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4/5/4,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會議廳內因人類出現的插曲陷入不安的氣氛,竊竊私語混雜著恐懼、疑惑及憤怒。

多數人躁動的原因是伴隨褚冥漾而來的血味,大夥兒忍不住猜忌:安地爾葫蘆裡究竟賣什麼藥?不得不承認,無論他是不是有意讓褚冥漾逃走,他都很成功地動搖了軍心。

憤怒不消說,來自於冰炎。

指派阿斯利安將人帶離開後,他的表情變得更加生硬。縱使他足智多謀,面對安地爾這種詭計多端的老狐狸,也是有些招架不住。到現在他還是搞不懂安地爾要的東西是什麼,雙方資訊的不平等讓對手明顯佔了上風。

「米可蕥,報告一下詳細經過。」冰炎重新整理了眼前的資料,翻出她先前上交的書面報告。他已經聽過褚冥漾的說法了,現在他想聽聽自己人的話。「你原本搜查的範圍不在市中心,為什麼要去到那裡?」

他的語氣不兇,也沒有質問的意味,然而米可蕥的軀體卻在顫抖。翡翠綠的雙眼失了色,膽怯之情滿溢而出。

冰炎不耐煩的等著,他沒有精力也沒有時間浪費在安撫每一個人的情緒上。

「冰炎殿下,如果你是我……聞到空氣中那麼濃烈的氣味,不可能不去看一看。那個味道……代表著很多的死亡。」

「我們趕到的時候已經沒有活口了。走的都走了,死的也死了,但是沒有發現人類的屍體。」她搖了搖頭,然後停頓了一下,「吸血鬼的屍體……有十四具。」

不只一個人發出了驚愕的抽氣聲,但是冰炎除了挑眉以外沒有其它表示,米可蕥也就顧不得他人的不快,繼續將疑點重重的案件變得更加複雜。

「死因是槍殺,如果漾漾說的是真的,那我們要找的槍手大概就是他姊姊了。」她在口袋裡掏了幾下,找出一張素描紙,上面有著褚冥玥的畫像。

「奇怪的是,現場找不到子彈。屍體上的彈孔也被清過了,我們對那把槍的一點線索都沒有。所以發現人類離開那棟房子的跡象時,我們才追了上去,冒險把漾漾帶回來。」米可蕥咬著下唇,褚冥漾是個危險的存在,她對那個人類一無所知,面對那種情況,她的反應真的只能用鋌而走險來形容,然而換做是在場的任何人,大概也會做出相同的判斷。

能夠殺死吸血鬼的唯一一種槍種是GTK-V,它的外型全黑,大小和普通手槍沒什麼兩樣,火力不特別大,但是卻價值連城,因為製作的技術掌握在夜行一族手中。懂得這項技能的人類不是在政府的指令下和吸血鬼合作,專門用來對付吸血鬼的犯罪,不然就是製造商有來頭不小的特殊背景。

米可蕥的一番話帶給眾人在心中不斷揣測的疑問。

區區一個人類有那個能耐對付十幾隻吸血鬼嗎?失蹤的GTK-V從何處來、現在在哪裡?為什麼要費心把子彈挖掉?為什麼屍體只剩下吸血鬼的?

是誰、又為了什麼,要把槍彈和人的屍體都帶走?

問題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如蠶絲層層堆疊形成一顆厚繭,牢不可破,密不透風。他們就像被包裹在其中的雛蛾,掙扎著想脫離險境,又豈知外頭等著他們的是不是一盞領著他們走向滅亡的燭燈?

「夏碎,」冰炎經過片刻思考,決定了接下來的命令。看來那個人類少年要待在這裡一陣子了。「讓你弟弟特別留意褚,由他來的話,兩邊都會比較放鬆。」

被他點到名的那個紫髮青年微微蹙眉,但還是掛著從未消失的有禮微笑點頭表示無異議。冰炎知道對方顧慮的是什麼,但是就所有人的條件來看,除了他點名的人以外,沒有其他更好的人選了。

「槍械室上一次清點狀況如何?」

「一切正常,沒有武器遺失。」一個穿著邋遢、看起來頗像流浪漢的吸血鬼突然回答,害得他身旁的吸血鬼嚇了一跳。

「冰炎,我不認為那把槍是從我們這裡流出去的,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值得你的信任。」一個金髮藍眼的男性吸血鬼說道,隨即又露出一副懊惱的表情,「或許我除外,畢竟我--」

「安因,夠了。」冰炎阻止他繼續下去,每每遇到類似的問題,安因就會陷入自暴自棄的情緒,不快點打岔的話就會看到爆走的安因了。「我的考量是被入侵的可能,不是我對任何人的信任。」

但若是如此,又是誰入侵的呢?槍消失之前,原本是握在褚冥玥──一個人類──手裡的。

承認吧,他們對褚冥漾四周所發生的事情一點頭緒也沒有。只能像無頭蒼蠅一樣胡亂瞎猜,祈禱自己碰對了事實。但他們所面臨的後果豈能用碰運氣來承擔?

「歐蘿妲,巡邏的人數加倍,」冰炎向一個長髮即腰的少女下令,「有困難向烏鷲反應,要注意什麼妳很清楚,不要像上次一樣賭到讓他只剩褲子。」

「是他不多給我一點人力的。」歐蘿妲將棕褐色的長髮撥過肩頭,嗤之以鼻的說,等到看見冰炎毫無表情的臉才又淡淡地補上一句:「知道了。」

「米可蕥,你負責調查這次的事件,和千冬歲合作,」冰炎將注意轉回一直不發一語的少女身上,語氣略帶壓迫,「不要讓我失望。」

「喵喵知道。」

冰炎從她的眼中看見了猶豫,她從不是個軟弱的女孩子,殺戮的場面也沒少見過,能讓她有如此動搖的反應,想必褚家如今的景象比他想像的來得詭異。

但是他們沒有時間慢慢剖析、仔細觀察褚家殘破的家,必須有人趕在天亮前將屍體回收,免得一切灰飛煙滅。

不會有人知道這個家慘遭血洗的經過,不會有人得知這個家慘絕人寰的故事。親戚會在過年期間說他們無情無義,鄰居會好奇一夕之間的變化,流言蜚語、杜撰的故事會出現,但是終究沒有人知道真相。

或許有一天,褚家獨子會在「海外留學」多年後回到那個住址,但是「移居海外」的褚家女主人和女兒,是永遠不會再回家了。

「這次的事情先這樣,提高警覺,不要落單。」又多交代了幾項事後,冰炎起身離開長桌,努力不要讓疲憊顯露在言談舉止中。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阿斯利安應該已經在他書房外等候多時了。「接下來的時間就麻煩你了,賽塔。」

一個笑起來溫和的吸血鬼點頭,冰炎在他的眼底裡看見藏著的淡淡憂心。

他基本上是被賽塔看著長大的,那份憂心深深刻入他的骨隨最深處。賽塔算得上是元老級的吸血鬼了,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

現在他的憂心昭示著他們什麼樣危機四伏的未來?

他甩甩頭走向大門,首要之務是離開這裡,其次是和阿斯利安會面。賽塔掌管這座城堡裡一、兩百人的生活寢居,他每次聽到別人對賽塔提出的要求就會變得極度不耐煩,這種工作就算被綁上十字架、在烈陽底下烘烤威脅,他也絕對不幹。

他加快腳步,但在即時走出房間前,還是不免聽到了米可蕥的發言。

「賽塔,萊恩說他下次想吃O型血的飯糰!」

冰炎的額角上多了兩條青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