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1/30,重發日期2015/11/20






以下為正文~~~







  「褚,我讓你把一整包藥吃完了,我是不是也該得到一些獎勵呢?」冰炎淡淡的說著,一手緊抱住他,另一手還往他的褲子裡伸去。

  「等等,學長,你在摸哪──!!」褚冥漾驚慌的想掙脫冰炎的懷抱,但無奈於他是病人,根本沒有力氣,只好任憑他情發的戀人對他上下其手,而他卻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
  「在摸你這裡。」
  「這裡是哪裡呀學長你給我手拿開我是病人耶你這個無良的黑袍……!」褚冥漾話還沒說完就倒抽了一口氣,原因正是因為在他兩腿間肆虐的大手。
  冰炎輕輕捏了一下微微抬頭的小巧,不滿的說:「褚,你好吵。」語畢便狠狠的吻住褚冥漾。
  「嗯!......」這次的親吻,沒有藥丸的阻礙,兩根舌才真正的相遇,在交會處不停的纏捲,褚冥漾不知在何時又重新被押在下面,忘情的仰著頭,接受冰炎不停變換方向的吻。
  充滿熱情的蜜液在兩人的嘴裡互相交換,過多的銀絲自他的嘴角流出,又不時被冰炎舔去。
  「唔!嗯…!」他垂著冰炎的胸膛,要他放開他好讓他呼吸。
  「哼。」冰炎坐起身後退開瞇著眼睛看著同樣坐起來大口喘著氤氳熱氣的褚冥漾,雙眼水波粼粼,衣衫不整露出一整片白皙的鎖骨和圓潤的肩,雙頰泛著紅潮,雙唇好似可以咬出血滴般,這樣的褚冥漾,不是在勾引他不然是在幹嘛?!
  「學長……」褚冥漾咬著唇望著冰炎,立刻發現後者正帶著可以說是飢渴的眼神望著自己,心一橫,手便輕柔的撫上冰炎的胸膛,低著頭慢慢解開冰炎襯衫上的釦子,反正他一剛開始就沒有真的想要阻止冰炎吃掉他,甚至可以說有一點點期待……畢竟前陣子冰炎是在出任務,他也沒有自己解決……現在這樣,其實在好不過。
  「褚,你現在這樣,是在引誘我嗎?」冰炎吞了吞口水,其實他已經快要壓抑不住想要撲倒眼前可口人兒的慾望,剛剛那種藥草,其實只要一點點就可以發揮出最大的功效,若他是純種的獸王族,肯定是片刻不待就直接要了褚冥漾。
  「嗯,我是……」褚冥漾抿了抿唇,點點頭,把冰炎身上的襯衫脫下,丟在床邊,然後也脫掉了自己的T恤,接著雙手攀上了冰炎的肩,天哪,他肯定是燒暈了頭才會這樣,不過沒關係,反正現在這種昏沉沉的狀態,他事後絕對不會記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學長,你要把我當成獎品吃掉嗎?」
  冰炎眼神一暗立刻壓倒褚冥漾,「我開動了。」說完便朝褚冥漾的肩頸處咬下,一手摸上他腰側的敏感點,另一手用力的搓揉他的下身,讓褚冥漾一瞬間眼前發白,全身有如電流流通一般。
  「學…啊啊……」既然不會記得,那就好好享受吧,褚冥漾被冰炎伺候的舒服的很,忍不住嚶嚀出聲,無疑對冰炎是另一種更大的刺激。
  冰炎的唇不停下移,沿路在褚冥漾的頸測、肩上、胸前、腹側刻下一個個佔有的印記,最後吻上他胸前的紅櫻,用舌尖去挑弄、纏捲,另一個則用手代替輕擰,但同時也不忘了揉捏逐漸硬了的分身。
  冰炎的手勁越大,褚冥漾的快感累積的越多,最後冰炎的手突然收緊,褚冥漾驚叫一聲,將白濁的液體噴灑在兩人的胸前,濕黏一片。
  「褚,這是你吃完整包藥的獎勵,」冰炎因慾望作祟而沙啞的聲音響起,然後他的手劃過褚冥漾的胸膛將手指上沾滿精液,引起身下人的一片顫抖,然後情色的笑了笑,「現在輪到我了。」說完,便讓褚冥漾趴在枕頭上,下身則跪著,然後抬高褚冥漾的臀部,將食指插了進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