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2/2,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整室的人沉默著,沒有人敢先打破這一片死寂,幾雙眼睛全都盯著一個有著銀髮和幾撮紅色瀏海的青年,猜測著接下來他,會有什麼動作。

但他只是不顧這沉重的氣息自顧自揉著泛疼的太陽穴,閉起的雙眼下有著暗紫色的陰影。他很累很累,所有事情都等著他去處理,而現在像是上天在戲弄他似的,又給了他一個大麻煩、等著他去解決。

「帶進來。」睜開眼,一對豔紅色的眼睛燃著熊熊的火光,但是他的聲音卻還是暴露出他深深的疲倦。兩旁的人聽到他這麼說,馬上打開門,然後他的鼻子瞬間聞到了濃濃的血味,原本就很壓抑的情緒更加的緊繃,這個血味帶來的只會是不愉快,只會是更多的危險。

一個有著金髮綠瞳的少女率先走了進來,她的身後跟了兩個侍衛,而侍衛中間架了一個正低著頭的黑髮少年,那不祥的鐵鏽味,便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原本在房裡的幾個人在看到那少年以後便起了騷動,但在看到那少年沒有做出任何具有威脅的動作之後,緊張的氣氛便稍稍的鬆懈下來。

紅色的眼睛劃過一絲絲憤怒,他開口。「是誰、帶個滿身是血的麻煩回來?」

「冰炎殿下,人是喵喵帶回來的!」金髮的少女眨著大眼,聲音為為透漏著緊張,可又不見絲毫後悔的神色。

「米可蕥,你為什麼要帶一個陌生的同種,他不是我族的你沒想過他會洩漏我們的所在地?」被稱作冰炎的青年沉著聲音盯著自稱喵喵的少女,不滿的質問。

「冰炎殿下,我沒有……」少女想辯解,但卻被冰炎冷硬的語調打斷。

「他受了傷就放給他死,難不成你對敵族起了憐憫之心?你要怎麼和失蹤的……」

「冰炎殿下,他是人類!」

冰炎雙眼微瞇,看著正驚覺自己打斷了他的話而住了口的米可蕥,「不可能,這是吸血鬼的味道。」

空氣中彌漫的全是同種的氣味,他不可能會認錯,但米可蕥搖搖頭,說道:「這不是他的血,殿下,如果你站過來,你會聞到人類的味道……只是被血蓋住了。」

「冰炎,你不妨去確認一下,米可蕥說的對,這血味真的很厚,在說人類的氣味本來就很稀薄。」一個有紫金色雙眼的人站在冰炎旁邊,頭向此刻癱軟在地上的黑髮少年點了點頭,他臉上從不消失的笑容和冰炎終年不溶化的臉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視線移到滿身鮮血的孩子……不,這男孩不比自己小上多少,頂多一、兩歲,但卻在無形中散發出無助的氛圍;他掃過少年低垂的臉龐,白皙的皮膚再血漬的覆蓋下顯得更加蒼白,烏黑的髮垂在頰側……不時還有暗紅色的液體沿著髮絲滑落,單薄的身影有點熟悉的樣子,但似乎又只是他的錯覺。

冰炎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朝米可蕥他們走去,他站在那少年的前面,低頭看著他……而他確實聞到了人類特有的香氣,但那不知從何而來的熟悉感再次襲上冰炎的心頭,他迅速的將認識的人類面孔在腦海裡跑了一次,確定沒有一個是有著黑髮的,然後冷著一張臉問:「你的名字?」

眼看那少年一點反應也沒有,冰炎不耐煩的看向米可蕥,等著她解釋,米可蕥這才戰戰兢兢的開口:「他不願意講話……」然後在冰炎嚴厲的眼神下住了嘴。

「不會講話?」冰炎的語氣充滿鄙視。

「他不是啞巴,他只是……對外界不太有反應。」米可蕥猶豫的說,她自己也知道這種說法並不會降低冰炎的怒氣,但是她也沒有更好的說法來說服冰炎,只因為這是事實。

冰炎臉色雖然很難看,但也難得沒有追究,思考了一下後,他突然問:「妳怎麼知道他會講話?」

一個好端端的人類少年、到底是受到了什麼樣的打擊會讓他與外界脫節,又為什麼會全身沾染了敵族的血液出現在這裡?而最要命的是,為什麼他對那少年似曾相似的感覺會如此的強烈?

「喵喵找到他的時候,他就一直自言自語……可是喵喵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米可蕥見冰炎不再堅持要殺了那少年,心情也沒有那麼緊張了。

冰炎聽了,什麼也沒說,只是將手伸向那少年的臉頰。

那孩子在感受到他的碰觸之後狠狠的抖了一下,然後迅速的撇開頭縮緊下巴不願意讓他觸摸,縮頭烏龜的行徑讓冰炎看得十分不悅,他想躲,自己就是要逼他抬頭!冰炎抓緊他的下巴,一個用力逼迫少年抬頭看向他,自己也第一次看到那少年的模樣。

不,不是第一次。

在看到少年無神的墨瞳之後那股熟悉感有了解釋,即使那雙純黑色的眼睛少了應有的光采,他還是不會認錯……

  「……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