手中的火炬熊熊燃燒,在森林中肆虐

白狼在他的身邊,黑狼不見蹤影

牠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而是立著雙耳全神貫注的盯著某處看,好似在聆聽著什麼

一聲淒慘的狼嚎劃破天際

這彷彿是牠等待已久的信號彈,白狼如射出的箭飛快的奔向聲音的所在之處,急切的想尋回牠的伴侶

夢境再次轉換

他看到牠的第一眼便知道,牠的牠不在了

夢境再次轉換

一隻幼小的白狼,還是隻嗷嗷待哺的幼獸,卻早已被迫學習躲避狩獵狼群的人類

森林不再是牠父親當年生活的樣貌了

夢境再次轉換

夢境再次轉換……

夢境再次轉換…………

夢境,再次,轉換

畫面與畫面交替轉換之間竟出現了雜訊,像是螢幕接觸不良般

線條逐漸凌亂,替換的速度越來越快,快的令他頭疼

他看著那隻幼狼成長茁壯,看著牠度過牠的一生

短短的幾秒鐘內幾十張的影像掠過

人類太過貪婪,太過自我,狼群無法存活

狼的樣貌不行的話,就用人的樣貌吧

景像緩了下來,線條再次整合

在那瞬間他發現

狼不再是狼

不再在森林中奔跑、潛行,不再在月圓的夜晚於陡峭的山壁上嚎叫

褪去狼的外表,轉換為『人』

看似人,而非人

本性終究是狼,嗜血的壞習慣仍存

所以他們被稱為『吸血鬼』</font>




褚冥漾猛然睜開眼大口喘著氣,全身上下的皮膚上都沁了一層薄薄的冷汗,阿斯利安正慢慢的將方才壓在他左邊太陽穴的食指和中指收回,困惑與驚奇的神情從他的臉上一閃而逝,快得令他認為是錯覺。

「剛剛那是……?」眼前還存留著一幕幕的景象,他不停眨著眼想消去殘留的色塊,卻徒勞無功。

「怎麼說呢,我也不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事,」阿斯利安尷尬的笑了笑,「你的臉色很差呢,還好嗎?」

「我……」心情複雜的難以形容,明明不是主角的視角,卻可以感受到那隻白狼強烈的悲傷,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

往兩人坐著的沙發上靠了靠,讓自己縮在角落裡。

那種痛楚與他心中的痛深深的共鳴著,是失去親人的痛。

「漾漾,」阿斯利安朝他的方向前傾,「可以告訴我你剛剛看到了什麼嗎?」

「咦?」褚冥漾愣了一下,難道他看了什麼不應該看的東西嗎?「我看到一隻黑狼還有一隻白狼……我想牠們應該是夫妻吧,後來還有一隻小白狼,應該是牠們的小孩……中間有一段不是很清楚……之後就看到狼群變成吸血鬼的部分。」

他歪了歪頭,「我不該看到狼嗎?」

阿斯利安困惑的搖搖頭,「算是也算不是,你應該只看到狼群變成吸血鬼的部分的……」他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決定有所保留,「前面的那些我希望你把它忘掉──當作是個意外。」

「……」有沒有那麼嚴重?!這種意外不太好吧?!感覺多來個幾遍就會被殺掉封口啊!

不要啊他不是故意去刺探別人種族的隱私的,真的。

「忘不掉的話,至少不要再對人提起了,就連對我也不要──除非是冰炎問。」

……真的不嚴重嗎?他突然覺得好累,總覺得他一直不斷的挖到別人隱藏許久的秘密,一直令自己置身危險的地步。

有時候事情不清不楚的,活的會比較沒有那麼辛苦。

事後阿斯利安又陪了他很長一段時間,告訴他他們所在的地方是冰炎家的地下室──或者說是地下碉堡,並提醒他生活中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事項,一直到他要他服下安眠藥好好睡下防止惡夢後他才離開。

踏入套房外的走廊,阿斯利安失神的回想方才在褚冥樣腦中看到的畫面。

不錯──是他在褚冥樣腦海內看到的,而不是他自己的。

那是褚冥漾自己的意識。

「漾漾……」阿斯利安苦笑了下抬頭仰天長嘆,「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