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轉眼間又要期末了,前陣子一不小心又開始重看了特傳

真的是完全被掩埋在坑底欸我

你們懂那種以為自己只剩一隻腳踩在淺淺的坑裡,然後你彎腰嚐一點點土味,轉眼就發現你又跌進去了而且那個坑還深度直達地心的感覺嗎

 

 

 

 

 

 

 

以下為正文~~~

 

 

 

 

 

 

褚冥漾在冰炎的協助下再次坐回原位,不同的是這次冰炎沒有離開他,而是一直站在辦公桌前,輕輕地拉著他的手,拇指在他的手背上來回安撫。雖然冰炎的表情仍是嚴峻,但是動作中顯而易見的關心令他冷靜了許多。

「你知道為什麼你會做這些夢嗎?」冰炎問道。

褚冥漾乾脆地搖了搖頭,心底碎念著這什麼爛問題,如果他知道,他還會在這邊嗎?如果他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任何理解,就不會那麼難熬了。

「人類不相信夢的力量,相信的人反而被稱為迷信,但是我們認為夢是由能量聚集而成的,不論力量的來源是自己在生活中所集結的慾望,或是受到別人影響而形成的,甚至只是在你清醒的時候所想到的一個念頭,這些力量都會形成夢境,而有些夢的力量……會比其他的來得大一點。」

褚冥漾不明所以的看著冰炎,那雙深不可測的眼睛似乎藏著太多太多的秘密,這些秘密是他無法明白的,冰炎正在對他解釋的東西,又何嘗不是?他皺了下眉,試圖去領會冰炎言中之意。

「我做的夢是有能量的夢?」他納悶的問道,「不是那種隨便想到的夢……是最後你說的,力量比較大的夢嗎?」

「我們只能這樣推測。」冰炎迂迴的回答是他不喜歡的。有力量的夢?這又代表著什麼?

「褚,我們和人類不同。人類的生命太過短暫,所以你們專注在同一件事情上面的時間不過片刻,而我們則是要花很久很久的時間才有辦法忘懷一件事,我們專情,因此我們的力量比人類的強上許多。而這些執著,並不一定是往好的方向發展。」

「你只是個人類,又對吸血鬼沒有任何特殊的了解……或著說在這之前,沒有特殊的了解。」冰炎用空著的手拿起身旁的一份文件,停頓了一下後交給了他,文件的內容是好幾篇報導的複印,裡面提到的人都是同一個。「合理的解釋是有人對你有深刻的執念,但是內容是什麼,才是真正危險的地方。」

「安地爾?」褚冥漾困惑地翻看複印下來的剪報,在報導中尋找熟悉的字眼,幾篇文章中都出現了社會上達官貴人和安地爾合照的照片。「我不懂,安地爾對我會有什麼執念?難道不會是其他人嗎?」

「安地爾是市面上很多大企業的股東,而他在私底下也幹了許多齷齚的勾當,你自己也見過。」冰炎的雙眼瞇了起來,令他表現出來的感覺變得銳利許多。

褚冥漾停止翻看文件,點了點頭安靜的說道:「他綁架吸血鬼。」

「他綁架吸血鬼。」冰炎生硬地重述。人類是性本善的生物,他父親是這麼教導他的,但是人類同時是自私的生物。當人類自私的一面勝過性善的一面,當醜惡掌握大局,像安地爾這種卑弊的小人就會得到甜頭。他低頭看著眼前再善良不過的孩子,只能夠輕描淡寫的說出社會的黑暗面:「出高價購買漂亮伴侶的人不在少數。」

褚冥漾不敢置信地搖著頭,文件躺在他的大腿上,他想起和安地爾初次見面的晚上,便無法再看向那些報導任何一眼。他的手指在冰炎的掌握下流失溫度,直到就連吸血鬼傳來的體溫都稱得上是溫暖。「什麼樣的怪物會出賣自己的族人?」

「吸血鬼分為兩種,混血的,以及純種的。安地爾自認比混血的吸血鬼高等,因此他從買賣混血吸血鬼中獲利,見證了他的行為的你,被他視為很大的危險。」

褚冥漾開始因恐懼而顫抖,他雙手緊緊交握,包住冰炎牽著他的手,不知所措的聳了聳肩,說道:「但你說他沒有殺我的打算。」

「沒錯,」冰炎把另一隻手放在他低著的頭上,溫柔的撫摸那柔順的黑髮,再次開口:「我不知道他想對你做什麼,但不論是什麼,他都不會得逞的。」

「你保證?」褚冥漾抬起頭,像頭受了驚嚇的小獸。冰炎的手滑到他的下頷,掌心輕柔地捧著他的臉頰。

「我保證。」

冰炎輕輕的扶著他的臉,凝視著他的艷紅色雙眼像一潭深不見底的血池子,又像一座陷下去便永不見天日泥沼。褚冥漾移不開回望的視線,腹部升起的一陣騷動令他的心跳加速,他甚至沒注意到自己的雙手已經停止顫抖了。

「冰──」

就在他開口的瞬間,冰炎毫無預警地抽回自己的雙手,身子一個迴旋便回到辦公桌後坐得筆直,方才的溫柔被冰冷的表情取代,速度快得像是做夢。褚冥漾驚愕的愣在原地,驚訝於突來的改變,然後他身後的大門便敞了開來。

「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

褚冥漾看向身後,從大開的門口走進來的夏碎略帶歉意的笑了笑,語氣明明很溫和卻讓他沒由來的覺得討厭。

「什麼事?」冰炎的語氣聽起來也特別差。

「月見昨天在值夜班的時候醫院出了點『小插曲』。」夏碎單手抱著一疊文件走到他旁邊,他把最上面的那份遞給冰炎,然後翻著自己手中的文件,「提爾確認過了,這是從……送進醫院的第三個了。」

褚冥漾注意到夏碎說到關鍵詞的時候停頓了一下向他看了一眼,最後還是自行消音。他尷尬的開口,想要徵求冰炎的同意先行離開,還沒發出聲音卻直接被搶走說話的機會。

「你等一下。」冰炎皺著眉翻閱著文件對他說,卻連看都沒有看他,逕自跟夏碎對話,「按照之前的模式,今天晚上就會有第四個。你打算怎麼做?」

夏碎似乎早就知道冰炎會這麼問,迅速地又交給冰炎另外一張畫有表格的紙,「我跟阿斯利安去會面點盯哨,拍下交易的照片當證據。」

褚冥漾坐立難安地看著冰炎仔細研究表格內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被留下來又被晾在一旁。他偷偷抬起頭看向站在他身旁的夏碎,然後被紫金色的眼逮個正著。夏碎收攏懷中的文件堆,俏皮地對他眨了眨眼,稍微減輕了他和兩人的隔閡感。

「好,任務結束後記得匯報。」冰炎終於放下手中的白紙,看著夏碎然後問道:「你弟最近怎麼樣?」

「還是一樣沒有變化,」夏碎彎起一個疼惜的笑容,但看起來有些落寞,褚冥漾驚訝地看著夏碎的表情,每次提到夏碎,千冬歲就會變得全身不自在,他一直以來都以為他們兄弟倆處得不好。「以我對他的了解,等到時間到了他也會乾脆接受吧。」

「是嗎。」冰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出來的話不像是提問,「繼續觀察。」

夏碎笑了笑沒有回話,而是向他們直接打了招呼便自行離去。

褚冥漾夏碎離去的背影,努力不要讓自己露出八卦的表情,畢竟千冬歲立場表現得十分鮮明,讓他清楚地知道對千冬歲提起夏碎是禁忌的話題,但是夏碎展現出來的樣子,卻讓他十分的困惑。他眼前的難道不是個溺愛的弟弟的大哥嗎?

「你在想什麼都寫在臉上了。」

冰炎在一旁哼了一聲,他才想起來自己動不動就把想法表現在臉上。他張嘴,剛發出困惑的聲音就被冰炎搖頭打斷。

「他們之間的事情你要自己問。」

褚冥漾乖乖地閉起嘴巴,一瞬間有點尷尬。他覺得冰炎說的沒錯,畢竟家人之間的事情還是不要拿來大肆宣揚比較正確。

「回到剛剛的話題,」冰炎好整以暇地向後靠在椅背上,用著不可違抗的語氣說道:「據我們所知,你被安地爾視為目標的可能性幾乎是確定的,所以在我們搞清楚你的夢境的意義以前,你不能離開這個碉堡。」

「知道了,就這樣嗎?」褚冥漾在心中苦笑,身心疲憊的他說實在也沒有那個心思去想離開的事情。他將冰炎的話牢記在心裡,得到許可後起身準備離去,然後突然想起一個他一直沒問出口的問題。

「所以冰炎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做這些夢嗎?」

冰炎用著高深莫測的眼神看著已經站起來的他,紅潭似的虹膜中彷彿有著他思索已久的答案。冰炎的雙唇微啟,他心跳不自主地加快──

「不知道。」

冰炎回答。凜然的樣子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他第一次有想要打人的衝動,但他成功的忍住了。開玩笑,要是他巴了冰炎,自己絕對死無全屍。

說不失望是假的,他來這裡的目的除了和冰炎見上一面以外更希望從他口中得到一些解答,但有答案的問題少之又少,得到更多的是需要消化的資訊和需要牢記的警告。

略為沮喪的褚冥漾和冰炎道別後走向門口,拉開門把的那一剎那冰炎又開口叫住了他。他轉過頭,納悶還有什麼是冰炎一時之間望了闡述而需要補充的。

「褚,千冬歲自己經歷過的事也不容易,如果他願意對你說出口,對他也是件好事。」

褚冥漾困惑的點頭應答,冰炎的語氣和表情沒有傳達出任何感情,但自己也被冰炎說的話與挑起了好奇心。如果是冰炎也認同的事情,對他應該也不會造成危險吧?

褚冥漾踏過門檻後闔上身後的門,在門外看到意料之外的人,一副正等著他的樣子。

「還可以吧?跟你說過不可怕的。」阿斯利安棕色的長髮總是紮成長長的馬尾,他斜靠在牆上,一邊把玩著自己的髮梢,「冰炎年紀比我小,如果他欺負你了告訴我,我會幫你討回公道的。」語畢,玩笑地眨了眨眼。

褚冥漾笑了笑朝不遠處的吸血鬼走了過去,阿斯利安直起身,朝著他稍早和冰炎一起走來的相反方向邁開步伐。

「走吧,你看起來很累,該送你回去休息了。」阿斯利安回同頭對著還站在原地的他說,他這才發現全身上下都很疲憊。

褚冥漾臨走前又回頭看了一次他方才闔上的門,然後才加緊腳步跟上阿斯利安。

 

 

 

 

 


然後我的庫存又沒了(有庫存這種東西過ㄇ

什麼時候才可以寫到更多東西啊我!!!到底會不會寫長篇阿超級不適合我的啊!!!!根本是寫短篇到料ㄚ我當初幹什麼發神經開始寫長篇

好像又不能棄坑不然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少數幾位願意看到這裡的同胞

好喇我會加油,謝謝你們的閱讀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栗子
  • 加油加油!!劇情非常吸引人,一直都很期待發文喔~
  • 浮雲
  • 好看好看,這個故事很有趣哦,大大文筆很棒。
  • 楠
  • 懂哦懂哦~因為大大你就算你在地心了,還是踩在我們頭上啊~(抬頭)
    我們可是在你挖的坑裡呢!(燦笑)
    非常好看~好喜歡吸血鬼題材啊~
    請千萬不要拋棄我們!(跪)
  • 緋痕戀空
  • 真的很愛吸血鬼啊啊啊啊
    只要不棄坑 什麼都好!!!
  • A君
  • 天啊以前看到這篇的時候超愛的QQQ
    今天突然想回味冰漾 居然就翻到後續了

    感謝大大 讚嘆大大
    謝謝你繼續出產這麼棒的文

    我忍不住浮出來回覆了嗚嗚嗚
  • 語
  • 大大的文好好看啊啊啊啊啊!絕對不可以棄坑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