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9/30,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你有沒有聽說過輝夜姬的故事?』

『輝夜姬?不就是竹取公主回到月亮上的故事嗎?聽過幾百遍了有什麼新鮮的?』

『是不怎麼新鮮,但是你難道從來沒想過為什麼輝夜姬要回月亮上嗎?』

『……倒是沒想過。』

『其實我知道另一個版本,保證跟你聽過的不一樣,你要聽嗎?』

『好啊,中秋節賞月吃月餅還可以聽故事,感覺真不賴。』

『嗯,這個故事是這樣的……』


***


「輝夜姬大人,您是如此的美麗,只有您才配得上車持皇子啊!」

拉門外的人影不管被拒絕了幾次,卻還是依然跪在那裏,不知該說他努力不懈呢,還是煩人到了極點。

「哼!應該是車持皇子要思考自己配不配得上輝夜姬大人吧?輝夜姬大人可是深深愛著石作皇子!」

對於另一個聲音嗤之以鼻的反駁,他苦笑了一下,什麼時候自己愛上了那個叫『十座』的人啦?他自己都不知道呢!

拉門外的走道上,吵鬧聲音不絕於耳,自己出去要求他們閉嘴一定會引起反效果的,幸好老公公和老婆婆願意替他回絕各方使臣,他們待自己實在是太好了,若是可以,他真希望可以好好的報答他們。

起身走向另一扇通往中庭的拉門,卻差點被厚重的十二單衣絆倒,儘管大家都說他的舉止總是比皇室更為優雅而高貴,但事實上只有看過他摔跤的人才會了解背後的原因……不優雅一點鐵定跌倒的啊!

小心的走在榻榻米上,他終於成功的到達了拉門邊。拉開門,皎潔的月色浮動在庭院的池塘內,微光下,所有事物似乎都被鑲上了銀邊,尚未圓滿的月娘斜倚天頂,使人為之陶醉。


還有三日是十五,還有三日。

「不想回去……」看著月亮,他輕輕的動了動唇,一滴清淚落下。

──不想回去、面對他。

***

『欸等一下等一下,輝夜姬不想回月亮上的原因不是因為老婆婆和老公公對他很好嗎?他是不想回去面對誰啊?』

『我說過了,這是不同版本啊!你不繼續聽你怎麼會知道呢?』

『說的也是,一激動就……唉,對不起啊!』

『沒關係的,那麼我繼續──』

***

「一整天輝夜姬輝夜姬的叫,連『輝夜姬』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還想把人家取回家做妻子,我怎麼想都覺得那些大人們真是不要臉!」

一位白髮蒼蒼、看起來卻依然身體健朗的老婆婆端著茶點進到房間內,即使和使臣們周旋了一整天,口中仍不停嚷嚷著,精神得很。

他從托盤裡拿了點和果子,趁著老婆婆不注意的時候抹掉淚換上笑容,試著將注意力轉移到這種好吃的甜點上。

「不能講啊,婆婆,」他搖了搖頭,「講了他們一定都會知道我是仙人的。」

「唉我知道,你也信了我吧!」老婆婆坐在他身旁拉過他的手握在掌心拍了拍,「我只是心疼你啊。」

「您和公公待我那麼好,哪裡需要為我感到心疼呢?」他輕輕的笑了笑,「在這裡很快樂啊,我可是哪裡都不願意去的!」

「唉,我跟老伴膝下無子,我也希望你可以留下來當咱們的孩子啊,」老婆婆摸了摸他長長的頭髮,搖搖頭嘆了口氣,「你再過幾天就得走了,就別再裝了吧,我和那老頭都知道月宮裡的人要把你帶回去了。」

「婆婆……您知道……?」他愣住了,原本是想要瞞到最後一刻的,沒想到居然早就被發現了,「您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前些日子月宮派人來找你的那晚我就知道啦,紙牆的隔音效果可是很差的。」老婆婆憐惜的拍拍他的臉頰。

「那麼我的……?」他瞪著大眼,驚訝的看著看起來應該是老古板但很顯然並不是的老婆婆。

「不管你多像個姑娘也不能要你像個女孩般嫁人吧?」老婆婆皺了皺眉,隨即卻又笑了笑, 「唉呦,不過長了張白皙的小臉和漂亮的眼睛,頭髮像絲一樣柔順,不是個女孩真是浪費了。」

「……您都知道了?」他的目光突然有些渙散,很顯然那夜使者和他的對話全數都被老婆婆給聽進去了,這老婆婆到底還有什麼事是不知道的?

「是啊,我都知道。」老婆婆慈祥的笑了笑,「所以我才心疼你啊,你也該懂得心疼自己的。」

月光照耀在她白髮上,使得髮絲燦亮如銀,溫柔的語氣和慈愛的目光讓他刻意維持的輕鬆笑容瞬間瓦解。

「嗚……婆婆……」他趴在老婆婆的大腿上痛哭,老婆婆的手溫柔的拍著他的背,淚珠有如斷了線的珍珠落下。


心疼自己?怎麼心疼?

心都沒了,要怎麼疼?

***

『你喝什麼水?!故事就這樣沒了嗎?!!』

『怎麼可能就這樣沒了,我渴啊!喝口水不為過吧!』

『咦那你快點……話說回來輝夜姬竟然是個男的嗎?』

『是啊,很不一樣對吧?』

『真的還蠻不一樣的。』

***

三日轉眼而過,入夜後他站在中庭的池塘邊,手上提了盞小小的燈籠照映著荷葉,等著月亮自烏雲後探出頭。
「在想甚麼呢?」背後傳來老婆婆的聲音,他沒有回過頭,仍然出神的望著水中的倒影。

「在想婆婆的水池夠不夠深,跳下去會不會死人。」

說笑的。這水池的深度連他小腿的高度都不到。

「就這麼討厭要娶你的人?」老婆婆身旁的老公公問道。

「做什麼嫁不愛自己的人呢……?」他搖搖頭,然後微微側過臉,像是在聽甚麼一樣。一抹苦澀攀上他的眼角。
「時間到了。」

話語落下的同時,奇特的音樂不知自何處響起,雲後露出了渾圓皎白的月亮,庭院中出現了一頂由四名青年抬著的轎子,轎子前後又站了八個侍女,每一個都穿著絲緞綾羅,面容清秀,他卻裝作沒看到一樣別過頭去,繼續盯著池塘裡的月亮。

「十二單衣不適合你,」一個冷冷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使他輕輕的顫了一下,「你會跌到的。」

「或許吧。」

啊啊,最了解他的人果然還是他了。

「褚,」那人再次開口,輕聲的喚著他的姓氏,「該走了。」

他轉頭看向身後的人,一雙豔紅色的眼睛回望著他,與生俱來的銀色長髮在月光下更顯得耀眼,唯獨額前的一束紅髮顏色深沉得可以。

「亞。」他念了念他的名字,卻沒有接上任何句子,反而任由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

「非要這樣不可嗎?」他身旁的老婆婆突然拉住他的手,粗糙卻溫暖的手此刻不停的顫抖著,「他非走不可嗎?你們不愛彼此,那做甚麼強迫他走?」

***

『對啊!!!那個有紅色眼睛的!!就是那個「亞」!!他就是要娶輝夜姬的人吧!!!他既然不愛輝夜姬就不要強迫他啊!!!』

『你這個人真的很掃興,你就不能好好聽故事嗎?』

『啊……對不起……』

『煩死了。』

***

他驚訝的望著老婆婆,「婆婆,您……」但他的話卻被打斷了。

「是的,我非帶走他不可。」亞輕輕的說道。

「可不可以告訴我理由?」老公公皺著眉不開心的說。

兩老倔強的語氣讓他好感動,他拉了拉他倆的手苦笑著,「公公、婆婆,別了,我早就認清……」

「理由?」亞挑起眉,將視線移回他身上,「因為我不是強迫他。」

「我愛他。」


庭院中一片死寂,最先劃破寂靜的反而是開心的大笑聲。

「唉呀,那這樣不就好了嘛!」老婆婆開心的拍著手,將他往亞的方向推去,「兩情相願,多好!」

「等等、婆婆我沒說過──」他慌張的來回看著亞和老婆婆,一個不注意竟踩上衣襬,中心不穩便直接往亞的懷裡倒去。

「婆婆沒癡呆,你說的是『做什麼嫁不愛自己的人。』對吧?」老婆婆笑了開來,「你沒說的是『做什麼嫁自己不愛的人』啊,婆婆可是機靈的很呢!」

「可是我──」他被亞接住後便掙不開了,一瞬間的發展讓他有些手足無措。

「褚,你不愛我嗎?」亞低下頭,問著。

「愛呀,可是你不是不愛我嗎?!」等到幾秒後他才意識到他說了什麼,「啊……」

「那就走吧,回月宮行婚事。」亞一把抱起他便往轎子的方向走,完全無視於他還穿著的那厚重的十二單衣。

「等等啊我要跟婆婆還有公公道別啊──」他在亞的懷抱中掙扎卻聽到旁邊傳來的對話。

「唉,老伴啊,女兒嫁出去有何感想啊?」

「老婆子別問了,幸福就好,一路順風啊!」

「起轎。」

「等一下啊!!!」

***

『故事結束。』

『最好是勒哪有故事是這樣結束的!!!這樣結束也太爛了吧!!!』

『所以版本不一樣啊,我說過了。』

『這跟版本一不一樣沒有關係吧!!』

『隨便你怎麼說,這塊月餅你不吃我就要吃掉了。』

『喔好啦……等等我其他的月餅呢?!!』

『被我吃掉了,誰叫你故事聽的太專心。』

『你不是一直在講故事怎麼吃東西啦!!還我月餅來!!』

『今年的月亮真的很圓呢。』

『是啊……不對別忽視我啊!』

『中秋節快樂。』

『……中秋節快樂。』






2012/9/30 11:09pm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