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又更新啦一定是因為賦閒在家太沒事幹

這集很多的講解還請各位耐心看

道行不足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呈現了

 

 

 

 

 

 

以下為正文~~~

 

 

 

 

 

 

 

 

 

眼看千冬歲垂著視線,一言不發卻已經乾掉三杯香檳,褚冥樣擺弄著自己的舌頭想清除掉剛剛那口酒的餘味,一面不自主認為千冬歲其實只想藉酒澆愁,壓根兒沒有講故事的打算。

他將茶几上尚未吃完的蛋糕收拾好,直起身正要朝廚房走去時,突兀的,千冬歲開口了。

「其實我一點也不怪夏碎哥,」千冬歲低喃著,將手中又空了的酒杯放回桌上後向後靠,身體微微陷入軟墊中。他雙頰泛著淡淡紅暈,但雙眼卻仍閃爍著精明的微光,只是不知道聚焦處在遙遠的哪方。「我一點也不怪他。」

「不怪夏碎哥什麼?」褚冥漾重新將盤子放在桌上,這次繞過桌子,在千冬歲佔據著的單人沙發旁盤腿席地而坐。千冬歲越是用這種平靜緩慢的語氣講話,他越在意對方心裡可能正波濤洶湧的情緒,千萬不要像壓抑已久的火山一樣突然爆發了。

「漾漾來這裡的原因是因為安地爾吧?」千冬歲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倒是對他提出了問題,但卻也不需要他回答似的自顧自點點頭說道:「我也是。」

褚冥漾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等待千冬歲,順著他的步調,靜靜地聽著。

「事情沒有很複雜,安地爾那混帳討厭混血的吸血鬼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凡是在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家族多少都聽過他的事業,雪野家當然不可能跟敗類做生意。」千冬歲哼了一下,沒有打算費心解釋所謂的『生意』指的是什麼,不過經過稍早和冰炎的會面,褚冥漾自然沒有蠢到需要提點。

「但是千冬歲是人類吧?」褚冥漾一下子跳到了結論,「沒有理由被……」

「啊啊,沒錯,」千冬歲臉色看起來更差了,又給自己倒了杯酒,咕嚕咕嚕一飲而盡後說道:「他要的是夏碎哥。」

「夏碎哥是冰炎殿下的心腹……不,搭檔,」千冬歲尋了個恰當的字眼形容自己哥哥與吸血鬼界的『王子』之間的關係,卻沒有任何怪罪對方差點害自己的哥哥被抓去人口販賣的意思,「很早就被安地爾盯上了,更何況我哥是他討厭的血統。」

又是一杯香檳,千冬歲臉上的紅暈更甚,褚冥漾看著千冬歲眼中流露出的痛苦神情,無法確定那泛紅的眼眶是否也是酒精造成的。

「簡單來說,安地爾為了抓夏碎哥,讓手下挾持了我當人質逼他就範,」千冬歲搖了搖頭,似乎有些懊惱又有些憤怒,「夏碎哥和冰炎殿下來救出了我,但我……」他看向褚冥漾,無奈地笑了笑,想起了安地爾底下那些豬玀對他做出的噁心事情,他自認是堅強的人,卻也差點在一言難盡的種種折磨下崩潰。

「……如果不是冰炎殿下轉換了我,我活不下去。」千冬歲清清喉嚨,為了抑制情緒太過彰顯,說出的話有點嘶啞。

「轉換?」褚冥漾心思細膩地避開千冬歲不想描述的過去,而是在其中問起令他困惑的部分,冰炎轉換了千冬歲──他隨即瞪大了雙眼,驚呼:「你的意思是冰炎把你變成了吸血鬼?」

兩個兒子都變吸血鬼了,雪野家的當家一定超不爽的。

「我剛剛跟你說過如果有吸血鬼血親的話,透過特殊管道可以將人類轉換成吸血鬼,冰炎殿下就是這個特殊管道。」褚冥漾驚訝的反應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竟令千冬歲心情好了點,他歪頭思索了一番,在腦中組織好褚冥漾能夠理解的語句後說道:「冰炎殿下是先祖的直系後裔,他的血有強大的能力,用他的血和我哥的血,我可以被轉換成吸血鬼。」

「那個人是火星人嗎?也太強大了。」褚冥漾脫口而出,人類變成吸血鬼這種事情一直是謠言,從來沒有經過證實,甚至比血后還不招人相信,沒想到他眼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居然又與冰炎的所作所為牽扯上,「好像魔法一樣。」

「是啊,不過過程痛死了,一點也沒有魔法的色彩。」千冬歲笑出來,褚冥漾的表情讓他肩上一直以來沉甸甸的感受漸漸減輕了,他不會逼問自己,對自己的過去有所評論,而且表現出來的都是最真摯的反應──全然的接受。

「漾漾,謝謝你。」千冬歲拍了拍坐在地上的褚冥漾,低聲地道謝。

「我又沒什麼值得謝的。」褚冥漾只是難得露出靦腆的笑,不好意思地回應,沒有去點破兩人沒說的話。他仍然不知道為什麼正如阿斯利安所說的千冬歲的情緒會反常,不過現在人都能笑得出來了,想必也稍微放鬆了點吧。他思考一番後,決定還是別去探究千冬歲的心情差的原因,而先問另一個問題:「千冬歲,剛剛我來敲你們的時候你說正好要找我,有什麼事嗎?」

千冬歲挪了挪屁股重新坐正後將手中空了的玻璃杯放回茶几上,再次戴上被放置已久的粗框眼鏡,不自在的聳了聳肩,回答:「其實也沒什麼,我知道你更想知道什麼,沒關係的。」

「喵喵告訴我,從我被救出來以後,昨天已經出現第三個被轉換成吸血鬼的人類了,今天可能會有第四個,只不過跟我不同,他們都不是由冰炎殿下親手轉換的。在這個世代只有冰炎殿下有這樣的能力,不知道誰在外面搗亂,八成是安地爾用了歪門斜道。」

「咦?」褚冥漾想了想當初聽到的片段,說道:「可是阿利大哥提到了醫院還有交易、拍照的樣子。」

「沒錯,他們都被送進我們的醫院了。醫療班推測這幾個人類被轉換的目的可能是要將他們販賣給那些有變態嗜好的對象,」千冬歲的臉色沉了沉,推了下眼鏡後繼續解釋:「但因為使用不對的手法,所以身體出了差錯,最後導致交易破裂,像不要的東西一樣被丟在路邊。」

褚冥漾全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他以為安地爾討厭的是混血的吸血鬼而已,沒想到竟然已經將魔爪伸到無辜的人類身上,將他們變成混血以後像奴隸一樣賣出,他比自己想像的還喪心病狂。

「夏碎哥跟阿利大哥今天的任務就是在街道上拍下新生混血被丟在路上的照片當作證據,和把他救回來。這些是喵喵告訴我的,她最近不出勤,只在醫療班待命。」

原來如此,褚冥漾終於了解阿斯利安的建議了,因為這些事情有可能是當初千冬歲或夏碎的下場……假若冰炎沒有搭救成功的話。突然間,他非常高興此時此刻自己在千冬歲身邊陪伴著他。

 

褚冥漾在千冬歲房間一直待到就寢時間,對方向他再三保證沒事後他才回到自己的房裡。

洗完澡後,他濕著頭髮從床和牆壁間的角落翻出當初阿斯利安帶給他的吸血鬼神話叢書二十六冊集,耳邊響起千冬歲的聲音:「──如果我記得沒錯,人類轉化成吸血鬼的詳細方式在神話叢書第四集的第一百七十八頁,漾漾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了解一下。」

書上其實沒什麼灰塵,但褚冥漾依然習慣性地吹了吹封面在撫過書冊的硬殼,他翻到第一百七十八頁,看著書頁最上方的小標題。

人類轉化為吸血鬼──是進化還是退化?

千冬歲果然是行動圖書館。

褚冥漾再次為友人過目不忘的技能感到衷心佩服。

在上一章節介紹天生的吸血鬼後,本章節將帶領各位揭密後天吸血鬼形成的方式。

褚冥漾暗自訝異著,從前在人類的社會中,他不曾看過教科書對吸血鬼有這麼深入的解釋,或許阿斯利安拿給他的叢書,也是吸血鬼社會中限定發行的版本。

他手指沿著書本上印刷的字滑過,確認眼前是自己想找的資訊後便在床上喬了個對脊椎不怎麼好卻很舒服的姿勢,開始仔細閱讀裡面的內容:

天生的吸血鬼僅能由母親懷胎產出,而非天生的吸血鬼由人類轉化而來。此種轉化咒術僅掌握於我族的手中,並僅能由代代繼承黑、白血脈的雙首領施行此咒術。依照文獻記載,若將使一名人類轉換為吸血鬼,則該人類必須有三等親以內的血親為天生之吸血鬼,獲取該血親之血液後,混入其中一支血脈的繼承人所獻出之血液,並注入該人類體內。經過全身血液轉化與適應後,該人類則成為混血之同族。若血親之血同時混入兩支血脈繼承人所獻出之血液,則該人類將成為純血之同族,但目前尚無文獻記載相關案例。

冰炎曾經告訴過他,他看見的黑狼與白狼是吸血鬼先祖的共同領袖,想必這本磚頭書裡所指的「雙首領」便是繼承牠們血液、能力與身分的後裔了。

所以黑狼血跟白狼血就像經驗值,玩家累積夠其中一方就升等為混血吸血鬼,兩個經驗值都累積夠就升等為純血吸血鬼。

這樣的記法千萬不能讓冰炎知道,不然會被打死。

褚冥漾將文謅謅的文字轉成自己能夠理解的說法記起來後,繼續向下閱讀。

能夠將人類轉換為同族的能力曾是人類懼怕我族的原因之一,然而我族歷史上並無首領濫用此能力,這樣的結果反而讓知情的人類甚至是脫序的同族覬覦雙首領的血液能力,最大的原因莫過於雙首領血液之於吸血鬼一族的多重用途,上述用途於第四冊,九十三頁有詳細介紹。

褚冥漾順著這段文字瀏覽了一些在吸血鬼社會中比較重要的轉化例子,不過大部分的名字和其所代表的人物對他來說都沒有意義,除了有幾個現今仍活躍的著名吸血鬼影星演員曾經是人類以外,並沒有什麼值得他注意的地方。

章節後續開始以不同領域的角度探討人類是否應該有被轉換成吸血鬼的機會,一路從生物領域討論到道德領域,甚至包括了美學,並且引用了不同專家的說法。

大部分的結論仍認為除非有特殊需求,否則不建議進行,最根本的原因是若有吸血鬼血親的人類不斷成為吸血鬼,這樣的後果會打破人類與吸血鬼之間的數量平衡,畢竟吸血鬼無法被轉化成人類。

褚冥漾皺了皺眉,千冬歲的情況應該能包括在「特殊需求」內吧。

他將頁數向前翻到第九十三頁,納悶著吸血鬼族的雙首領有什麼強大的能力,以及猜測這個領導這個世代的吸血鬼是哪兩位。

既然冰炎被其他族人都稱作殿下,而且又有將千冬歲轉化成吸血鬼的能力作為證據,理所當然是其中一名了。

另外一名不曉得會不會是他認識的人呢?目前為止他還沒遇到哪個人也被喚做殿下,大概沒見過面。

吸血鬼的血統及介紹』,九十三頁的小標題這麼寫著。

「所以這個章節是人設了。」褚冥漾自言自語道。

「人設個頭。信不信我代替作者砍了你。」

「媽媽媽媽媽呀有鬼!」褚冥漾大叫,嚇得幾乎跳起來,手上的厚書被他拋到半空中,發出沉重的「砰!」一聲落在地上。

一雙節骨分明的手撿起那本書來,撫平出現折痕的書頁以後準確的翻到九十三頁,將攤開的書本還給他。

「謝、謝謝。」褚冥漾反射性地接下冰炎遞給他的磚頭書,有禮貌的道謝完才想起來更重要的事:「不對,冰炎你是怎麼進來的?」

他明明有鎖門的習慣。

站在他床邊居高臨下的冰炎反而哼了一聲,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因為這是我家。」

褚冥漾頓時啞口無言,因為這裡確實是冰炎家……寄人籬下還真是辛苦,一點隱私也沒有。

「在想什麼蠢事。」冰炎瞥了他一眼後,伸手摸了摸他還潮濕的頭髮,一面用像是並非在和他說話的音量低喃到:「人類這麼脆弱……頭髮沒吹乾的話容易感冒吧?」

「沒關係啦,短頭髮很快就乾了。」褚冥漾感覺到冰炎輕輕地勾起他的髮絲,手指還不小心碰到他左邊的耳朵,一股燥熱感從體內湧出,使他連耳根都紅了起來,但他還來不及閃躲冰炎的觸碰,奇妙的事情就發生了。

他眨了眨眼,甩甩頭,再甩甩頭。

頭髮好輕盈乾爽。

他轉過頭,錯愕地盯著冰炎的手指。

冰炎只是面無表情的朝他擺放在床頭櫃另外一側的單人沙發走去,這張沙發是千冬歲為了在他做惡夢的時候陪伴他而搬進來的,現在一旦被渾身充滿王者氣息的冰炎使用,那張沙發霎時間就像王位一般。

「身為血脈的繼承人還是有些好處的,」冰炎歪著身子翹著二郎腿,左手肘撐在沙發扶手上,托著下巴,另一隻手指了指他腿上的書,說道:「第九十三頁的部分。」

褚冥漾趕緊低頭,閱讀上面的文字,一面聽冰炎用白話一點的句子解釋。

「吸血鬼的雙首領一位繼承白狼的白色血脈,一位繼承黑狼的黑色血脈。身為白狼後裔的我,有操控冰與炎的能力,所以你頭髮乾了。」

褚冥漾一臉苦哈哈,竟然用這樣的神力幫他吹頭髮!殺雞焉用牛刀啊!他以後會乖乖吹頭髮的,請不要在他身上浪費能力了。

冰炎看得出他腦袋裡又在想些不營養的東西,忍住朝他後腦拍下去的衝動後繼續為褚冥漾介紹自己的世界。

「撇去雙首領,我跟你說過吸血鬼分純種和混血。純血的吸血鬼壽命更長、有的時候會擁有一點點異能,人口相對占多數。」冰炎停頓了一下後,舉了個例子:「你比較熟悉的阿斯利安、米可雅、萊恩都是純血的吸血鬼,不過他們還年輕。賽塔……是非常年長的純血吸血鬼,也是很有地位的長者,或許哪天你們會見面。」

賽塔,他記得這個名字,千冬歲說過這座碉堡裡大大小小的飲食等生理問題都是賽塔安排的,只要要求不要太過分,基本上賽塔都會想辦法滿足大家的需求。

褚冥漾放棄從書本上獲得資訊了,冰炎充滿磁性的聲音那麼好聽,陳述的方法因為和他現在的生活有關,也有趣多了。

「混血的吸血鬼怎麼來的千冬歲應該跟你解釋過了,我就不多說。」冰炎等褚冥漾點點頭後繼續說道:「他們和純血的吸血鬼不同之處在於混血吸血鬼可以藉由人類的飯菜獲取部分營養,因此血液的攝取量遠遠少於純種吸血鬼;相反的,純血吸血鬼只能由血液攝取營養。」

「冰炎說的血液,是指血后的汁液就足夠了嗎?」褚冥漾想到稍早去過的巨大倉庫,好奇的問道。

「是的,血后就足夠了。」冰炎稍稍勾起了個無法被察覺的微笑,褚冥漾在聽和吸血鬼習性有關的知識時,閃閃發亮的雙眼與他剛被送進來時半死不活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對於時間短暫的人類來說,洗去痛苦與悲傷的速度或許也比較快吧。

「雖然血后就夠了,但吸血鬼畢竟是吸血鬼,還是渴望著人類的血液,不過對於吸血鬼來說,最美味的血液是我們──首領們的,發了狂的吸血鬼甚至會不擇手段攻擊首領以獲得我們的血。」冰炎哼了一聲,語氣中充滿濃濃的鄙視:「也不看看自己什麼程度。」

「我們?」褚冥漾歪著頭,冰炎所指的一定就是他自己和另外一位首領了,「另一位首領是誰呢?」

但不同於剛才,提出問題立刻就會得到冰炎的回答,這次冰炎停頓了好一陣子,盯著他看,彷彿在思索著什麼,然後才淡淡的開口:「翻到九十七頁。」

九十七頁是一張吸血鬼族雙首領的年代表,時間軸上清楚的紀載了每一代黑、白首領的真名和出生、即位與逝世的年度。奇怪的是現今的白首領以他從沒看過的扭曲蟲字記載著名字,後面卻以他看得懂的漢字寫下的小小註解:『冰炎殿下』。

但更詭異的是,幾百年來,黑首領的時間軸是空白的,最後一位追溯到千年前,名字卻也以蟲字呈現。

褚冥漾困惑不已的抬頭,望著冰炎,正想問問題,卻被搶先了。

「你記得今天我們談論過的事嗎?」冰炎一雙紅色的眼睛緊盯著他,在房間的角落熠熠生輝,看起來像藏滿秘密的珠寶一般,「有關於森林大火中的白狼與黑狼?」

褚冥漾不解的點頭,為什麼冰炎突然提到他的幻象呢?

「那隻黑狼其實不是小白狼的媽媽,那隻黑狼是公的,跟白狼一樣。」冰炎仔細地說著,將稍早他沒有告訴褚冥漾的內容一字一句緩慢的解釋道:「當初的他們已經以人類的型態走在世界的軌道上很久了,曾經我們很強大,但當那隻黑狼被人類獵捕後,我們的族人就一直在衰退,甚至只活在歷史的背景裡。」

「在人類的手裡,那位首領依然將他的血脈傳承下去了,甚至設法將一點點的資訊傳達給他的夥伴。」冰炎說罷,起身來到他床邊微微的彎下腰,在他大腿的書上點了點倒數第二位和倒數第三位黑首領的名字。

褚冥漾突然發現,冰炎在告訴他的是非常私人的故事,儘管是用一種很平淡的語氣,但卻十分的謹慎,他甚至能夠感受到字句的重量。

「然後到了這位……」冰炎的手指頭在書面上滑動,移到用蟲字代表的末代黑首領的名字上,停頓了一會兒後,說道:「這位從人類手中逃跑了,卻也沒有回到族內。」

「為什麼?」原本被引導低著頭看書的褚冥漾抬起頭,不偏不倚的剛好對上冰炎靠他靠得很近的臉龐,只好趕緊低下頭,以免在這麼近的距離被俊美的臉蛋迷惑。

「有的人說他背叛了另一位首領,有人說他一直被馴養著,忘了自己狼的血統、吸血鬼的身分,有的人說他根本不存在,黑色血脈早就斷後了。」冰炎的聲音在他耳邊喃喃的響起,再加上灑落在他手臂上的幾根銀色長髮在他敏感的皮膚上騷動,種種刺激引起了他全身的顫慄。「但真相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他的名字叫什麼呢?」褚冥樣嗅著鼻尖捕捉到的淡淡清香,不由自主地又抬頭,看這那近乎完美的側臉開口問道:「為什麼你們的名字都用這麼奇怪的字寫?」

「對我來說是種保護,直到卸任前,我的真名不能被公眾所知的。對他來說,直到能證明他死前,他都算現任的黑首領呢。」

「而他的名字……」冰炎想起他父親──也就是上任白首領──在逝世前曾經對他說的話。

『世界不能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我們要幫他記喔,知道嗎,亞?要幫我們的同伴記住屬於他的一部份,他的名字叫做──』

他轉頭看向褚冥漾平凡、單純、好奇的黑色雙眼,如黑曜石般漂亮的雙眼。

「──他的名字叫做凡斯。」

 

 


謝謝大家的閱讀!!!

希望下次更新也很順利很快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新讀者!大大寫得很好!
  • 歡迎歡迎,謝謝謝謝,有空再來~~~(搓手
    啊還有我不是大大我真的不是,不過非常感謝訪客君看得起我www

    漣晨昕 於 2018/10/22 16: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