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感謝騙徒,我沒有按照順序發,原題請點超連結//

這次用哲雄X蓉司寫了H文15題,因為太忙所以只寫了小段子

sweet pool超好玩喇超虐的拜託大家快去玩!!!!!!!!

哲雄生日那天寫的,可是廢話當然寫不完啊所以又被我拖了一個禮拜

喔對說是十五題我也沒有全部寫,告我啊(幹

未滿十八禁止下拉

 

 

 

 

 

 

 

 

 

以下為正文~~~

 

 

 

 

 

 

 

 

 

 

 

 

。請描寫強暴情節(法律上構成強制性交/猥褻罪者均可)

 黑暗的死巷裡無處可逃,臉色慘白的蓉司喘著氣轉過身,全身上下散發著壓迫感的哲雄向他走來,書包被哲雄粗魯地搶過,隨意地扔在地上。

「你──!」他想要從哲雄旁邊趁隙逃走,無奈巷子太過狹窄,不僅沒有脫逃成功,反而被哲雄一把抓住,喉嚨被單手緊緊地扣住,用力地按上牆壁,讓他有些呼吸困難。

「你到底、咳……」因為氧氣不足,他的腦袋開始有些發昏,雙眼發黑的同時,卻還是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褲子被壓制他的人粗暴的扯下。

直到他的下體被握住,大腿被哲雄強迫扳開,他才知道總是深不可測的哲雄此時此刻在想的事情。

「為什麼要──啊啊啊!」下身被撐開的劇烈疼痛一下子喚回了蓉司的意識,他盡全力地掙扎,但對哲雄,只不過是小兒科罷了,只需要一點力氣就可以擺平。

「不……嗯、嗯啊!」突然之間,下腹傳來一陣驚人的快感,嚇得蓉司驚叫了出來。明明心裡在放肆尖叫排斥哲雄的進入,但身體竟然接受了哲雄嗎?

哲雄聽見了他的呻吟後,更加粗暴地搖晃腰部,進出他的後穴。儘管他心中千百個不願意,但還是被迫承受了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身體也違反了他的意願,擅自對哲雄臣服,起了反應。

蓉司的雙手緊緊揪著哲雄的襯衫,他原本要推開哲雄的,但是現在反而像是自己攀著哲雄不放了。

「唔──」哲雄低吟了一聲,一股熱流在他體內爆發出來。

蓉司驚愕的看著哲雄從自己體內退出,混濁的白色液體從他的後穴擠出,延著大腿根流下。他顫抖地癱軟在地,望著從頭到尾不曾說過一個字的哲雄整理儀容,轉身離開這條汙穢的死巷。

                       

。請進行三等親內亂倫的H描寫

 sweet pool設定來說,這個無法,所以跳過

 

。請以施予方的視點描寫口交情節

 舌頭嚐到了苦澀的液體,腥羶的味道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嗚嗯……」一直做出吞吐動作的下巴有些痠疼,我忍住嘔吐的感覺,含住前端,改用雙手搓揉跟部和旁邊的囊袋。

對另外一個同樣性別的人做出這樣的事情……羞恥的跪在另一個男性的兩腿之間,又吸又舔他的男根,一股強烈的屈辱感不禁在我心中浮現出來。

好噁心,彷彿我是他的女人一樣。

「蓉司……」哲雄的手輕輕地揪著我後腦杓的頭髮,銳利的雙眼微微瞇起,看起來就像普通人一樣,少了往常犀利的感覺。

平常總是面無表情的他看起來很舒服,卻又像在隱忍著什麼。他的另外一隻手溫柔地撫上我的臉頰,大拇指輕輕地蹭著眼角。

我的臉靠在他的掌心裡,抬眼看著臉上有點紅暈的哲雄。儘管心裡不是很願意,我卻還是加大了吸吮的力道,這樣的一個動作換來粗重的喘息。

很舒服嗎?

看著因為我而這樣的他,我竟然有些興奮。

雖然心中的感受有些矛盾,但如果是哲雄……那沒有關係。

 

。請描寫任何1個(或多個)你認為充滿性暗示的情節

電車的門開啟後,更多上班族與學生湧入本來就十分擁擠的車箱。蓉司背靠著未開啟側的車門,身前有哲雄替他擋著人群。

「人真多呢。」哲雄騰出一隻手,壓在門上保持平衡感。

「是啊。」蓉司抱歉地看著比他高上幾公分的哲雄,憂心的問道:「城沼還好吧?」

「嗯。」哲雄沒有多做其他表示,語氣甚至有些冷淡。就在蓉司認定他果然不想理自己時,哲雄又延續了話題。「倒是你,沒問題吧?」

「咦?」蓉司困惑地抬頭,發現哲雄正直直地盯著自己看。

「上次,你在車上顯得很不舒服。」

「嗯……」蓉司想起在電車上險些暈倒的那次,進而聯想到哲雄寬厚的胸膛和沉穩的心跳聲,不由得刷紅了臉。

「崎山?」他低下頭,哲雄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疑惑。

「我……沒事。」蓉司紅著臉,主動靠向哲雄的身軀,閉上雙眼將臉埋在溫暖的胸口上,煞時便被沉郁的香氣包圍住。

哲雄頓了一下,隨後另外一隻手環上蓉司的腰。經過長長的沉默以後,低頭嗅著蓉司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在他微微泛紅的耳邊呼了一口氣。

「等一下,要來我家嗎?」

  

。請只用對白來描寫H

 「放輕鬆。」

「唔嗯……唔……」

「蓉司……」

「嗯……啊、城沼、城沼……」

「蓉司?」

「啊啊、哈啊──!」

「蓉司。」

「唔嗯……嗯、嗯?」

「可以叫一次我的名字嗎?」

「咦……」

「叫我的名字吧,蓉司。」

「……哲、啊、等──!」

「抱歉,等不了了。」

「城、嗯啊啊啊──!」

  

。請描寫異物入侵,也就是道具PLAY的情節

 哲雄在床上對他一向很溫柔。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他體內振動肆虐的圓形小物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一條電線從蓉司流著潤滑液的後穴出來,另一端連接著控制著振動頻率與震幅大小的遙控器,遙控器被握在哲雄的手掌心內。

「城沼、唔……拔……」蓉司忍著呻吟,咬著牙關斷斷續續擠出構不成句子的字眼。

哲雄不發一語,欺身用吻封住還想抱怨的那雙唇,將振動頻率與震幅開到最大。

「唔──!」

蓉司在他的手臂上用力地又抓又撓,修長的腿在他身體的兩側不停踢蹬,腰枝緊繃的亂扭,想放聲尖叫的嘴卻被他的舌頭侵入了,只有一點點破碎的呻吟從兩人嘴角流出。

哲雄瞇起眼面不改色地趁著變換接吻姿勢時端詳被快感支配的白皙面孔,好像有點過頭了,但蓉司看上去也是很享受的。

 

雖然很不情願,但是改天必須向上屋道謝。

 

 

 


三等親那個不願意寫的最主要原因是我雷親情裡除了兄弟其他.........都不行

整篇的走向是這樣的↓

蓉司跟哲雄剛認識,被哲雄堵到然後射後不理→開始可以接受哲雄→兩人關係開始不純潔(有純潔過嗎。

今天的比較不那麼糟糕,至少我是這樣覺得的ryyy

只用對話不知道怎麼寫啦有玩甜池都知道這兩個都面癱啊是會講什麼情趣一點的話嗎不可能喇

拜託你們振作一點好不好(幹

下一篇高能注意(自己講

 

感謝閱讀我愛大家世界晚安

哲雄遲到的生日禮物給我吃下去,我讓你上了那麼多次蓉司還不感謝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