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1/12/14,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褚冥漾在呆愣之中感覺不到任何東西,唯一鮮明的是覆在他嘴上冰冷的唇;過了一段時間後,那雙唇輕輕退開,他卻仍然低著頭、做不出任何反應,滿腦子”媽媽你的兒子被男人給吻了”等無意義的白痴想法。

「啪!」那人看眼前這個呆子先是被自己綁架再被強吻,現在被放開了還不逃走,只是一個勁兒的腦殘,看了就有氣,一隻手便拍上他的後腦,把他的神智打回腦中。

無緣無故被打了一下,褚冥漾再怎麼遲鈍也不會沒有反應,他回過神後立馬癱軟在地上,全身簌簌的顫抖著,淚水在眼框中打轉,即使是腦殘,遇到這一連串事故也是會崩潰的。

但似乎是老天故意不給他休息似的,那個人突然直接靠著他旁邊的牆滑坐在上,劇烈的喘著氣,令褚冥漾大為吃驚的是,哪裡有滿頭的黑髮?那暗色的行蹤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襲如燦星般的銀髮,左前額還染了一撮艷紅。

褚冥漾愣了愣,「你是吸血鬼。」

那人瞄了他一眼,但是什麼話都沒說,算是默認了。

褚冥漾咬著下唇,他不想要留這個人...不,這個吸血鬼在這裡,因為那些人一定會再回來,在他這麼虛弱的情況下,是絕對逃不過第二次的。於是他挽起左手袖子,將手湊到那張蒼白的臉面前,「咬吧。」

看得出來那個人沒有想到他會自願做他的糧食,因為那人驚訝的抬頭看向他,一雙妖豔紅的眼睛第一次直視他的眼睛,然後晶紅色中閃過了一絲愕然。

那人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一張秀氣的臉在月光的照耀下更顯得精緻,黑色的眼睛旁還隱約掛著淚,眼神十分的純淨天真,其中又隱隱透露著堅毅,只消這一眼,他便感覺到體內傳來陣陣不熟悉的奇異騷動。

「你受傷了,需要…呃……」

他緊盯著那少年,後者滿臉尷尬的支支吾吾著,拖了老半天還是講不出”吸血”兩個字,到了最後居然臉紅、心虛的別過頭躲避了他的凝視。

「……你叫?」他也不想繼續為難他,於是便伸出手抓住那隻白皙溫暖的手,他低下頭將唇輕置在柔軟的手腕內側,開口問。

「我我我我叫褚冥漾!」褚冥漾馬上驚慌的回答,「那你呢?啊不對!...那個,如果方便的話,請問你的名字……呃……」慌亂的問句越到後面越小聲,到了最後就像是蚊子叫一樣。

「……」那人遲疑了一下,但還是開口說道:「冰炎。」

「你、你好!」冰炎溫熱的呼吸噴灑在他的手腕上,引起一陣陣顫慄,讓他感到十分害羞。

冰炎頓了頓,輕輕說了聲「你好」,便張開嘴朝褚冥漾的手上咬下去。

一絲香甜的熱液在他口中散開,滋味是他從未品嚐過的,他並不想要咬的太深,但褚冥漾的血的味道實在太甜美,害他失去了控制;他鬆開褚冥漾的手,引起後者的一點點呻吟,然後他的手用力一拉,使褚冥漾跌在他身上。

「你……!」鼻腔瞬間充滿先前聞到的冷冷清香、褚冥漾驚呼一聲,作勢想要起身推開冰炎。

冰炎拉下褚冥漾的連身帽,手輕輕撫上柔軟的脖頸,「不要亂動……」冰炎低語。

不出於什麼原因,聽到這句話後褚冥漾也停止掙扎,沒有特別的原因,他只是覺得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冰炎是不會對他怎麼樣的。

冰炎的唇湊到了頸項上,伸出舌舔了舔細緻的皮膚,褚冥漾瞬間竟全身發軟的癱倒在冰炎身上。

伴隨著一點小小的搔癢,冰炎的牙再次咬上了他,這次不像剛剛的舔舐,而是重重的吸吮,但他卻感覺不到任何一點痛楚,反而是不該出現的陌生快感從兩人接觸的地方擴散開來。

  「啊…冰炎……」褚冥漾拉住冰炎的衣襟,仰著頭予取予求,細微的呻吟甚至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漣晨昕 的頭像
漣晨昕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