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5/16,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黑館裡的居民大多數距求學的歲月已有點久遠,因此早就忘了那種段考將至、書卻幾乎空白的壓迫感。

……不,如果現在是黑袍,當年一定也是風風火火拿爆符炸試場把考試當兒戲,不容小覷的火星人。

一樓大廳的桌子上堆滿了課本、符咒本,螢光筆和原子筆到處亂放,當埋首其中的褚冥漾正因為唸不完書而忙得焦頭爛額時,那位吸血伯爵正好經過,嘴裡說著好無聊便坐下來隨手抓了一本課本,開始替他畫重點。

雖然有一點嚇到不過他有夠感動的啊他!!!!!!!

投給蘭德爾一個感激的眼神之後,褚冥漾重新投入書本之中,沒有特別去注意四周的環境,就連蘭德爾或尼羅和他人交談的聲音他也都充耳不聞。

所以才會導致當他抬起酸痛的脖子時,看到眾黑袍各個手持一本課本替他畫重點的恐怖景象。

褚冥漾當下立刻愣住,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這樣是叫大材小用對吧?火星人不去侵略地球反而來幫他準備段考真的可以嗎,他不會遭天譴嗎?

「啪!」

好痛!!

「褚,不要腦殘。」冰炎的聲音略略含著怒氣,不滿的響起。

喔,火星人之首來了。

「褚……」

「對不起學長我閉腦!!!!!!」褚冥漾聽到自家學長壓低聲音威脅,馬上一秒示弱投降……雖然他在冰炎面前從來沒有強過。

「冰炎,你跟漾漾感情真的很好啊!」安因手上拿著粉紅色的螢光筆在課本上唰唰的劃過,一邊笑著說。

只見冰炎只是「哼!」了一聲坐下來加入畫重點的行列,不過微紅的耳根還是暴露了他的情緒。

害羞就害羞嘛,這下他可抓到冰炎的笑柄了。

褚冥漾才這麼想完,頭馬上被丟過來的磚塊書狠狠砸中,眼淚更是直接飆出,他差點以為自己終於要去見阿嬤了。

「看你還敢不敢亂想。」冰炎冷冷的聲音這麼說著。

…………對不起他再也不敢了。

大廳裡充滿了笑聲,但過了一會兒後只剩下了螢光筆擦過紙張的聲音。

夜漸漸變深,黑袍們一個個向褚冥漾和冰炎道晚安,等到大家都走之後兩人也收拾好褚冥漾數量龐大的書籍,回到樓上冰炎的房間。

「學長……」褚冥漾淚眼汪汪的看著冰炎,可是裝可憐這招對後者根本沒用。

「不行。」冰炎兩個字斷然回答,擊碎了褚冥漾的願望。

「…………學長拜託你讓我睡覺啦───!!!!!!!!!」褚冥漾奮不顧身想要撲向正在對他招手的柔軟床鋪,可是還是被擋在床前的冰炎用腳直接踹回書桌前。

「給我繼續唸。」冰炎陰沉著臉從牙縫中擠出這兩個字,褚冥漾本來想要繼續為自己的睡眠時間做爭取,但在看到自家戀人那副惡鬼的嘴臉之後只好哭喪著一張臉乖乖的坐在桌子前面唸書。

冰炎拿起一本磚塊書坐到床上,似乎是有心要陪褚冥漾唸書,但是隨後放出的一句話讓褚冥漾巴不得冰炎現在去睡死算了。

「褚,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讓我陪你讀書,哪一科沒過我就把你種在黑館大門外。」

該死的,他可以不要陪啊,又沒有人規定他一定要陪。而且冰炎少幾個小時的睡眠又不會怎麼樣,反正還不是常常出任務就三天兩頭不吃也不睡的,相較之下只要超過兩點睡隔天早上起來眼睛就腫得跟金魚眼一樣的他還比較可憐吧?

褚冥漾腹誹著冰炎,於是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課本連同自己被一個影子給籠罩了起來。等到他注意到時冰炎已經是幾乎貼在他的後腦邊上了。

「看你有那麼多心思腦殘,」冰炎的嘴唇輕輕撫過褚冥漾的後頸,害得他寒毛直立,「很有信心可以滿分嘛,褚。」

「啊哈哈哈哈哈……」褚冥漾趕緊抓起手邊的一支筆,在桌子上的課本上畫著,「我怎麼可能在腦殘我很用功啊好不好……」但其實他的注意力幾乎全數都被冰炎在他頸邊呼出的氣息上了,哪有辦法知道自己畫了什麼。

「褚,你重點畫在封面上有什麼意義呢?」冰炎似笑非笑的在褚冥漾耳邊低聲問道,褚冥漾這才猛然回過神發現自己的課本根本沒有攤開,倒是封面被螢光筆塗的花花綠綠的,「真的很用功啊?什麼時候練成透視眼了?」冰炎的聲音在他耳殼中無限迴盪,激出一絲絲異樣的感覺。

「呃……我……」又不是夏碎學長,怎麼可能練成透視眼哪?!冰炎該不會是武俠小說看太多還是腦袋燒壞了吧?需不需要去找輔長檢查檢查?

「褚……」正當褚冥漾發現自己腦袋裡的話一字不漏的被冰炎聽進去之後他才驚覺自己完蛋了,他竟然說冰炎腦袋燒壞了,絕對會被冰炎一腳踹的直接去見阿嬤的啊!!!

冰炎不滿的情緒在短短一個字內就被他聽的一清二楚,不過在那不快之中,好像又帶了那麼一點點的色氣……褚冥漾甩甩頭視之為幻覺,帶著一臉豁出去的表情的迅速推開冰炎、站起身飛也似的想要逃到浴室內躲開冰炎時,竟然被冰炎一把抓住壓到關起的浴室門上。

身前靠著門,身後又貼了一個冰炎,兩人就這麼維持了不短的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內冰炎還是緊緊壓著褚冥漾,害得他變得跟夾心餅一樣,動彈不得。

「你竟然在我面前提到別的男人的名字。」最後,冰炎講了這麼一句話,「我不准。」


老大他錯了!!!!!!!!!!!!!!!原來冰炎在乎的不是他罵他腦袋燒壞,而是在吃醋啊!!!!!!!!!

褚冥漾無奈的想嘆氣,但是氣出到一半居然就被冰炎用力扳過身狠狠的吻上。

他瞪大雙眼,被冰炎有點粗魯的親吻嚇到了,但是跟溫柔的比起來……似乎又多了不同的情趣感。

這個吻很深,很濃,久的令他暈頭轉向,在他注意到時,自己下身的褲子和內褲已經被冰炎扯落了。

溫熱的鼻息順著不停搔撓他的髮絲向下游移來到他的下腹,之後便停留在那裡,一雙唇齒又啃又咬的在恥骨附近留下一個個青紫色的痕跡。

「恩……呃……」咬著下唇強迫自己忍住不要發出任何聲音、再度去挑逗冰炎的耐力,微微的呻吟還是不停從朱唇流洩。褚冥漾靠在門上仰著頭急促的呼吸,褲子要掉不掉的卡在膝蓋下方,純白的襯衫已經被汗濕,雙手搭在冰炎肩上,想推開他卻又使不上任何力氣。

跪在褚冥漾跟前的冰炎低下頭,鼻尖輕輕蹭著褚冥漾大腿內側,嘴裡喃喃的低聲喚著他的名,一邊滿意的看著褚冥漾全身顫慄的樣子……都做過多少次了,卻每次都還是像初夜的孩子一樣。

「哈啊……學……啊……」吻落在腿根處,手在褚冥漾早已抬頭的下身搓揉,引出一聲聲悅耳的低吟,另一手則是撫摸著黑髮少年的下背。

酥麻的快感一波波湧上尾椎、推疊在下腹,褚冥漾半瞇著眼,嘴裡喊著不要,臀部倒很誠實的左右搖晃,不停摩擦冰炎漸近他深溝的手。

「學長……恩……」



甜膩。



甜膩的不可思議。



冰炎眼神一黯,嘴一張含進褚冥漾的柱身,狠狠的吸著,逗留在褚冥漾臀辦間的手也伸出一隻指頭、長驅直入。

「哼啊!……」前後雙重的刺激不是褚冥漾可以忍受的,一聲驚呼後便迎接了這晚的第一次高潮。

吞下全數的精液,冰炎舔舔嘴唇抬頭看向癱軟下來的褚冥漾,像是盯著獵物般看著他,「褚……」

褚冥漾被冰炎近乎視奸的目光看的全身發熱,想推開他的時候才發現冰炎的手指還停留在他的後穴。

「……褚,我都還沒到呢。」笑了笑,冰炎單隻手褪下滑落到褚冥漾腳踝的褲子,丟到一旁後輕輕探入褚冥漾身上半透明的襯衫裡緩緩的搓揉兩粒挺立的茱果。「為了懲罰你偷跑,今天晚上這件襯衫都不准脫下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