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章日期2012/2/10,重發日期2015/11/22
















以下為正文~~~































在褚冥漾緩緩吐出冰炎的名字後,整室的人都愣住了,這個來歷謎樣的黑髮少年居然認識他們的少主?不少人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幸好當初看到那少年的時候沒有直接將他『處理掉』。

「冰炎,你……也要把我殺了嗎?」

褚冥漾的臉依然被冰炎抓著,後者因驚訝而不自決加重的力道讓褚冥漾以為他被帶回來只是要讓冰炎親手解決掉自己。

「什麼?」冰炎困惑了,上一次見到他,他還是個看到受傷吸血鬼就不要自己血液的單純少年,怎麼這次出現講的第一句話就是問自己是不是也要殺了他,為什麼原本蠢的可愛的眼神也變得的這麼……令人感到心疼?

「殺了沒關係喔,如果是被你的話。」空洞聲音在房裡迴盪,平靜的話語讓人打了寒顫,他怎麼有辦法如此輕易的答應別人掌控自己的生死?

「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死了的話就可以跟媽還有姐在一起……唔!」

「你在腦殘什麼,誰說要殺你了。」掌握褚冥漾下顎的雙手又收緊了一些,冰炎有些不悅的說。

他一直以為從那晚以後就再也不會遇見這個少年,現在他以這副狼狽的姿態出現在他面前,又口口聲聲的說要去死,心裡除了一點令自己也驚訝的憐惜外,不外乎就是憤怒。

「給我聽好了,你既然被帶回來,就給我好好活著,我要你活沒有人敢叫你死,知道了嗎?」冰炎不滿的鬆開褚冥漾的下巴,挺起身後仔細的觀察那個呆愣住的少年。

「你身上的血不是你的,是誰的?」正事還是要辦,褚冥漾發生的事他還是得弄清楚。

「不殺我那為什麼要殺我家人? 為了要折磨我嗎?」褚冥漾咬著唇沒有回答冰炎的問話,而是反問他問題,他不懂到底為什麼自己會被帶到這個地方,不懂自己為什麼沒死,身上不知為何依然未乾的血提醒著他,他沒有資格活著。

「她們死了卻留下我一個?為什麼不殺了我就好?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褚冥漾漸漸再次陷入自己的世界,他不停搖著頭,聽不見冰炎對他說的話,他閉上眼,被血洗過的記憶是他唯一看得到的,是他唯一感覺得到的,直到冰炎在他後腦狠狠巴了一下,打出許多小星星,卻也打飛了那痛苦的回憶。

「褚,冷靜下來,你身上的血,是誰的?為什麼會有他的血?誰又被誰殺了?」冰炎無視旁人看到他難得失去冷靜的行為後的竊竊私語,專注的問褚冥漾,心中少有的焦躁感也慢慢擴大。

「你……」褚冥漾烏黑的眼睛看向冰炎,聽到他這個問題後原本充斥著混亂的腦袋慢慢清晰了,他想,他知道為什麼到了這裡以後他還沒被殺掉了。

冰炎看褚冥漾沒有回答問題的跡象,忍不住感到了挫敗。正當他以為褚冥漾又陷入他的小空間要舉起手再揍他一次時,褚冥漾終於開口了。

「不是你?」

冰炎皺皺眉,等著接下來褚冥漾要說的話。

「那些黑衣人……那個吸血鬼,都不是你派出來的,是那個藍色捲捲頭的咖啡狂?」

褚認識安地爾?冰炎一聽到『咖啡狂』這幾個字,心中警鈴立刻大響,整房的人也是瞬間進入警備狀態。

「冰炎,小心。」有著紫金色雙眸的吸血鬼帶著眼藏不住擔憂的溫和笑容出聲提醒,一邊還是阻止侍衛上前去保護冰炎的動作。

只見冰炎像是沒聽到那吸血鬼的發言似的,自顧自的開始跟褚冥漾講話。「褚,安地爾是我們敵族……詳細的情形我在你證明你是我們的一份子之後才能跟你說。你必須先告訴我,你跟安地爾是什麼關係,還有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這次,褚冥漾倒是很配合的將遇到安地爾之後發生的奇怪事件開始一五一十的報告給冰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LO

漣晨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